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大聲公襲高振邦 區諾軒原獲判社服令 律政司覆核成功改判囚 9 周

2021/3/23 — 15:21

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被指於 2019 年 7 月 7 日旺角衝突期間,以咪高峰「鑿」警員關志豪長盾,以及用大聲公大聲叫囂,令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司高振邦耳朵痛楚,區諾軒早前被裁定兩項襲警罪成,裁判官梁嘉琪判處他 140 小時社會服務令,律政司不服判刑過輕,向裁判官提覆核但遭駁回。律政司其後向高院上訴庭申請覆核,三名法官罷雙方陳詞後,指原審裁判官原則出錯,判刑明顯過輕,改判區諾軒入獄 9 星期,稍後頒布書面判詞。

開庭前,一名年長的女親友於旁聽席向被告欄中的區諾軒作出心形手勢。聆訊期間,區諾軒不時抄寫筆記,神情略顯憔悴。他得知覆核結果離開被告欄前,向旁聽親友表示「唔使灰心!」

申請人為律政司司長,答辯人則為區諾軒,他現因民主派初選案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並被拒保釋,還押候訊。覆核申請今(23 日) 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原訟庭法官彭寶琴處理,三人聽罷雙方陳詞後,批准申請。

廣告

法官潘兆初表示,法庭須保護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考慮到案件嚴重性、犯案處境及手法,以及區諾軒於短時間內連續兩次干犯相同控罪等,認為即使他背景良好,沒有案底,仍須判處即時監禁。

法官又指,就推撞警員長盾一罪,以入獄4周為量刑起點;而就「大聲公」襲擊警司高振邦一罪,量刑起點則為 10 周,兩罪刑期中的兩周分期執行,總刑期為 12 周,考慮到本案為覆核申請及區諾軒已履行逾 105 小時社會服務令,最終判囚 9 周。

廣告

律政司:無任何特殊例外情況可判服務令

律政司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雷芷茗今早陳詞指,原審裁判官嚴重低估控罪的嚴重性,錯誤認為區諾軒適合判處社會服務令,判刑明顯不足,屬原則上出錯。雷續指,除非有任何特殊或例外情況,否則就襲警罪而言,應以即時監禁或拘禁式刑罰作為量刑起點,而本案中並不存在任何特殊或例外情況,並指區諾軒當時非常不合作、抗拒及阻擾警方清場。

律政司一方又質疑區諾軒是否就案件具真誠悔意,指他遭定罪後,仍認為裁決帶主觀成分,且他事後只就其言詞不當,即使用粗言穢語致歉,無清楚表明他對自己犯罪行為感到抱歉,又指他曾向警方使用「死黑警、毅進仔」等侮辱性言詞;並引用黃之鋒案例指,真誠悔意屬於判處社會服務令其中一個關鍵元素。律政司一方又不認同答辯方指,區諾軒當時是想作出溝通調停,認為他當日的言行全屬情緒發洩。

上訴庭三名法官亦多番質疑區諾軒就其行為有否真誠悔意,指他沒向感化官及法庭清晰表達悔意,又認為答辯方指區想保護在場人士的說法欠缺邏輯,指他如想保護警方防線後方的示威者,不應要求警方停止推進防線,因推進後防線後方有更多空間讓示威者離開。

答辯方:情緒激動犯案

代表區諾軒的資深大律師彭耀鴻陳詞指,區諾軒當日是想保護在場人士,包括於警方防線後被困的示威者,以及於警方防線前方的記者等,又指區當日聽到有在場者表示「人踩人呀、有人跌低」等,情緒激動才會作出涉案行為,希望法庭考慮當時情況,並謂「人孰無過?(本案)係咪一個完全不能夠諒解嘅情況?」彭又指,本案襲擊行為不涉直接毆打,雙方無實際身體接觸,兩名警員亦沒有受傷,當中高振邦的聽力也沒有永久受損等。

區諾軒被控兩項襲警罪,指他於前年 7 月 8 日約凌晨 0 時 25 至 31 分,在油麻地彌敦道與登打士街及咸美頓街交界,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即警員 23663 關志豪及警司高振邦。控方於案件提訊初期曾以分別以「AAA」及「EEE」作代號,代表控罪中的警員及警司,其後撤回匿名申請。

 

2019年7月7日,區諾軒在警方防線前使用大聲公(網上直播截圖)

2019年7月7日,區諾軒在警方防線前使用大聲公(網上直播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