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管有鐳射裝置兼拒捕 運輸工罪名不成立 官:警員及被告自辯均不可信

2021/1/4 — 17:57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西九龍裁判法院(資料圖片)

大批市民 2019 年 9 月 22 日在旺角警署外聚集,其中一名運輸工被指管有鐳射裝置及拒捕,案件早前審結。裁判官施祖堯今( 4 日)在西九龍法院宣判,指警員在電梯大堂搜身、供稱被告在 3 警控制下拒捕等說法不合理,裁定抗拒捕罪不成立;至於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裁判官拒絕接納被告用鐳射筆來照明的說法,但控方亦無直接證據證明被告有傷人意圖,故裁定罪名不成立。

控罪指,運輸工陳卓傑於,2019 年 9 月 22 日在港鐵太子站外的公眾地方,非法管有一支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同日在太子站 C1 出口,抗拒警員 24241 執行職務。

裁判官指,由於辯方無挑戰女警長郭嘉嘉證供的可信性,接納她當時在場監視,眼見一名身形肥胖的男子塗鴉旺角警署外牆,故通知行動指揮中心,約 5 至 10 秒後有防暴警員從側閘衝出,包括噴漆男在內的數人便逃去砵蘭街方向。

廣告

至於負責拘捕的警員王立聰,裁判官認為其證供有數處不合理。王立聰指曾在電梯大堂為被告進行快速搜身,但裁判官指,王立聰當時只要右轉,再經過兩道門,便可到達報案室,不明白他為何不在報案室搜身。雖然王立聰解釋有人在警署外投擲雜物,而大堂亦有位置放被告的背囊,惟其說法並不合理。

王立聰稱向被告宣佈拘捕及警誡時,被告突然情緒激動,並斥「收皮啦,死黑警」,並用身體「揈開」警員。裁判官認為,被告出言侮辱有可能發生,但被告當時必然意會到自己單人匹馬置身警署內部,同時被 3 警押解,根本沒有任何機會逃脫,不能推斷出被告反抗的合理原因,故王立聰的證供難稱合理,終裁定被告拒捕罪不成立。

廣告

但裁判官認為被告自辯時說法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例如他聲因工作需要而購買涉案鐳射筆,又曾指自己貪得意買下。然而,裁判官認為他的辯解並不合理,如鐳射筆用於工作,必然會購買最適合及方便的電筒,而非選擇要按兩次才能啟動的鐳射筆。被告一度稱,自己在「唔為意」下,帶同用於工作的鐳射筆到場,但裁判官不信納這解釋,指既然他揹上平日上班的背包,必然知道內藏鐳射筆,故並不存在「唔為意」一說。

另外,被告曾稱每週日都會上街進行網台直播,故會攜帶防毒面具、護目鏡、手套及生理鹽水的物品防身,其後改稱自己一年 365 日均會隨身攜帶這些物品。惟裁判官認為他的行為與說法不一致,因當時旺角警署有人塗鴉,正正適合直播,但被告卻無動於衷。加上防暴警並非在被告身旁衝出來,被告理應有足夠時間戴上防毒面具,保護自己,但他卻從來沒使用過。另外,裁判官認為被告任全職運輸工,而非專業記者,隨身攜帶這些物品上班只會增添不便,認為他的說法不合理。

被告又辯指,當晚相約友人在附近茶餐廳用膳,但裁判官根據地圖,被告所在的 C1 出口較從 B2 出口前往茶餐廳的路程遠,被告無必要在 C1 出口等候,被告聲稱友人遲到了 40 分鐘,後來又改稱遲到 10 分鐘,兩者分歧太大,認為被告沒有將事實和盤托出,拒絕接納其證供。

但裁判官指,如要達致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有傷人意圖,但庭上並沒有任何直接證供,故只能依賴環境證供作推論。觀乎現場情況,除一名男子在警署外塗鴉外,沒有證供顯示出當時有示威,或針對警方的活動,反而現場有不少途人經過,故單憑在被告身上搜出鐳射筆,難以推斷其傷人意圖,故裁定罪名不成立。

案件編號:WKCC2284/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