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膊頭撞警 建築工獲判無罪兼得訟費 官:督察證供存疑

民間集會團隊今年 1 月在中環舉行「天下制裁」集會。一名 26 歲男建築工被指在雪廠街行人路上反抗警員追捕,糾纏間兩次以膊頭撞向警員,遭控一項抗拒警務人員罪。案件今(22日)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裁判官鄧少雄即日裁定,對高級督察余承豐庭上的證供存疑,「不能確認關鍵事實」,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控方以被告逃跑,自招嫌疑為由,反對辯方申請訟費。裁判官指,正如控方證人同意當時環境嘈吵混亂,單憑被告逃跑並不構成嫌疑,裁定辯方獲得訟費。

聲稱被撞的高級督察余承豐今供稱,他並無感到痛楚或受傷。被告不作供,亦不傳召證人。辯方陳詞指,無證據顯示堵路縱火等事件與被告有關,警員所稱的碰撞並無發生,即使有亦只是當下自衛的自然反應。

裁判官鄧少雄聽罷陳詞,休庭半小時後,即日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裁判官指,假如高級督察供稱截停被告的姿勢屬實,即從右後方,以左手捉住被告右肩,被告不可能如他所指,以左肩撞向他的胸口,因為會被他的左手隔檔;亦不能如高級督察所指,用右肩撞向他的左肩,因爲被告需要大幅度轉身,但督察的供詞並無提及被告轉身。

裁判官對督察的證供存疑,「不能確認關鍵事實」,疑點利益歸於被告,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警稱糾纏間遭膊撞兩次    惟無受傷或痛楚

控方第一證人高級督察 14842 余承豐案發時追捕及制服被告。余駐守港島總區衝鋒大隊,案發當日是第二防暴小隊指揮官。他在當日下午 4 時 10 分,連同 41 人的防暴小隊,在畢打街及干諾道中交界向東設立防線。他指於 4 時 29 分從對講機接報,指雪廠街有人堵路,掟汽油彈等,遂率領 16 名防暴警前往掃蕩,到達後看見約 30 名黑衣示威者在馬路上聚集。

余供稱,該群示威者隨即往遮打道方向逃跑。他展開追捕,看見被告在雪廠街 1 至 3 號外跑上東邊行人路後,再步行往雪廠街方向。他對被告喝令「警察,停低」不果,故以左手從後捉住被告的連帽衛衣。期間被告仍嘗試逃跑,並於糾纏間至少兩次「有力」地撞向他。

余供稱,第一次被告用左膊撞向他胸口一下,第二次則用右膊撞他左膊一下。余聲稱被告繼續在原地掙扎,遂以右手手持警棍,打擊被告右邊大腿一下。余表示糾纏過程持續 10 至 15 秒。最後他與另外兩至三名警員將被告按到地上,扣上膠手扣制服,並於 4 時 30 分指示警員 19165 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被告。

警否認被告不可能以膊撞警   同意制服後表現平靜

辯方盤問下,余承豐承認當日下午 4 時,干諾道中雖然有示威者霸佔馬路,但並無其他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而他亦沒有親眼看見對講機中提及雪廠街的縱火堵路情況。余亦同意,不能單憑身穿黑衣一點,辨認某人是否會破壞社會安寧。但他聲稱憑他得到的資訊,能夠確定該 30 名黑衣人就是追捕目標。

余確認糾纏時,他站在被告身後右方,以左手從後捉住被告的連帽上衣。辯方指出,被告在此姿勢下,不可能以左膊或右膊撞向他。余表示「完全不同意」。他亦不同意兩次撞擊從未發生,但他確認在警方拍攝的片段中,被告在被制服後表現平靜合作,並無掙扎。

辯方:無證據顯示被告堵路縱火   碰撞一事並未發生

被告選擇不作供。辯方於結案陳詞指出,控方證人並未親眼目睹通訊機所指雪廠街的堵路縱火等事件,而被告身上亦無任何武器或工具。而黑色上衣只是當時市民參與示威的恆常裝束。被告戴口罩亦只是為了防備催淚彈。正如控方證人承認,當時警方有在現場施放催淚彈。

辯方亦指,余承豐所稱的兩次碰撞並無發生。即使法庭裁定兩人曾有碰撞,亦只是被告當下為了自衛的自然反應,並無故意或罔顧地抗拒警員。

男被告張宏洛(26歲,報稱建築工人)被控一項抗拒警務人員罪,指他於 2020 年 1 月 19 日,在中環雪廠街 1 至 3 號外行人路上,抗拒執行職務的高級督察余承豐。

案件編號:ESCC112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