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警署內頭撞、抓傷及拳打 3 警 青年否認襲警開審 辯方指警員圍毆被告

去年 7 月 14 日沙田區反修例遊行結束後爆發警民衝突,一名理大畢業生於新城市廣場外被捕後,被指於警署內向 3 名警員施襲,他否認 3 項襲警罪,今(16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開審。聲稱受襲的 3 名警員出庭作供,分別稱遭被告以頭撞其額頭、抓傷其雙臂內側及橫掃打向其臉頰。辯方則指,3 人在房內毆打被告背部、腳踢他的身體及扯他頭髮,造成被告前胸後背多處紅腫瘀傷;並質疑警員庭上所講的均為「作出嚟」。案件明日續審。

被告林梓和(23 歲,項目經理)被控 3 項襲警罪,控罪指他於 2019 年 7 月 15 日,在葵涌警署 301C 室襲擊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許智星、焦國榮和梁健聰。

警員供稱被告以「頭搥」襲擊   

時任新界南反三合會行動組第一隊的高級警員許智星供稱,案發當日下午 4  時 29 分,他與同隊警員焦國榮被指派到警署臨時羈留區提取被告,前往錄取背景口供。二人一左一右,捉著被告上臂押解他到報案室,而梁健聰及劉姓警長則負責查看可用房間,最終四名警員與被告一同進入 3 樓 301C 室。許表示,自己當時站在被告面前,為了保障所有人的安全及防止被告藏有危險物品,向被告稱將為他進行快速搜身。

許續供稱,被告聽罷揚言「搜咩搜,死黑警」,並用頭撞向他的額頭;許隨即雙手按著自己額頭及轉身,但一轉身卻感到被人以雙手推開,導致他失平衡、額頭扻到桌上。許稱,施襲者力度大,令他「成個人舂咗落個枱度」、感到「好痛」及「開始有啲暈」。他事後走到一旁,按著頭部蹲下,直言情況好迷糊,只聽到房間內聲音嘈雜,有同僚在警告被告,而被告則用粗口指罵警員。最終,被告遭其他警員制服。許事後留院一天,且獲兩日病假。

辯方指出涉案房間的桌子高 75 厘米,身高 165 厘米的許要向前鞠躬 90 度,如「日本人式的鞠躬」般才會導致額頭扻到桌面,又問及為何許失平衡後沒有以雙手支撐身體,並指出當時根本沒有足夠空間讓許轉身後向後退。惟許稱「事情發生就係咁」、「總之就係額頭落咗去」,「電光火石突然就扻到」。

辯方質疑警員自製傷勢 稱其雙臂呈工整抓痕

當時一同押解被告到3 樓的警員焦國榮補充,指被告在推倒許後,右手橫撥「拋捶」般打向警員梁健聰的臉部,他隨即雙手捉著被告左手欲控制被告,但被告卻用手扯爛其警察背心左邊放置委任證的透明袋及下方衣袋。焦告訴被告「你襲警,唔好郁」,不停叫被告「冷靜啲」,他形容「被告好似發咗狂咁」,不斷抓及以粗口咒罵在場警員。焦續指,被告不但抓傷其手臂內側,同時與他鬥力,扭動全身,導致焦在糾纏期間扭傷脖子。

辯方則指,從事後所拍攝的照片可見,焦雙臂上的抓痕呈工整的井字形,左右手均出現三條橫向、一條縱向的傷痕,質疑是否純粹出於偶然,被告在他的雙臂抓下井字。焦回應稱,不知道被告如何抓成這樣,但被告在他每隻手上都抓了 4 至 5 下。辯方立即指出,焦聲稱有 4 名警員在涉案房間,而被告向焦一共施襲了 8 至 10 次,質疑在場警員竟未能制止被告,直言焦臂上的抓痕根本是由他自己弄成,並非被告蓄意抓傷他。焦不同意辯方以上說法。

辯方:女警以粗口斥罵被告 多次拍打其背部

辯方向三名警員證人指出辯方案情,稱被告沒有襲擊警員,相反地是多名警員圍毆被告。辯方表示,案發當日下午被告原在臨時羈留區相安無事,但因與不知名警員「眼望望」,並有些不太禮貌的對答,引來兩男一女便衣警員上前詢問,三人分別為許智星、焦國榮以及女警謝熙鈫。謝指著被告斥「睥咩 X 嘢,坐好啲」,而許與焦亦有講類似的說話附和她。當中有人突然稱「就搞 X 呢條仆街先」,擾攘一輪後,許和焦遂一人一邊「夾」了被告上樓。

辯方續指,在上樓梯期間,謝一邊行,一邊拍打被告的背部,並恐嚇被告「知你住邊,搵人搞 X 你同你屋企人」。被告示意女警停止拍打他,但謝聞言後更向許和焦稱「同佢做個全身搜查,驚佢屎眼唔知收埋啲咩」。到 2 樓後,有 3 名便衣男警見狀便詢問何事,當中包括梁健聰及劉姓警長,3 人了解後便加入一同前往 3 樓。途中,梁曾以腳踢被告的小腿,被告失平衡跪在地上,導致其膝蓋損傷及小腿瘀傷。

辯方案情指警員自編自導襲警

在門外經一輪掙扎後,被告被警員拉進 301C 室,拉扯期間,謝曾用手掌及掌頭拍打被告臉孔。許、焦、梁三人與被告進入案發房間,並關上房門後,三人欲脫下被告上衣,惟被告反抗,故他們將被告推到牆角。焦自行撕毀身上警察背心的左邊口袋,向被告指「你而家撕爛我委任證,我告 X 你襲警」;被告則否認,堅稱「我無襲警,我要見值日官」。

其後,三人毆打被告,被告一度跌倒地上,但警員則繼續拍打其背部、腳踢其身體及扯其頭髮,造成被告前胸後背多處紅腫瘀傷。被告後來站立於牆角,許則三度以額頭撞向被告額頭,並退後坐在椅子,按著額頭,向被告稱「你而家仆街啦,你撞 X 我額頭,我告 X 你襲警」,說完後又再以額頭撞向桌面及牆數次。

因許撞頭發出的聲響,劉姓警長才推門進房,四名警員當時打算抬起被告,但被告掙扎,劉突然想脫下被告右腳的鞋,卻不成功。四人又再嘗試脫下被告上衣,同樣亦不成功。辯方指出,警員之所以多次嘗試脫下被告上衣,是為了查看被告傷勢,以便找藉口解釋。一番掙扎後,梁先為被告左手扣上手扣,另外三人則將被告的右手舉高過肩膊,嘗試向後扭,惟被告表示痛及「咁樣上唔到架」,最終警員從被告背後腰間反鎖鎖上手扣,並帶他見值日官,安排送醫及拍照記錄。

三名證人均對被告傷勢表示不知情,及否認上述所有指控。案件明日續審,期間被告以原有條件續准保釋。

案件編號:STCC2841/2019

被告:林梓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