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雷射筆射警及管有噴漆 患青光眼等眼疾青年罪成 還押候判

2020/11/19 — 19:15

20 歲男大專生被指去年 8 月深夜,用雷射筆照向警車及警察眼睛,被捕後警方再於其身上搜出噴漆。他早前承認未能出示身份證,但否認管有攻擊性武器及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兩罪受審,今(19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被裁兩罪罪成,還押至 12 月 4 日判刑。辯方求情時透露,被告自 2014 年患眼疾,包括紅膜症、白內障及青光眼,只剩 6、7 成視力,每天需滴三次眼藥水,希望輕判,惟裁判官表明不會判處社會服務令。

官裁定警誠實可靠 

裁判官王詩麗裁決時,接納便衣警員譚浩銘的供詞,裁定他誠實可靠,對其口供給予全面比重。裁判官指,從片段可見,當時人流稀疏,光線充足,裁定譚的視線無受阻,清晰見到有一名男子在其 25 至 30 米外用雷射筆照射警員,並見到該男子的衣著。

廣告

雖然譚曾經失去該男子的身影 40 秒,但裁判官認為時間不長,而且該男子的衣著外觀及外型,均與被告被捕時非常相似。另外,從圖片可見該名男子案發時曾戴帽及口罩,後來才脫下,而警方亦在被告的袋內搜出帽和口罩。裁判官稱,不認為在夜闌人靜時,會有衣著相似的人,而且所攜物品又會如此巧合地相同。

不接納被告解釋上山觀星

廣告

裁判官拒絕接納被告的解釋,認為不合邏輯及不合理。對於被告所指,當日打算上嘉頓山觀星,但自己 7 年前患有青光眼,視力不好,故到鴨寮街購物雷射筆協助觀星。裁判官不接受解釋,質疑被告聲稱案發前一年已對觀星有興趣,過往一年則只用肉眼觀星,卻於案發當日才買雷射筆。而且被告當日不但患有感冒,還需要翌日凌晨 3 時多出發機場飛往韓國旅行,但他仍要戴口罩,於晚上 9 時半外出,並花 2 小時來回上山觀星,「當日又唔係咩天文觀星日」,說法不合情理。

被告曾表示,打算攜帶雷射筆到韓國,教導胞妹觀星。裁判官再次批評說法不合情理,指根據資料,被告參加的為「首爾米之蓮韓食團」,不會如被告所講能觀星,而且被告從未與妹妹觀星。

對於涉案噴漆,被告聲稱將當日出街買雷射筆剩下的金錢,用來買噴漆及小食,噴漆打算於韓國旅行回來後,砌模型時使用。裁判官不接受此解釋,認為不會有這麼多巧合,即是被告有餘錢買噴漆;當時不是急於買噴漆,卻去了買噴漆,並攜帶噴漆上山觀星。

裁判官又指,被告聲稱忽然遭一個「凶神惡煞」的男子追捕,他感害怕才逃跑,但被告有青光眼,質疑他如何可以知道對方「凶神惡煞」。裁判官又認為,若感害怕,正常返應不會是逃跑。裁判官另質疑,如被告無向警員射雷射光,又怎會在被制服時講「唔關我事」。

裁判官續稱,案發時譚奉命到案發地點附近增援,因為有人滋事,加上被告聚焦照射警車及警員,行為屬於針對警察,而且被告亦知道雷射筆若近距離照射能夠傷人,最終裁定被告管有雷射筆是作針對警員的傷人器具,噴漆則是用來意圖塗污牆壁及警車,罪名成立。

辯方求情透露被告自 2014 年患眼疾

辯方求情時呈交多封求情信,分別由被告母親、學院老師及中學班主任等撰寫,透露被告自 2014 年患眼疾,包括紅膜症、白內障及青光眼,只剩 6、7成視力,每天需滴三次眼藥水。求情信均指,被告本性善良,和藹可親及誠實可靠等,希望法庭給予機會。惟裁判官表明不打算判處社會服務令,押後案件至 12 月 4 日判刑,其間為被告索勞教及背景報告,被告須還押。

被告胡韋延(20 歲,學生)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及未能出示身份證共三罪。控罪指,他於去年 8 月 26 日在青山道及九龍道交界管有一支雷射筆;同日在石硤尾邨美葵樓地下管有一罐噴漆,意圖摧毀或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以及在石硤尾邨美葵樓大堂,未能在警員譚浩銘規定下出示身份證。被告早前承認未能出示身份證罪。

案件編號:WKCC425/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