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裁判法院(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被指「私了」中年漢 33 歲男普通襲擊罪成 官:事主準確描述容貌衣著 相信遭被告拳擊

網民前年 11 月 11 日發起「三罷」,中年漢疑不滿示威者在元朗推撞老翁,「睇唔過眼幾十歲都蝦」,遂上前擋住,後遭多人包圍「私了」襲擊。33 歲任職市場顧問公司的男子早前否認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受審,裁判官梁雅忻今( 19 日)在屯門法院指,事主能準確描述被告的容貌及衣著,並無誇大其辭,相信被告的確曾拳擊事主,但當時不止被告一人施襲,故無法確定事主頭部流血的傷勢是否由被告造成,故改判普通襲擊罪成,押後至 2 月 2 日判刑,其間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

官:「好近」只是字眼上的描述 不代表沒有空間施襲

裁判官指,本案沒有任何現場片段拍攝到案發經過,故主要依賴事主藍裕來的證供。事主聲稱與被告相隔約一尺,雙方距離「好近」,接著被告以水平角度揮拳,擊中事主的左眼位置,遭辯方質疑在場根本沒有空間,讓被告以直線施襲。

然而,裁判官認為雖然現場人數眾多,事主與被告距離很近,不代表被告不可能向前揮拳,而事主所述的「好近」只是文字上的描述,不存在矛盾的地方。

官認為事主清楚看到被告容貌 亦認出被告曾推跌老翁

辯方又質疑,事主當時遭多人襲擊,情況混亂,其視線並非全程在被告身上,難以肯定被告曾襲擊他。然而,裁判官認為,當日光線充足,即使現場很多人,事主仍能清楚看到被告的容貌特徵,並認出被告乃首名施襲者,加上事主能說出被告事前曾推撞老翁,故對他印象深刻。

裁判官相信,事主早在錄取口供時已能說出被告曾推撞老翁一事,並非在庭上臨時加插,藉以加強其證供的可信性,或是增加被告的罪責。裁判官又指,事主坦認不清楚傷勢是否由被告一人造成,故認為其證供沒有誇大,只是中肯地道出事情始末。

至於與被告互不相識、選擇出庭作證的郭小姐,指出現場似乎曾發生打鬥,但她只看到被告遭人從後環抱,更險被人用竹枝襲擊,全程被告沒有向事主施襲。裁判官認為她誠實可靠,努力道出事情真相,但她沒有目睹案中的關鍵情節,未能有效協助法庭。即使被告事前曾被襲擊,亦不能改變被告襲擊事主的事實。

就著事主的醫療報告,他曾承認只向醫生提及被人襲擊,沒有明確說出施襲者所用的工具,但相關報告卻顯示事主被竹技毆打。對此,裁判官認為報告並非由事主所撰寫,而庭上亦沒有傳召該名醫生作供,故不會考慮這一點。

沒證據證明事主傷勢由被告造成  改判普通襲擊罪成

裁判官相信被告確曾襲擊事主,但由於沒有相關證據證明被告有意圖為之,以及無法肯定事主頭部流血的傷勢是由被告造成,故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名不成立,改判較輕的普通襲擊罪罪成。

辯方求情時透露,被告事前沒有案底,與雙親同住,現正就讀工商管理學士課程,望法庭考慮到普通襲擊的控罪嚴重性較低,同時屬單一事件,予以輕判。

不過,裁判官明言被告經審訊後被定罪,案情較一般普通襲擊罪嚴重,因現場人數眾多,被告的行為可能會帶動他人起哄,造成更嚴重的後果,故單判罰款不足以反映嚴重性,最終下令先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押後至下月 2 日判刑,其間被告准以原有條件續保。

33 歲男被告鄭賦浩,原被控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裁判官曾於案件開審前,主動詢問被告會否承認普通襲擊罪,遭被告拒絕。控罪指,他於前年 11 月 11 日,在元朗青山公路元朗段與大棠路交界襲擊藍裕來,對他造成身體傷害。 

運輸公司東主藍裕來早前審訊時供稱,當日駕駛白色私家車經過元朗大馬路與大棠路交界,未幾在星展銀行前交通燈位塞車,看到皇冠珠寶金行外,有約 40 名示威者包圍一名 70 歲老翁,並遭他們指罵及推在地上。藍稱「忍唔住」下車阻止,用手攔著示威者,突然遭被告一拳打中臉部近左眼位置,其他人繼而用雨傘及硬物施襲。

藍稱當時左臉沒有感覺,後感到「有啲痛」。警方其後到場,藍向警員指出被告襲擊自己。根據驗傷報告,藍的傷口集中在臉上,包括左前額、左眼窩、左唇上方,另外其左肩膊及前臂有擦傷。

辯方證人郭小姐則指,當日在元朗星展銀行附近等過馬路,走到轉角位看到有人打架,其後被告遭人從後抱住、遭竹枝毆打,惟被告成功躲開及掙脫。其後有人大叫「防暴到」,她與途人亦四散,稱被告期間沒有動手。

案件編號:TMCC980/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