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畢業生杜啟華(左)、「斷指」警長梁啟業(右)

被控咬斷警手指等 港大畢業生願接受行為構成「企圖襲警」 准保釋候判

去年 7 月 14 日沙田大遊行後,新城市廣場爆發警民衝突。港大畢業生被指咬斷一名警長的手指末端,及曾以雨傘揮擊兩名警員,被控四罪,今(29日)於區域法院結案陳詞。辯方今表示,願意接受交替的「企圖襲警」代替襲警罪,惟控方維持本案證據顯示被告曾經襲警。而「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及「有意圖傷人」罪或其他交替裁決,則交由法庭裁斷。法官陳仲衡押後裁決至 2021 年 2 月 24 日,期間被告以原有條件擔保。

控方案情指,被告從新城市廣場四樓向三樓投擲一把雨傘後,沿扶手電梯跑到三樓,再撿起雨傘襲擊警員葉卓軒以及時任高級警司梁子健。其後警長梁啟業協助制服被告,被告反抗,梁啟業用右手控制被告頭部,遭被告咬斷右手無名指末端。

官質疑辯方指沒有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

「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涉及被告投擲雨傘,辯方不爭議被告投擲雨傘的行為能夠「擾亂秩序」,但不同意其行為能夠滿足另一控罪元素,即有意圖,或相當可能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

辯方引述案例,強調法庭必須考慮被告的行為有否「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但案發當時,新城市廣場三樓的社會安寧本來已被破壞,並無證據顯示被告扔下雨傘的行為有關。尤其片段顯示,當時無人起哄,甚至無人留意被告扔下雨傘。

法官質疑辯方,問及為何激使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一定是「從無到有」而不能繼續,及是否只有作出激使行為的「第一個人」才能被控?辯方確認,指出此控罪(《公安條例》第 17 條)的立法原意是預防性質,與緊隨其後的「非法集結」及「暴動」(第 18、19 條)屬漸進關係。並認為後續參與的人士,應被控以其他控罪,而非被告面對的「在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

辯方:長傘從未接觸警員 只接受企圖襲警

第二、三項控罪指稱,被告當日至少三次揮擊長傘,揮中警員葉卓軒;而時任高級警司梁子健聲稱無名指被擊中,導致骨折,分別起訴被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及襲警罪。

就襲警罪,雙方今向法庭表示,被告願意接受其行為能構成「企圖襲警」。但法官指出,此控罪的關鍵在於被告曾否打中警員葉卓軒。

控方指案發片段支持警員葉卓軒的供詞,加上被告當時「滾動式向前衝」向警員,法庭有足夠證據裁定被告襲警罪成。辯方強調,片段顯示被告並無擊中葉,但的確顯示被告將雨傘向下揮動兩次,「企圖十分清晰」,故只願意承認企圖襲警。雙方交由法庭作事實裁決。

控方亦指,梁子健的無名指骨折,明顯構成法律上的「嚴重傷害」(grevious bodily harm),而傷勢亦是由被告造成,法庭有基礎判處被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成。即使法庭認為梁的骨折不構成「嚴重傷害」,法庭仍應該作交替裁決,判以被告「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

辯方承認,被告的確曾推跌梁一下,但梁明言其手指的傷勢是倒地後才造成。辯方亦重申,被告揮動的雨傘並無擊中警員,梁也承認嘗試制服被告時,未能成功捉住被告的雨傘,證明兩人沒有接觸,使控方的檢控基礎「蕩然無存」。

專家承認咬噬動作可能無意識

指控被告咬斷警長梁啟業右手無名指末端的「有意圖傷人」罪,辯方力陳,控方的醫生專家證人在盤問下承認,被告咬噬的動作有可能是無意識的反射行為,「不知道有沒有咬噬反射」。

辯方指出,被告當時根本「做唔到決定去唔去咬」,有可能完全沒有犯罪意圖,所以任何其他傷人相關的交替裁決亦不適用。「不理案件幾觸目,傷勢幾嚴重,專家講嘅就係專家」。而被告亦願意接受其行為能構成「企圖襲警」,並非向法庭表示他完全不需要負責,但審視證據後,辯方認為「有意圖傷人」罪不應成立。

法官陳仲衡押後裁決至 2021 年 2 月 24 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區院)第 8 法庭頒佈,期間被告以原有條件擔保。

被告杜啟華(23 歲,法律行政文員),被控「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襲警」、「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及「有意圖傷人」共 4 罪,指他去年 7 月 14 日,於沙田新城市廣場內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襲擊警員 20335 葉卓軒;非法及惡意對梁子健的身體加以嚴重傷害;及意圖使梁啟業的身體受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惡意傷害。

案件編號:DCCC778/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