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8 日,Boyz Reborn 一眾成員到場旁聽,支持主音陳華斌(Ben ,紫色口罩男子)

被控藏雷射筆 Boyz Reborn 主音獲判無罪 官:警證供不盡不實 處理證物違警察通例

網民前年 10 月 6 日在多區發起反蒙面法遊行,本地樂隊 Boyz Reborn 主音陳華斌被指在太子藏有一支雷射筆,被控藏有非法用途工具罪受審,今(8 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判罪名不成立。裁判官張天雁指,涉案雷射筆由 4 位警員經手,期間存放在抽屜、警署房間。裁判官指警員證供不盡不實,又斥他們違反一貫警察通例做法,「警察通例處理證物係有詳細指示及嚴格規定,可能當時(警員)有好多工作、人手不足,都不能降低刑事定罪標準,應有準確紀錄,對控辯雙方更公平」。

裁判官指被告自辯清晰直接,亦有文件支持他為樂隊主音、經常用雷射筆表演,更指連控方亦不能推翻被告供詞。考慮有關理據之後、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Boyz Reborn 樂隊成員、經理人,以及前香港眾志成員女友何嘉柔亦到庭支持陳華斌(Ben)。Ben 獲判無罪後,逐一與隊員及親友擁抱。他庭外表示現時鬆一口氣,早前對經常出入法庭感困擾,擔心音樂、讀書等未來計劃會受影響。Ben 指樂隊即將舉行音樂會,一旦在囚,自己未能出席,亦要麻煩隊員準備更多工作。

他感謝法庭公正判決,雖然自己脫罪,亦不忘提醒港人關注「手足」,「香港依然有不公義事情發生,好多無名手足面對官司,或有啲已經在囚,希望港人密切關注,都唔好放棄爭取自由」。

警屢改口供 官斥前後矛盾

裁判官張天雁裁決時指,本案兩個爭議點為涉案雷射筆是否由被告管有;如屬被告,他是否有非法意圖。就管有雷射筆方面,辯方質疑證物鏈的連貫性及完整性。裁判官指警員處理證物時,有不完善之處,作供亦不盡不實。

裁判官引述警員何天佑口供稱,他帶被告到大埔道 70 號宣佈拘捕,何在庭上於地圖畫出相關位置。惟根據呈堂片段,兩人沒有前往大埔道 70 號,何隨即改口稱「口供出錯」。裁判官明言對此有疑問,「標記一個冇去過嘅位置?」

她又指何的供詞前後矛盾,他承認沒有做證物標籤,因不知道有正確證物名稱,裁判官質疑可用其他名稱代替,何則改口說「唔需要即時填」、「冇位填」等。何又稱自己將證物袋釘好,惟控方第三證人即警員 13989 稱接收該袋時為打開狀態,裁判官直指何「違反一貫警察通例的做法」。

警稱證物太多無法處理     官:人手不足    不能降低刑事定罪標準

警員 13989 接收證物後,前年 10 月 6 至 9 日期間,將其放在辦公室內的私人抽屜,於 10 月 7 日曾將證物攤在地上,以準備調查報告。裁判官質疑警員 13989 沒有在口供提及抽屜有否上鎖、是否只有他有鎖匙,庭上被追問才回答。警員 13989 其後將證物交給偵緝警員 1570,他再轉交偵緝警員 9344,惟證物仍然沒有放在嚴密的證物室,反而存放在一間叫「248」的房間 8 天之久。

裁判官指警員在口供上,對「248」房間隻字不提,事隔一年才在庭上提及該房間,又指證物太多,無法放在證物房。裁判官稱:「警察通例處理證物係有詳細指示及嚴格規定,可能當時(警員)有好多工作、人手不足,都不能降低刑事定罪標準,應有準確紀錄,對控辯雙方更公平」。

至於被告有否將雷射筆用作非法用途,裁判官指從片段可見,當時煙霧彌漫,大批人士逃走,包括黑衫者及穿著其他顏色衣服的人士,不少人甚至小朋友都戴上口罩,他們不像是示威者。警員承認現場或曾放催淚彈及胡椒球彈,裁判官則表示沒有聽到或看到有人堵路或非法行為。雖然被告背包有保護裝備,但他沒有使用;雷射筆放在背包內,也非容易取得物品的褲袋或衫袋。

裁判官指被告自辯清晰直接,亦有文件支持他為樂隊主音、經常用雷射筆表演,更指連控方亦不能推翻被告供詞。考慮上述理據、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19 歲男學生陳華斌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控罪指,他在 2019 年 10 月 6 日,在九龍大埔道 56 號後巷,管有可發出激光射線的儀器。

截停被告的警長施卓然早前供稱,當日下午他在界限街及長沙灣道交界進行驅散,施與同袍追截示威者至西洋菜北街及白楊街交界,有人轉入一條窄路逃往大埔道方向。一名男子向警方投擲汽油彈,施欲上前追截,惟該男子已遭同僚截停。此時,被告在他的身邊跑過,施捉住他的背囊,被告失足倒地遭制服。警員何天佑則供稱,當日接手處理被告案件,他先為被告作簡單搜身,從背囊搜出雷射筆等物品,再從其褲袋搜出手套。

案件編號:KCCC50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