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 8.11 紅磡非法集結等 被告僱主稱工作用鐳射筆由僱員購買 官質疑:點解公司唔提供

2019 年 8 月 10 日多區快閃堵路,4 名年齡介乎 15 至 25 歲的男女在紅磡被捕,搜出鐳射筆、彈射器及煙霧餅等,他們否認非法集結等罪,案件今(29 日)在區域法院續審。4 人早前被裁定表證成立,所有人選擇不自辯,其中一名音響技術員傳召其僱主作供。僱主稱工作時需要用到對講機、鐳射筆、手套、望遠鏡等,當中鐳射筆、手套由自己購買,並非公司提供。法官陳廣池屢次質疑為何公司不提供有關物品,「你講到咁重要」,僱主指他不能代表公司回答。

次被告姚子浩傳召其僱主廖曉文出庭作供。廖曉文供稱,他從事婚宴和演唱會舞台音響、燈光技術,於現公司工作了 10 年,次被告成為其下屬 3 年。廖稱,他們工作時通常會穿著黑衫,因為黑衫較不顯眼。

廖曉文指,工作時需要用到對講機、鐳射筆、鐳射尺、手套、望遠鏡等,並逐一解釋每樣物品的用途,例如鐳射筆用來向吊機控制員準確指出「吊件掛點」位置;望遠鏡為採排、演出時用來觀察場地;對講機用來與控制員溝通。

廖曉文續指,鐳射尺和對講機由公司提供,鐳射筆、手套、電筒則自己購買。法官陳廣池質疑,為甚麼公司不提供有關物品,「你講到咁重要」。廖回應這些物品需要「跟身」,又不貴,並指他不能代表公司回答這問題。

廖曉文又透露,公司申索程序麻煩,因此他沒有就自費物品向公司申索費用。法官則指「你自己咁好人,唔申索返啲錢啫」,質疑廖為何不向下屬表示可以向公司申索,認為有關物品用於工作,「合情合理,咪申索返囉,又唔係呃錢」。廖稱,他會著下屬向公司申索維修費。

官押後至終院「赴湯」案裁決後結案陳詞

在控方盤問下,廖表示不記得 2019 年 8 月 10 日及 11 日公司有沒有工作。他稱不知為何次被告會出現在案發現場,以及為何攜帶涉案物品,稱二人只是工作伙伴。他同意鐳射筆有很多用途,每支筆強弱亦有不同。另外,廖確認被告當日攜帶的對講機並非工作時用的牌子,他亦指工作時從沒有戴防毒面具。

法官押後案件至 11 月 30 日再訊,待終審法院就「赴湯杜火」上訴案下裁決後作結案陳詞。法官指,從法律觀點上來看,押後是正確的做法,以待終審法院就本案核心爭議作裁決,使本案裁決時有更清晰的指引,亦能省卻進一步的法律程序,例如上訴。

4 名被告依次為張漢東(25 歲,保安員)、姚子浩(22 歲,音響技術員)、 案發時年僅 14 歲、現時 15 歲的女童,以及唐健龍(19 歲,學生)。他們同被控於 2019 年 ‪8 月 11 日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參與非法集結。

張漢東另被控襲警、管攻擊性武器及管有爆炸品 3 罪,即於同日在黃埔站 A 出口襲擊警員盧振業,並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的公眾地方,管有爆炸品氯酸鉀及氯化銨的混合物、彈射器連彈珠、一把刀及一個錘。姚子浩另被控於同日同地管有一個投射器和一支鐳射筆。

案件編號:DCCC 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