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搜出自拍棍鐳射筆 男學生罪成還押候判 官斥被告與母不可信 接納控方指意圖傷人

2020/10/23 — 17:30

市民去年 11 月 9 日添馬公園舉行周梓樂悼念集會,期間一名19歲學生截警方搜出鐳射筆及可伸縮自拍棍,早前否認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受襲,今(23日)於東區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鄭紀航直斥被告及其母親不可信不可靠,拒絕接納二人的供詞,但全盤接納控方的證供,雖然鐳射筆被搜出時並無裝上電池,但裁判官指電池就在背包內,被告使用時可快速裝配電池,最終裁定被告管有自拍棍是供自己或他人於短距離傷人;鐳射筆則在遠距離傷人。案件押後至 11 月 6 日判刑,被告須還押。

本案中,辯方爭議證物鏈,指呈堂鐳射筆並非案發時被告所攜那枝,裁判官鄭紀航今日裁定證物員警員為可信可靠的證人,接納所有證物均被妥善保管,表示即使有人在證人警員不知情下,將財物資料單放入裝有雷射筆的證物袋內,亦無削弱證人警員的可信性。相反,裁判官批評被告的母親及被告不可靠、不誠實,拒絕接納兩人的證供。

裁判官:𣎴約實時間地點屬完全違反常理、不切實際

廣告

被告母親早前供稱,早已約定被告於案發當日到添馬公園集合,一同參加集會,她帶著相機,卻遺漏了自拍棍,遂叫丈夫聯絡被告,要求被告帶該自拍棍予她。她表示沒有約定地點及時間,僅向被告表示集會晚上 6 時開始,著被告到達後才通知她。裁判官批評被告母親一方面稱一早與被告約好,但另一方面又承認沒有定好時間地點,直斥此說法完全違反常理、不切實際,指普通約會都會與對方約實地點及時間,更何況該集會參與人數不少,而且添馬公園面積大,質疑被告母親「如何能在人頭湧湧找到被告」。

裁判官指,被告母親在作供的整個過程中,都沒有提到曾致電或發短訊致被告,只表示自己 5 時半已到場,但 7 時仍未見被告,及後透過Facebook看《蘋果新聞》才得知被告被捕。裁判官批評被告母親等到晚上 7 時仍等不到被告,但一直不聞不問,完全不吻合事前與被告約好的說法;她聲稱要求被告帶自拍棍予她,理應更著緊被告的行蹤,但一直到被告被捕都沒有致電被告。裁判官裁定被告母親不可信不可靠,拒絕接納其證供。

廣告

裁判官:想像不到被告    為何不找母親前來解畫

針對被告的供詞,裁判官同樣拒絕接納。裁判官稱,被告曾表示是幫母親攜帶涉案自拍棍,但被截查時,他只向警方表示這是自拍棍,而鏡頭在母親那處。裁判官表示可以理解被告遭搜查感緊張,但他曾稱鏡頭在母親那裡處,可見他沒有忘記母親,而在緊張的情況下更應找人協助,因此他「想像不到」被告為何不要求警方多等一會,並找母親前來解畫,又不想辦法通知父母。

另外,被告曾供稱攜帶鐳射筆,是打算待氣氛適合時,用來射向添馬公園附近的建築物,但鐳射筆是否能運作予他不是一個大問題。裁判官拒絕接納此說法,指被告出門前曾詢問父親鐳射筆是否配有電池,可見被告確保鐳射筆有電,使他能發出鐳射光。裁判官同樣批評被告不可信不可靠。

裁判官裁定自拍棍短距離傷人  鐳射筆則在遠距離傷人

裁判官全盤接納控方證供,指涉案自拍棍「結實堅硬」,被告案發時的打扮顯示他已預約集會會發展至警方施放催淚彈的地方,因此才帶同眼罩、手套等物,又攜有頭罩以隱藏身份。

裁判官又接納專家證供,裁定涉案鐳射筆屬第四類鐳射裝置,可對人的眼睛造成潛在危害。而案發前,暴力示威者用鐳射筆射向警方及政見不同的人士,以傷害他們的眼睛之事屢見不鮮。他裁定被告管有自拍棍是供自己或他人於短距離傷人;鐳射筆則在遠距離傷人,雖然警方搜出鐳射筆時,鐳射筆並無裝上電池,但電池就在背包內,被告使用時可快速裝配電池,因此即使搜出的狀態如何,無損他的分析,最終裁定罪名成立。

辯方求索感化及社服報告  官僅索教導及勞教所報告

辯方求情時表示,被告現年 19 歲,中三後便到加拿大讀書,案發時因放暑假故返港。被告有計劃繼續到加拿大升學,但本案及疫情影響其計劃。辯方重申,案發當日於添馬公園舉行的集會獲不反對通知書,是合法的,而被告遭警方截查時沒有逃走,沒有衝擊警方亦沒有拎出仼何武器,希望法庭給予最後一次機會,先為被告索取感化官及社會服務報告,並強調21歲以下的被告,若有其他合適的判刑選擇,便不應該判處即時監禁,而更生中心及勞教所則會令被告升學機會變得非常渺小。

裁判官押後至 11 月 6 日判刑,只為被告索取教導及勞教所報告,並表明會考慮監禁式刑罰,被告需還押。

被告楊浩,報稱學生,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控罪指,他於今年11月9日,在金鐘夏愨道及添美道交界近燈柱42387號管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枝鐳射筆及一枝可伸縮短棍,意圖將其作非法用途。

案件編號:ESCC 2513/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