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裝修工棄錘子鐵通於花槽 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 裁定表證不成立 官質疑:控方憑甚麼起訴?

2020/11/30 — 17:30

去年國慶前夕,一名裝修工人在沙田翠田街足球場棄置錘子、鐵通等物於花槽,事後被捕,遭控以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裝修工否認控罪,案件今(30 日)在沙田裁判法院開審。控方同意涉案錘子本質並非攻擊性武器,裁判官彭亮廷聞言即質問控方:「咁你憑咩嘢去告人哋?」裁判官最終裁定表面證供不成立,指控方無充分理據證明被告「管有」及涉案物品為「攻擊性武器」,並直言「摸不著頭腦控方憑甚麼起訴被告」。被告無罪釋放,兼得訟費。

被告凌添來獲判無罪後在庭外表示,對結果鬆一口氣,指案件已纏繞了他將近 14 個月,期間一直要到警署報到,影響工作,坦言「冇話無唔無奈,我就冇所謂啊,係啲後生仔麻煩啲」。

凌添來(56 歲,裝修工人)原被控於去年 9 月 30 日在新界沙田翠田街足球場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攜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把錘子及三支金屬管。

廣告

警員同意任何人可拿起涉案物品    

目擊警員蔣定邦(譯音)今日庭上供稱,案發當晚他身穿便裝在沙田翠田街足球場巡邏,於晚上 11 時 30 分看見一輛銀色輕型客貨車駛到球場附近,停車後一名男子下車,該男子走到球場中間四處張望了大概一分半鐘,然後返回貨車。蔣表示,另一名禿髮的中年男子,即本案被告隨即下車,從貨車車尾箱分兩次來回取出長條形物品,將手上物品放在球場的花槽,完成後駕車離開。

廣告

蔣續稱,他在翌日凌晨 1 時 35 分走到花槽查看,見到一條 13 吋長的錘子、兩條 24 吋長的鐵通,以及一條 20 吋長、一邊被削尖的鐵通。蔣見狀便向同行警長匯報,並繼續留守於他剛才監視被告的位置。警方憑被告為登記車主於翌日拘捕被告。

在辯方盤問下,蔣表示他並不知道第一名男子為何下車,他當時從未向任何人表露身分或即時上前查問。蔣亦承認,由案發至他前往花槽查看的 2 小時間,沒有看見有人接近花槽,但同意任何人都可以走近或拿起涉案物品。

辯方指被告貪一時方便棄置裝修廢料於花槽

裁判官問及,為何被告要將涉案之物掉到花槽。辯方表示,被告當時只是「貪方便」,被告在會面紀錄提及「我一時諗起想掉,咪掉落草叢」。控方則回應指,案發時第一名男子先下車觀望了約一分半鐘,被告才下車,加上被告拒絕提供有關友人的資料,認為被告以方便為由並不合理。

惟裁判官稱,被告不透露其友人的資料為他的權利,被告在錄取會面紀錄時有權保持緘默,而且警員證人也沒有提及該男子曾望向花槽,裁判官一度問:「控方依賴嘅證據係乜野?」控方及後同意,指錘子本質並非攻擊性武器,裁判官聞言隨即質問控方:「憑咩嘢去告人哋?」並稱控方須舉證被告管有涉案物品及物品屬攻擊性武器。

被捕後已表明裝修工人身份及出示證明

辯方中段陳詞時指,被告將錘子、鐵通及破爛的鐵線剪刀棄置在花槽,已失去連續使用上述物品的控制權,不再管有涉案物品,正如證人所指,任何人都可從花槽中撿取那些物品。再者,涉案物品本質並非明顯攻擊性武器,控方亦未能證明被告有意圖以鐵通等物傷人。

另外,辯方續指,被告在被捕後的會面紀錄已表明其裝修工人的身份,更出示了建造業工人註冊證、建造業安全訓練證書及其公司創華工程公司的卡片以作證明。而從呈堂相片可見,被告的車尾箱有各色各樣的裝修工具,如鐵通、錘子,裝修工人在完成工程後棄置工具為慣常做法,若被告當真管有攻擊性武器亦有合理辯解。

官指可疑與證據是兩碼子的事      批准訟費申請  

裁判官同意辯方之說,指控方無充分理據證明被告仍然管有涉案工具,從法律定義而言,涉案物品本質並非攻擊性武器。他表示,因控方無法證明涉案物品為攻擊性武器,故毋須考慮被告是否擁有合法辯解,但接納被告為裝修工人的解釋。裁判官又指,事後警員調查被告手機時根本沒有發現任何與社會事件有關的資訊、照片或影片,直言「摸不著頭腦控方憑甚麼起訴被告」。他指,雖被告將鐵通等物品棄於花槽,而非垃圾桶的舉動令人生疑,惟可疑與證據為兩碼子的事,最終裁定本案無表面證供,被告毋須答辯,無罪釋放。

辯方提出訟費申請,指控方檢控基礎薄弱,而被告一直盡力配合警方各方面調查,在案發翌日收到警方電話後即欣然前往警署,主動提供手機及工作證明,為自己所為作出解釋,並同意警方在無搜查令下搜查其車輛及住所。辯方亦指,早在答辯前,當時的署理主任裁判官曾表示希望控方重新審視本案,但控方仍在沒有充分理據下堅持檢控,浪費被告的時間和金錢。控方則反對其申請,指案發那段期間一直都有社會活動,而被告行為有別於正常人做法,將涉案物品放在有遮掩的花槽中乃屬自招嫌疑。

裁判官批准辯方訟費申請,指警方在案發的 24 了小時內已掌握所有資訊及證據,而被告並無隱瞞、誤導警方或令警方掌握錯誤證據,當下被告已無嫌疑。裁判官稱,案中完全沒有證據證明被告「管有」及涉案物品為「攻擊性武器」,基於公義及公平的角度,批准辯方訟費申請。

據了解,本案唯一一名警員證人今早去錯了西九龍裁判法院,令開審時間延遲了約 45 分鐘,而裁判官開庭後沒有提及證人遲到一事。

案件編號:STCC1009/2020

左為被告凌添來,右圖為警員證人蔣定邦(譯音)

左為被告凌添來,右圖為警員證人蔣定邦(譯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