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車上掌摑「警二代」 警長上訴遭駁回 即時服刑 法官斥說謊

一名警長2017 年執勤期間涉濫用私刑,在警車上掌摑一名「警二代」,早前遭裁判官陳慧敏裁定普通襲擊罪名成立,判囚 3 個月,獲准保釋等候上訴,高院原訟庭暫委法官游德康早前聽取雙方陳詞後,今頒下書面判詞,駁回警長上訴,須即時服刑。法官同意裁判官裁定上訴人當時是掌摑,而非上訴人所指是「撥低」事主的手,斥上訴人說謊,並指他當時是意圖對事主使用非法武力。

上訴人黃明偉(47 歲),案發時為警長,其後已遭停職。他被控一項普通襲擊罪,並遭裁定罪成,指他 2017 年 4 月 11 日,在土瓜灣道與落山道交界的警車 AM7411 內襲擊李文瀚。黃其後不服定罪,向高院申請上訴,案件經聆訊後,暫委法官游德康今於判詞中指,原審裁判官裁定上訴人三次掌摑事主的裁斷是合乎邏輯,分析準確,亦沒有犯錯,駁回上訴。

上訴一方早前指,原審裁判官錯誤接納事主即本案第一證人的證供,裁定上訴人三次掌摑事主,從而裁定他罪成。上訴人又供稱他看似掌摑的動作,其實只是三次「撥低」事主的左手。法官則於判詞中指,本案特別之處在於案發過程全程有錄影錄音,法官及裁判官不單看到事發過程,更聽到上訴人掌摑事主前後的說話,及他手部與及事主面部接觸的聲音。

法官:涉案片段完全推翻上訴人供詞

法官認為相關片段,完全推翻上訴人指他是在「撥開」事主左手的說法,指事件根本沒有任何可爭拗餘地,上訴人的說法無法成立,直斥他於此部分事宜的供詞中「說謊是唯一合理推論」。

至於上訴人指他對事主所使用的是合理武力,因他當時認為事主可能構成威脅。法官則指,原審裁判官已拒絕接納相關說法,並裁定事主當時雙手遭反鎖,根本不可能如上訴人所指其雙手曾提高至肩膊高度。法官指原審裁判官的相關事實裁斷完全正確,指上訴人當時是在襲擊一名雙手遭反鎖背後、由數名警員包圍及沒有還手能力的人,相關事實根本不能支持上訴人指他當時真誠相信自己或其他人有危險,而必須對事主使用武力的說法。

法官又認為,控方已證明上訴人刻意三次掌摑事主,且上訴人清楚知道當時環境狀況,而基於裁判官正確裁定案發時的環境證據,認為唯一合理推論是上訴人三次掌摑事主時,意圖對事主使用非法武力,必須遭裁定普通襲擊罪成,並指上訴人提出的上訴理由無一成立,最終駁回其上訴,須即時服刑。

警員攝錄器錄得「啪、啪、啪」聲響

原審裁判官早前裁決時指,受襲「警二代」事主李文瀚(報稱保險代理)對於被警員帶上警車前的描述不盡不實,但認為如果事主的確如其供詞所指,一直配合警員調查,當時警員便不需要求增援,或將他帶上警車。而李被截查時的態度輕佻惡劣,更一度以電話報警求助,稱不能確定面前兩名身穿制服及已出示委任證的警員的身份,行為並不合理,亦顯然不是配合警方的表現。

但裁判官指出,本案的關鍵是事主被帶上警車後,被告有沒有掌摑他。被告早前供稱,在事主雙手被鎖上後,事主曾將雙手舉高至左膊位置意圖襲擊他,因此他以手拍低事主雙手制止他,發出如警員隨身攝錄器錄得的三下「啪、啪、啪」聲響。

案件編號:HCMA22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