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2020 年 7 月 24 日,被控參與暴動的「赴湯杜火」夫婦湯偉雄和杜依蘭獲裁定罪名不成立,兩人步出法院時向在場等候的市民舉起「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手勢。

【赴湯杜火案】上訴庭:「合謀犯罪」原則適用於暴動罪 不在場者同可被控

2019 年 7 月 28 日上環警民衝突,「赴湯杜火」湯氏夫婦與一名 17 歲少女被控參與暴動,三人去年 7 月獲於區域法院裁定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惟律政司向高院上訴庭申請釐清法律議題,即「合謀犯罪」原則是否適用於暴動及非法結集罪,及如被告不在場,能否以「合謀犯罪」入罪。案件早前經聆訊後,上訴庭今頒布書面判詞,指於證據充足下可用「合謀犯罪」原則,將不在場者入罪,即可包括向在場參與者提供資金或後援的人士、於現場附近擔任「哨兵」及「家長車」司機等。

是次案件由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及法官彭寶琴共同處理。相關法律爭議涉及兩個議題,一為有關法例條文,即《公安條例》第 18 條及第 19 條,有否明確或隱含地排除了「合謀犯罪」的法律原則,及該原則是否只針對身處現場的被告。而有關申請結果不會影響答辯人、即案中三名被告的無罪裁定。

有負責刑事案件的大律師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擔心是次判決會令暴動罪的定罪門檻降低,有助控方更容易舉證被告曾參與暴動;而有關判詞均適用於日後所有暴動案審訊,包括多宗原審暴動罪不成立、目前正由律政司上訴的案件(見另稿)。

上訴庭今於判詞指,於考慮《公安條例》第 18 條及第 19 條,有否明確或隱含地排除了「合謀犯罪」法律原則時,應回顧相關條例的立法背景及立法原意,應給予維護公眾利益充分考慮,確保不會有漏網之魚之餘,也須避免波及無辜。上訴庭強調,非法集結及暴動罪的嚴重之處,在於參與者眾多,並以人多勢眾去達至他們的共同目的,並引用案例指,事件中的共犯(accessory),即積極作出鼓勵的人,亦應與案中主犯一樣,用同一控罪定罪,因共犯須就鼓勵主犯者犯案承擔責任,及他們對維持公共秩序及安全所造成的破壞,與主犯無異。

「哨兵」、「家長車」司機同可入罪

上訴庭指回顧《公安條例》的立法歷史,立法者定必有意於非法集結及暴動罪中,保留「合謀犯案」這一普通法重要原則,因相關原則有助維持公正治安。反之,如於相關條例中排除「合謀犯案」的適用性,將對維持公共治安帶來可怕後果。

上訴庭又指,正如政府一方早前陳詞,今時今日的非法集結及暴動事件,具高度流動性,涉及擔任不同角色的參與者,且分工成熟,有人於現場親身參與、有人於現場協助或教唆,甚至有人不必在場,但於「合謀犯案」原則下,該些人無疑均屬參加者,並認同律政司早前例舉的例子,即包括遙距指揮及策劃的幕後主腦、提供物質或資金者、以社交媒體或電話鼓勵及宣傳者、於現場附近提供後援,例如收集裝備、磚頭及其他武器供參與者使用、於附近「把風」及通風報信者及以車輛接載參與者逃離的人,均屬於合謀犯罪原則下的參與者。

上訴庭認為,無論上述參與者的角色為何,他們均屬共同行事,故須承擔罪責。如於《公安條例》第 18 條及第 19 條中排除「合謀犯案」原則,該些不在場者可能不會被追究責任,造成重大漏洞,嚴重危害公共治安,這並非立法者的立法原意。

上訴庭又指,雖然可使用「串謀」罪提控相關人士,但這並不代表《公安條例》排除了「合謀犯案」原則,因立法者不可能會剝奪控方一個如此有利的工具,以應付多變的實際環境及針對不同角色的共犯者。

至於答辯方早前引用梁天琦暴動案等案例,指非法集結及暴動罪本身已具有集體罪責的性質,故「合謀犯罪」原則不適用。上訴庭則指,於梁天琦暴動案中,法庭是處理在場者的罪責,而非不在場者,故認為於該案中法庭並沒有排除「合謀犯罪」原則。

在場並非入罪先決條件

答辯方早前亦陳詞指,如合謀犯罪原則適用於相關罪行,將會擴大刑責範圍,波及無辜。

上訴庭則指出,當一個和平示威演變成為非法集結或暴動時,任何有常識的和平示威者或旁觀者均應該盡快離開現場,如相關人士因為現場實際環境所限,或有合理理由未能及時離場,而單純身處現場並不會被控。

上訴庭認為,如果該人保釋於現場使用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即《公安條例》中所指的破壞社會安寧,便屬於超越和平示威及非法活動的界線,須面對法律制裁,並指視乎相關情況及證據,如該人涉及使用或威脅使用暴力,可根據「合謀犯案」原則以非法集結或暴動罪提控,此情況下並不屬於濫捕。至於不在場者,上訴庭認為只要證據充足,在場並非將其入罪的先決條件,而控以不在場者非法集結甚至暴動罪,亦不應被視為濫捕。

點讚或為暴動   上訴庭:言論自由並非絕對

答辯人一方另曾指出,於《公安條例》18 及 19 條實施後,科技發展迅速,社交媒體流行,擔心有人或因為使用 WhatsApp、 Instagram、Telegram 及Facebook等媒體,僅因發表某個評論、傳送信息或讚好某貼文,而被視為鼓勵他人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從而影響言論自由。

上訴庭則強調,言論自由並非絕對,並指以言論自由作掩飾參與非法集結或暴動者,並不會獲得免責,只要證據充足,就能以合謀犯案原則將相關人士定罪,他們亦不再可行使言論自由的無辜者,而是超越界線成為一名非法集結或暴動罪的犯案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