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賢被咬傷案】被告稱曾喝烈酒 遭男子襲擊舉手阻擋 「腦袋一片空白」

2019 年 11 月 3 日,有網民發起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中年無業漢涉於太古城中心外持刀刺傷一對夫婦,及咬傷時任區議員趙家賢左耳,案件今 ( 19 日 ) 續審。被告自辯指,案發當日,他在家中喝了 3 杯中國白酒、 3 罐啤酒,因酒氣太大及家中有友人到訪,覺得不方便,遂前往屋苑會所沖涼,回家途中他於太古城中心聽到有人叫「光復香港」,他離開中心時隨口說了一句「光復台灣」,未幾遭兩女一男指罵,當中男子曾衝前打他,他舉手阻擋,隨即「腦袋一片空白」,他其後醒來覺得頭很痛,看見手上「怎麼扣上手銬?」,警察指他傷人,但「我自己沒有印象」,後來其妻子用手機播片給他看,他才得知事發經過。

被告今以普通話自辯指,他現時 51 歲,於中國廣東出生,父母為商人,與其胞姊現居美國。被告指他 1988 年前往夏威夷探親,並非法逗留,其後遇上美國大赦,獲准合法居留。他教育程度為中學,曾任職超市理貨、修車、的士司機等,認識妻子後從事服裝生意,約於 2004 年過於自信而訂貨過多,難以銷售,損失慘重,其後他退出服裝生意,改為從事地產買賣及投資等,約於 2011 年到香港定居。他案發時與妻子及就讀中學的小女兒,居於太古城一個單位,大女兒則於美國讀書。

被告:2012 年來港投資為生

被告指,他與妻子現時均無工作,以股票投資、銀行基金及出租單位為生,太太掌握家中財政大權,他負責做家務等,包括為家人準備一日三餐,又指他晚膳時,不時會喝酒,包括紅酒、中國白酒、威士忌及啤酒等。

被告續指,他對社會時事包括中國政治環境、港台關係等,不太關注,「我腦子裏面,要嘛就是賺錢,要嘛就是家人,我不管這些事情。」他知悉 2019 年香港發生社會運動,很多示威遊行,社會動盪,但「我覺得我看不懂,如果抗議應該去市政府或者廣場,我搞不清楚」,並指自己對示威活動並不反感。被告又指,案發前他透過電視得知有暴力事件發生,但他沒有多加理會,因當時正忙於準備與家人及朋友,前往斐濟及新西蘭自駕遊的事宜。

被告:生意失敗求診精神科 喝酒助入睡

被告稱於 2004 年生意失敗後,不時情緒低落,「想死的心情都有」,並於 2012 年起,持續到東區醫院精神科求診,一直有服藥。他約於 2011 至 2012 年開始,因為失眠而有喝酒習慣,有時服用安眠藥後仍不能入睡,會喝威士忌或中國白酒,協助入睡,通常醒來後會發現自己喝掉半瓶甚至更多的烈酒。

太古城中心外涉傷人男子

被告:當日喝下 7 両中國白酒及 3 罐啤酒

案發當日,他於家中為女兒準備晚餐,期間他感到肚子餓,在冰箱拿出早前購買的雞軟骨吃,但因沒有味道,順便倒了些中國白酒來喝,共喝了約兩杯白酒,晚飯期間再喝多一杯,即共三杯約 7 両白酒,又喝了 3 罐 375 毫升的麒麟啤酒。其後有朋友到訪,妻子指他酒氣過大,要求他去沖涼。他供稱友人在家不方便,遂決定前往屋苑會所沖涼及焗桑拿,之後經太古城中心,打算回家。

被告指,他於商場看到很多人,有人叫「光復香港」,他離開商場時隨口說了一句「光復台灣」,之後聽到後方有人指罵他,包括「呢度係香港、大陸仔,返大陸啦」,被告曾回應指「我唔知你講乜」並繼續前行,但有兩名女子拉著他,期間一名男子突然衝出來襲擊他,被告指他當時很緊張,感到害怕及想回家,於是舉手阻擋,「一擋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被告指他醒來後覺得頭很痛,看見手上「怎麼扣上手銬?」,警察指他傷人,但「我自己沒有印象」。太太後來用手機播片給他看,他才得知事發經過。

被告:背囊內長期有生果刀 方便行山時削果皮

被告下午繼續自辯,稱他平常有做運動及有行山習慣,行山前會於出發地點附近的街市,購買水果行山時食用,故他的背囊中長期會有一把生果刀,方便削果皮。而他平時外出亦習慣攜帶該背囊,案發當日他前往會所沖涼及焗桑拿時,亦有攜帶該個內有生果刀的背囊。

被告又指,他當日於會所焗完桑拿後,因不停出汗,故把背囊背在身前,回家途中經過商場,看見有很多人聚集及叫喊,他覺得好奇,逗留了數分鐘想聽他們叫甚麼,但他聽不清楚,因為耳朵不靈光。

被告:沒有任何意圖傷人

被告於辯方主問下表示,他事後得知自己傷害了四名人士,但強調他並沒有任何意圖傷人。被告又指,他於庭上看過涉案片段後,得知他咬傷趙的耳朵後,有其他人上前襲擊他,指自己從未遭受過如此暴力的對待,「我從來沒有暴力」,亦甚少與其他人或妻子吵架,「基本上是辯論」。案件下周一繼續。

被告陳真(案發時48 歲,報稱無業),被控三項有意圖而傷人罪及一項普通襲擊罪,涉於 2019 年 11 月 3 日,於太古城中心外,意圖使溫浩淪、梁碧琪及趙家賢身體受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惡意傷害三人,陳又被指於同日同地,襲擊梁瑩瑩。

案件編號:HCCC204/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