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頭角時昌迷你倉大火(資料圖片,攝於2016年6月23日下午)

【迷你倉死因研訊】搜救隊:倉內間隔如多個火場同時起火 救援難度大增

2016 年牛頭角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 6 日)續。首隊發現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的搜救隊隊員指,是次火場有別於以往,倉與倉幾乎黐住,已非一個火場如此簡單,而是「好多個火場同時發生」,且每個倉頂均有鐵絲網包圍,形成煙和熱對流的傳播媒介,變相「一個傳一個」,把「原本無事嘅 locker 傳開去」,搜救難度大增。他憶述,當時拖行張時,同行隊員「未想走住,想拉多一吋就一吋」但他認為「可能留多 10 秒、8 秒都支持唔住」,故決定撤退。

2021 年 10 月 6 日,助理消防區長朱偉文出庭作供。

時任高級消防隊長、現已擢升為助理消防區長的朱偉文昨指,同隊隊員陳顯基發現張躺臥在 R2-R 橫巷盡頭,兩人隨即以一推一拉的形式挪動張,惟拖行至主巷與橫巷交界後,便因火溫、體力等問題而撤退。朱今進一步透露,他們發現張前,曾在 C1 主巷至 R3 及 R4 橫巷一帶的迷你倉,看見藍、綠、紫、白混雜的火焰,相信由化學物品而起,「呢啲咁嘅火絕對係危險」,故立即灌救。

搜救隊:傳導熱主導難用水撲熄

對於倉內火勢迅速蔓延,朱解釋大部分火場由輻射熱主控,可不斷射水撲熄,但是次火場有別於以往,似乎由傳導熱主導,倉與倉幾乎黐住,已非一個火場如此簡單,而是「好多個火場同時發生」,「一巷、二巷、三巷嘅情況可以完全唔同」,加上每個倉內有大量可燃雜物,其中一個更存放了數包鋰電池,「好少見燃料會冧到上天花板」,故難以用水控制火勢。

他續指,每個倉頂均有鐵絲網包圍,形成煙和熱對流的傳播媒介,變相「一個傳一個」,把「原本無事嘅 locker 傳開去」。他又指,火場內的明火是直線向上噴射,如採取向上射水,任由水花折射至倉內的方法,不但要準確調較射水角度,且滴入倉內的水花「少之又少」,效能未必很高,「最終係一定要做爆破」。

指鼓風機沒有助長火勢

他提到,鑑於如此的火焰流向,外界氣流「唔係好影響到火場」,亦不見鼓風機助長火勢。他在傍晚進入火場搜救前,曾在入口附近逗留 30 至 45 分鐘,即使上身沒穿保護衣,仍覺得溫度可以忍受,反映鼓風機有助改善入口情況。

他強調是次救火難度較以往高,由於火場內環境狹窄,防護衣無可避免被沾濕,加重同僚負擔,同時降低抗熱能力。他憶述當時拖行張時,同行的陳「未想走住,想拉多一吋就一吋」但朱認為體力上未必可應付,「可能留多 10 秒、8 秒都支持唔住」,故決定撤退。

案件編號:CCDI-333、334/2016(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