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倉死因研訊】明知危險仍決意向前 消防隊目:冀行多少少找到張耀升

2016 年牛頭角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 30 日)續。代表殉職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家屬的大狀指,當時上級已吩咐兩名隊員留在主巷與橫巷交界,但時任消防隊目何寶榮仍繼續向第二條橫巷搜索,無疑把自己及隊員置身危險之中。何表示清楚知道有危險性,「但我仍然會咁做,我希望行前多少少可以搵返(張)隊長」。惟他甫步入該橫巷,便抵受不了熱力,無法繼續向前。張最終在同一條橫巷近盡頭位置被尋回。

案發時隸屬九龍塘細搶救車的消防隊目何寶榮供稱,他當日傍晚約 6 時趕抵涉案大廈候命,期間留意到現場氣氛突然變得沉重,同僚開始高聲叫喊:「有個隊長⋯仲有一個未出嚟呀!」時任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隨即指示消防總隊目梅斯榮、李偉雄、陳偉成及何 4 人為一隊,沿消防喉入內尋找張。

梅、李二人進入火場後,翁再次向何及陳重複指令。何認為,雖然翁沒有明言此行屬緊急救援行動(Mayday),但以其 27 年經驗來判斷,翁已把行動定性為搜救。何又指,他和陳走至 C1 主巷至 R1-R 橫巷交界時,梅命令他們留守原地,梅及李則繼續深入橫巷。何未幾在地上發現另一條消防喉,遂獨自沿喉向主巷繼續推進,並吩咐陳留在原地。

隊目:過往 27 年從未試過如此高溫

何沿喉右轉入 R2-R 橫巷,但走了 3 至 4 步便抵受不了熱力退回主巷,「有少少虛脫嘅感覺」。何形容,該橫巷煙霧瀰漫,溫度極高,能見度少於一米,地下積水深至腳踝,即使隔著手套都感覺到積水熱力。被問到以往曾否遇過如此高溫的火場,何坦言從未試過,並強調「呢個火場係極高溫度」。

何續指,他退回主巷後,另一支兩人煙帽隊越過,轉入同一橫巷。何為免他們迷失方向,遂留在橫巷及主巷的十字路口。約十多分鐘後,何聽到該支煙帽隊的隊長李偉明要求撤退,遂一同撤離火場。眾人步出火場後,李主動表示「(交更)等我嚟啦!」何等人便沒有向上級滙報場內情況。

代表張家屬的大律師曾藹琪指出,當時梅已吩咐何及陳留在原地,但何仍獨自向前搜索,加上倉內間隔複雜,無疑把自己及其他隊員置身危險之中。何直言知道有危險性,「但我仍然會咁做,因為陳偉成留喺嗰度,我希望行前多少少可以搵返(張)隊長」。

張在第二條橫巷近盡頭被尋回

高級消防隊長李偉明緊接作供,指助理消防區長溫錦明告知張失蹤,要求他與隊員盧永康二人入內搜索。他們完成入場前的程序後,便沿喉摸索 R1-R 橫巷,但因熱力過高,無法走到盡頭。李遂沿另一條消防喉走至 R2-R 橫巷,但同樣因過熱無法繼續向前,「想入多啲,但已經入唔到」,最終決定撤退。

後來李得知張已被救出,於是上前替他脫衣,繼而協助送上救護車。對於消防喉數量,李稱肯定入口位置只有兩條喉,去到 C1 主巷與 R2-R 橫巷交界時,只見到一條喉。曾大狀其後透露,張最終在 R2-R 橫巷近盡頭位置被尋回,要求李講述有關細節。李憶述,該橫巷的假天花及燈飾幾近溶化,部分脫落掉在地上,拖慢前進。

高級消防隊長:鼓風機與溫度上升沒必然關係

時任高級消防隊長、煙火特遣隊教官賀俊偉就指,先後 5 次進入火場,分別救火、破窗、觀察火勢及搜救。張失蹤後,賀親自向張的拍檔尹建偉查詢失散位置,繼而沿喉摸索至 R1-R 橫巷盡頭,但沒有發現張。

2021 年 9 月 30 日,時任高級消防隊長、煙火特遣隊教官賀俊偉出庭作供。

針對鼓風機,賀認為開啟後,火場視野、溫度均可接受,又強調啟動鼓風機與溫度上升沒有必然關係。賀續指,他與同僚打破另外兩扇窗戶後,煙霧及熱力已可散走,故沒有打破主巷盡頭的窗戶。他解釋,如一次過打破太多窗,自然風或對火場造成影響。

賀解釋,他隨後留意到火場溫度上升、情況變差,估計是因儲物櫃傳熱快,從而使倉內物品自動起火,使火勢迅速蔓延,故一度關閉鼓風機。

案件編號:CCDI-333、334/2016(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