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倉死因研訊】消防隊長:中午突傳刺鼻氣味 火勢失控升至三級火

2016 年牛頭角淘大時昌迷你倉發生四級大火,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和消防隊目許志傑不幸殉職,死因研訊今( 14 日)續。首名作供的消防隊長指,當日約 11 時帶員到場後,便分批入內搜救,只見火場內濃煙密佈,但沒有發現市民及明火。各級消防長官陸續到場指揮,並下令現場至少 3 隊隊員爆破部分迷你倉門,繼而撲熄部分火種,火勢一度轉弱。但到中午時分,倉內傳出刺鼻及刺眼的氣體,相信由不知明物品燃起,屬「危險、不尋常的訊號」,認為「火勢已經唔係我哋覺得咁受控啦」,最終上升至三級火警。

其中一死者持舊式對講機

研訊主任程慧明讀出消防區長王文恩的書面供詞,指兩名死者進入火場時所使用的個人防護裝備,包括頭盔、防護衣褲、滅火手套、等,均屬最新款式。但張耀升進入火場時攜帶的模擬式無線電對講機(Analogue Radio Telephone),與在 2015 年已全面更新的數碼型無線電對講機(Digital Radio Telephone)不同,換言之張所持的為舊式無線電型號。

死因庭預計會傳召數十名有份參與救火行動的消防員作供,今首先傳召時任高級消防隊長劉勁男。劉解釋,當消防處接到一般的火警警報後,會先當作是一級火處理,並出動俗稱「四紅一白」的泵車、油壓升降台、輕型搶救車、鋼梯車及救護車。假如火警現場為以下 4 類,分別是醫院、酒店;危險地點如油站、危險品倉庫、發電站等;遠離水源的地方;老人院、地鐵站等,會即時列作二級火警,並視乎現場火勢,看看有否需要將火警升級。至於案中的迷你倉,至今仍未被列為任何一類。

11 時 10 至 11 分 首批消防員入場搜救

劉當日除擔任牛池灣消防局 A 隊主管外,亦是泵車主管。當日早上 10 時 59 分,他接到指示指,淘大工業村有一級火警,遂帶領 5 名隊員驅車前往現場,並在 11 時 02 分抵達。劉眼見 3 樓沒有冒煙,遂轉向現場保安了解情況,之後指示隊員在車上準備輸水喉,以及打破警鐘等。約 11 時 10 至 11 分,當所有準備功夫完成後,眾消防員一同前往 3 樓,是首批進入現場的消防員。

負責現場指揮的劉見兩道倉門均有濃煙飄出,遂指示頭戴呼吸器、手持滅火喉的消防員周家欣和李志立沿 C1 ( 圖示 ) 走廊入內,進行快速搜索及拯救。兩人透過無線電報告指,火場內分煙層達 1.6 米,地下的視野尚算清晰,並向天花板使用間歇性水霧噴射,以驅散濃煙。兩人沿路行至走廊盡頭,沒有發現有市民呼救,亦沒有在 C1、R2 及 R3 發現明火。劉在外記錄周、李二人入內時長,其餘消防員則以後備煙帽隊身分待命。

火勢一度轉弱

此時,即將抵達現場的九龍灣升降台主管黃迪倫(譯音),致電劉詢問其位置,劉遂建議他們沿前梯 S2 前往起火位置。約 20 分鐘後,首隊煙帽隊出來,換入另一隊搜索,改用間歇性水柱噴射。劉認為,從熱度估計大火源於 C1 走廊較前的位置。11 時 21 分至 30 分,助理消防區長林有榮及署理高級消防區長翁錦雄陸續到場指揮。約 11 時 35 分,一輛細搶救車到場,當時至少有 3 隊消防隊在場內救火,並先後爆破 7 個迷你倉門,繼而撲熄部分火種,火勢一度轉弱。

被問到火勢是否在 12 時後蔓延,劉認為「蔓延」一詞不恰當,因消防員已救熄部分倉內明火,只是其他倉又突然燒著不明物品,致火勢變得猛烈,但以當時的人手及資源,根本不足以應付。火警上升至三級後,事故現場指揮官由劉轉為林,其後再轉為翁,劉則轉任後備工作。

時昌一方質疑消防員沒先取平面圖

代表時昌迷你倉的大律師梁家欣引述《消防處內部文件(FS Manual——Operational)》指,當火場面積較大或波及數個單位時,指揮官應採取所有方法取得平面圖;如無法取得平面圖,應向單位佔有人查詢,或派員往較低樓層視察。

劉坦言沒索取平面圖,便立即派員到 2 樓視察,解釋以當時有限的人手,認為已是最快捷及有效的方法,「我唔相信問第 3 方攞平面圖,會快得過由一個我熟悉、信任嘅人落樓睇吓迷你倉個格局有幾複雜」。梁質疑較低樓層與起火樓層間隔未必相同,劉反駁指「呢個係一個假設,亦有可能係完全一樣」。

直至中午時分,劉指煙突轉濃,同時伴隨刺鼻及刺眼的氣體,相信是由不知明物品燃起,屬火警上一個「危險、不尋常的訊號」,認為「火勢已經唔係我哋覺得咁受控啦」。林有榮最終在 12 時 14 分宣佈上升至三級火。

案件編號:CCDI-333、334/2016(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