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倉死因研訊】認許志傑昏迷後無任何行動 現場消防隊長:我直情叫隊員唔好入倉

2016 年牛頭角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兩名消防員殉職,死因研訊今( 3 日)續。代表許志傑家屬的大狀質疑,既然消防隊長溫志平意識到,許已入火場一段時間,氣樽存量或所剩無幾,為何他獨自衝出火場求救時,沒有吩咐 4 名隊員上前檢查,陷入昏迷的許的氣樽存量、衛士個人監測系統及抬頭顯示器。溫指沒有聽到許的呼吸器響警號,許也沒因呼吸困難而抓臉罩,故只著隊員站在倉門前,「我直情叫佢唔好入去」。此外,隊中消防員馬啟耀承認,在等候支援的兩分鐘期間,只站在原地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亦沒有按掣啟動緊急救援程序,認為溫已向外界求救,「已經係做哂所有需要做嘅嘢㗎喎!」

隊長認無任何措施確保不會摸錯喉

時任消防隊長溫志平繼續作供指,時任消防區長謝德輝指示溫等 5 人,沿兩條喉摸索至喉筆,便可看到許所屬的觀塘泵車隊。雖他已忘記謝有否指示隊伍沿同一條喉前進,但理論上隊員一個搭著一個,故不會走散。但他承認,當時兩喉並排,沒有任何措施確保「唔會摸摸吓摸錯另一條」,又透露過往訓練基本上只會針對一條喉。

淘大工業村迷你倉3級火(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被問到許被發現時的情況,溫指許持續拉扯倉內金屬間隔,不肯定神智是否清醒,但其隊員拍打約 30 秒後,他仍沒任何反應,同時動作開始遲鈍,有站不穩的跡象,然後慢慢伏在金屬間隔上。代表許家屬的大律師譚俊傑質疑,為何溫沒有直接用對講機向謝匯報,反而要跑出火場找謝。溫解釋,當時有用對講機向入口指揮官要求增援,他出火場主要目的是尋找捷徑,以便將許抬出,同時確認觀塘車隊其他隊員已安全撤退,順道再向謝滙報。

譚續問,溫獨自跑出去求救時,有否吩咐留下的馬啟耀等 4 名隊員,去檢查許的氣樽存量、衛士個人監測系統和抬頭顯示器是否正常運作。溫坦認沒有,只著隊員站在倉門前,「我直情叫佢唔好入去」。譚追問,既然溫意識到許已入火場一段時間,氣樽存量或已所剩無幾,為何仍然沒有命令下屬檢查。溫表示,當時無聽到許的呼吸器響警號,許亦沒有出現呼吸困難而抓臉罩的情況。惟譚指現場環境嘈吵,或蓋過警報聲,且許已陷入昏迷,不可能在呼吸困難時做出抓臉罩的動作。溫稱「我真係聽唔到聲,所以唔覺得佢氣量不足」。

高層曾下令救護員場外候命 隊長:現場環境無法急救

溫又承認,沒想過要求救護員前往 3 樓火場候命,以便許被抬出時立即檢查心跳及呼吸,繼而施行急救。現時回想起來,亦不認為有需要這樣做,因救護員未必可在短短數分鐘內抵達,同時 3 樓梯間位置有雜物及消防喉阻礙,「無平面度唔到心跳、呼吸」,亦非適合施行急救的環境。被問到是否同意救護員在火場外立即檢查較理想,溫思索良久後重申,現場環境不理想,「帶許落地面 Check 會更加好」。譚隨即指,另一死者張耀升在同一火場出事時,時任消防區長溫錦明曾指示救護員在 3 樓候命,問現場人士有否告訴溫志平此事,他表示「無」。

消防處今早在牛頭角淘大工業村對開,為殉職的消防隊目許志傑舉行路祭。(無線新聞截圖)

消防員承認兩分鐘沒採取任何行動

消防員馬啟耀則指,待溫獨自離開後,隨即用對講機要求在後方帶喉的 3 名隊員協助。兩分鐘等待期間,馬坦言沒有任何行動,亦無按掣啟動緊急救援程序(Mayday)。他解釋,如沒站在原地等候,同僚很可能錯過其身影,從而影響下一步行動,加上溫已向外界求救,如他此時再用對講機要求增援,或按掣啟動 Mayday,或令同僚誤會再多一人遇險。

研訊主任程慧明指出,即使馬等人沒有完成有關指引訂明的一系列程序,是否仍覺得沒有問題?馬強調「已經係做哂所有需要做嘅嘢㗎喎!」程續指,他理應有足夠時間啟動 Mayday,馬直言「如果你事後孔明咁講梗係可以啦」,認為已有足夠人手把許搬離。馬又稱,不記得許的呼吸器有否響起,如其氣樽存量過低或歸零,只能儘快帶他離開,無法與他共享氣樽,「無其他嘢可以做」。

對於能否在火場內交由其他同袍接力抬許,馬指巷道過於狹窄,「無可能接到手」,就算要接力也只能在火場外梯間完成。

案件編號:CCDI-333、334/2016(SH)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