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局指《頭條新聞》辱警  港台工會、記協覆核部分得直 垃圾桶警員一幕仍被裁定違規

通訊事務管理局去年裁定港台一集《頭條新聞》污衊和侮辱警方,並向港台發出警告,港台隨即決定檢討並暫停製作節目。記協與港台工會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推翻通訊局決定,高院今 ( 8 日) 頒下裁決,裁定覆核部分得直。法官指出,即使《頭條新聞》以諷刺形式製作,但內容上仍屬個人意見節目,受到相關條文規管,不過通訊局部分裁決因不合理而獲推翻,包括指節目沒包括多方面意見等,惟最備受爭議、「驚方訊息」王喜身穿警服從垃圾桶彈出一幕,法庭維持通訊局裁污衊和侮辱警方的決定。

港台工會與記協表示,法庭推翻通訊局部份裁決,還港台製作團隊一些公道,無奈現時已沒有了《頭條新聞》這節目,同時會尊重法庭裁決,與律師團隊研究判詞後再回應。

本案涉及去年 2 月 14 日播出的一集《頭條新聞》,當中兩個環節被指有違電視節目的守則,包括:1)「無品芝麻官」中,一名醫護罷工的角色,向另一名稱罷工因不夠個人防護裝備的醫生角色說:「醫生呀,你唔夠口罩就早啲出聲吖,衙差就大把有得剩」;2)「驚方訊息」中,藝人王喜飾「忠勇毅」一角,身穿警隊制服、頸及手包垃圾袋從垃圾桶彈起,並曾說「依家仲取消徒步巡邏,唔使行咇,將當值於暴露喺空氣嘅機會,減到近乎零呀」。

法官:《頭條》諷刺形式呈現 亦是個人意見節目

申請方爭議,通訊局錯誤地將《頭條新聞》介定為個人意見節目,認為它只是一個諷刺節目,除了形式不是如一般個人意見節目般,以座談形式,由主持或嘉賓發表他們的個人意見,內容上也一直是旨在娛樂觀眾,同時引起觀眾的思考及批判參與,故此《廣播條例》中的《電視通用業務守則 - 節目標準》(下稱《守則》)有關監管個人意見節目部分,並不適用於《頭條新聞》。

法官周家明在判詞中指,《頭條新聞》確實以諷刺的方式呈現,目的是為了反映社會不滿,同時提供渠道發洩社會怒憤,及對這些不滿開玩笑、批評等,形式上確不像一般個人意見節目,但節目有諷刺性質,不代表就能區分它是否為個人意見節目,而是要看內容。法官同意通訊局一方指,《頭條新聞》是一個將製作人員或主持的意見帶出來的節目,就算運用上諷刺及誇張手法,他們也是明顯地表達自己在社會、政府或時事上的意見。

此外,法官指《頭條新聞》由 2001 年 12 月至 2020 年 4 月間,近乎每集都有在片頭中標示屬個人意見節目,雖然節目分類應視乎內容而非標示,但製作節目人員確也應熟知個人意見節目的定義,如認為此分類不妥,當初就不會標明為個人意見節目。因此,法官認為通訊局將《頭條新聞》介定為個人意見節目無誤,換言之節目應受《守則》相關條文規管。

法官:「忠勇毅」造型似單純針對警員社會地位 有否辱警則不干預通訊局看法

法官再就通訊局裁定違反的《守則》條文遂項分析。就《守則》第 3 章第 2(b)條方面,即所有節目不得涉令任何人基於「社會地位」等原因,而遭人憎恨、畏懼、受污蔑或侮辱的內容,法官認為警察作為一個職業,應將之視為「社會地位」的一種,並不同意申請方指,如將通訊局將警員理解為其中一種社會地位,便會令有違公職人員亦會受到自由、無制肘批評此在憲法中根深蒂固的原則。

法官認為,就算《頭條新聞》是以諷刺形式製作,公職人員可受批評及容忍誇張、有偏見及不公的質疑,也不等於諷刺公職人員的本質,必定是鼓勵別人憎恨、污衊和侮辱他們;即使申請方反指「驚方訊息」內王喜身穿警隊制服於垃圾桶彈出的設計,是用以表達公眾對警方執勤時的不滿,法庭亦不覺得此造型設計與市民不滿警隊專業有何關係,反而看來較像是單純地針對警方的社會地位。

至於王喜的造型,確否有基於警員的社會地位去污衊和侮辱他們,法官就認為視乎通訊局的看法,在法庭而言不認為通訊局的裁決有不合理,或法律上有錯誤之處。

法官:通訊局漏考慮港台曾邀警方訪問回應

有關《守則》第 9 章第 17 條(d),即個人意見節目中,任何個人意見不應以虛假證據為依據,及有需要盡量讓多方面意見得以表達,法官提及,通訊局當時裁決時有同意港台指,往後集數有提及警方在對抗疫情的貢獻,以及港台曾度邀請警方出席訪問,以給予公平解釋的機會,只是警方婉拒。

法官認為,雖然提及警方對疫情的貢獻,難與包括警方回應相提並論,但港台曾邀警方到《頭條新聞》解釋一點,也獲視作有盡量讓多方面意見得以表達,只是警方將之拒絕;通訊局作裁決時是沒有將此點考慮在內。因此法官裁定,通訊局裁港台違反此條文是不合理,不能成立。

法官:通訊局有舉證責任 警方亦應會配合提供資訊證資料真確與否

在《守則》第 9 章第 17 (b)條,即必須尊重事實,個人意見不應以虛假證據為依據方面,法官認為通訊局就涉案兩個環節裁定有違此條文,是「原則上錯誤」,因通訊局在裁決時,是直接指港台沒能證明節目中的意見是「基於真實證據」,此做法是誤解了條文意思,就算港台的證據不足以支持相關意見,也不能直接說該些證據屬虛假。法官續指,投訴人及通訊局均對投訴有舉證責任,不同意通訊局一方指,對於是否證據或資料是否虛假,將舉證責任放在通訊局是不公平及行不通。

法官在分析有關確保資料準確無誤的第 9 章第 1 (a)條時指,通訊局在有需要及適當時,可要求投訴人提供證據支持,而本案中投訴人是警方,「沒理由相信警方會沒準備或不願意去協助通訊局,去提出相關證據以證明該些環節於事實上不準確」;又指限制言論自由本已是嚴重的事,要求通訊局妥當地探討有關節目資料不準確的投訴,是合理不過。

法官認為,就着「無品芝麻官」,通訊局在警隊是否有過量口罩存貨一事,從沒核實是否在事實上有誤,故通訊局指該環節沒確保資訊準確的裁決不可能成立。

不過有關「驚方訊息」,法官指單憑傳媒報道就可知道,警方僅暫停在油尖警區徒步巡邏一般時間,原因亦只是人手短缺,港台也沒指警方是在廣泛地區有此安排,不過港台有否確保資訊準確並非本案着眼點,法庭亦不見通訊局的裁決有不合理情況,故此不會干預。

法官:《頭條》為節目 兩工會非代表節目製作人 限制「個人」言論自由難成立

另外,申請方認為,雖然《頭條新聞》隸屬於政府,但同時作為公營廣播機構,必然享有《基本法》及《人權法》規定的言論自由,認為通訊局的裁決不合比例地限制及干預傳媒。惟法官指出,《頭條新聞》作為一個電視節目,並不具法人資格,不可享有任何法律上的權利;兩個申請方工會亦沒指是代表有關節目製作人員,難說如何限制了相關「個人」自由,而且《守則》適用於所有持牌廣播機構,理應在制定時考慮有關權利及自由。

法官:不會重發通訊局考慮

總括而言,法庭裁定涉案一集的《頭條新聞》中,兩個環節均沒違反《守則》第 9 章第 17 (b)及(d)條,即個人意見節目須尊重事實及讓多方面意見表達的規定。不過就《守則》第 9 章第 1(a)條,確保節目資料準確的規定方面,法庭雖推翻「無品芝麻官」違此條文的裁決,但就維持「驚方訊息」有違反。法官亦維持,「驚方訊息」違反《守則》第 3 章第 2(b)條的裁決,指節目不應導致任何人遭憎恨畏懼或受污蔑侮辱。

法官另指不會將上述部分發還給通訊局重新考慮,因《頭條新聞》已停播亦不見得會短期內重啟,發還考慮沒有用或實際作用;但通訊局若想再考慮,就是局方的事。

案件編號:HCAL1685/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