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運輸工毀社民連道具罪成還押 官:勢必判監 辯方:情況混亂犯案「可理解」

2021/1/22 — 17:41

2020 年 12 月 30 日,被告孫國榮出庭應訊

2020 年 12 月 30 日,被告孫國榮出庭應訊

社民連前年國慶日發起遊行,數名政見不同人士疑衝破警方防線,搶奪道具棺材及以雨傘破壞,事後兩名男子被捕,其中一名六旬運輸工否認刑事毁壞罪受審,今( 22 日)於東區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辯方求情指,因現場人數眾多、情況混亂,故「可以理解」棺材被毀,要求法庭輕判感化令,惟裁判官林希維不解箇中的因果關係,指共同犯罪雖罪責一樣,但刑罰不盡相同,明言不會考慮判處非監禁式刑罰,被告還押至下月判刑。

三證人均指出被告用雨傘戳棺材 

裁判官裁決時表示,社民連成員趙志琛肯定地向法庭指出被告孫國榮( 65 歲,運輸工)曾以雨傘戳向道具,同時大方承認自己在混亂間倒地,故不確定雨傘曾否接觸棺材。裁判官認為其證供持平、合乎常理,沒有半點誇大,故接納他的證供。

廣告

裁決官續指,林警員及陳警長同樣指出被告手持的雨傘不止一次接觸棺材。雖然辯方曾質疑兩警描述雨傘的動向不相同,林警員稱雨傘是前後擺動,陳警長則指是上下擺動,但裁判官認為,事出突然,情況相當混亂,加上兩警所身處的位置不同,觀察到的細節自然不一樣,故不存在不合理之處,亦不影響兩警證供的可信性。裁判官強調,重點在於兩警均肯定雨傘曾接觸棺材,信納 3 名控方證人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辯方一度指出,涉案棺材未被撿取作證物,有違一般做法。不過,裁判官認為趙志琛已作出合理解釋,他稱當時社民連成員拾起破爛的棺材部分繼續遊行,故沒有即時撿取。辯方又指,已撐開的雨傘較合上的雨傘更難作出破壞,惟裁判官指,張開的雨傘不但對製造混亂更加有利,更可以掩飾破壞者的身份,沒有違反常理。

廣告

官認為被告自辯說法不可信、不合理

被告自辯時聲稱,當日打算前往灣仔金紫荊廣場觀看升旗禮,途中被遊行隊伍跌倒,最終無辜捲入案件。裁判官認為,被告的說法既不可信,又不合理,因在盤問下,被告承認根本不知道典禮何時開始,亦沒有解釋為何沒有沿較近的港鐵灣仔站出發,反而在軒尼詩道出現。

控方指出,當日升旗禮不設公眾觀看區,被告不可能前往觀看。此時,被告顯得支吾以對,牽強地表示「無(公眾觀看區)唔代表唔去得」。被告又聲稱,當時與棺材只有一米距離,卻指沒有看見附近發生爭執。裁判官相信,被告明顯想置身事外,將棺材被損壞一事描繪成與他無關。

裁判官裁定事件經過如下:當日早上約 7 時許,社民連成員抬棺準備前往萬麗酒店之際,有 4 名男子突然衝出,徒手及以雨傘搗亂,眾人互有推撞,以致棺材在混亂間跌在地上。該 4 名男子屬共同犯罪(Joint Enterprise),各自擔當不同角色,共同目的是為了損壞棺材。

辯方:多人聚集造成混亂 「令到啲嘢損毀係可以理解」

辯方求情時透露,被告有 16 個非同類案底,最後一次犯案是 2019 年。被告小六畢業,現時任職運輸工,日薪為 600 至 700 元,亦有持續領取每月 3000 元的高齡津貼。辯方稱,被毀的棺材只值 300 元,價值不高,而當日大批人士在案發地點聚集,造成混亂,「令到啲嘢損毀係可以理解」,望法庭可先索取感化報告始量刑。

不過,裁判官明言「一定唔會啦呢個」,傾向判處即時監禁,不會考慮任何非監禁式刑罰,並要求辯方解釋,當日人數眾多如何推論至棺材被毀的結果。惟辯方只是將原本的說法覆述一次,並稱本案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被告屬共同犯罪。裁判官聞言即反駁,「但我Rule(裁定)咗啦喎!」

官:不考慮判感化 共同犯罪罪責一樣 不代表判刑相同

辯方指,既然裁判官已在這方面作裁決,不會再繼續爭辯,但望法庭考慮到同案的首被告被判感化,認為共同犯罪的罪責理應相同,判刑亦「唔應該相差太遠」。然而,裁判官指出首被告沒有案底,他坦白認罪,亦沒有證據顯示他使用任何工具作破壞。裁判官認同共同犯罪的罪責一樣,但不等於判刑亦會相同,並舉例指持槍闖入珠寶店的劫匪,與只接載劫匪離開的司機,「當然揸槍嗰個重啲」。

案件押後至下月 4 日判刑,屆時會處理賠償事宜,其間被告還押,以索取背景報告。

被告孫國榮被控於 2019 年 10 月 1 日‬,在‪灣仔軒尼詩道 130 ‬號外,與其他不知名人士無合法辯解而損壞屬於社會民主連線的一個黑色棺材道具,意圖損壞該財產,或罔顧該財產是否會被損壞;同案被告鄧惠忠( 32 歲,實驗室技術員)早前認罪,被判 18 個月感化令。

案件編號:ESCC363/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