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賢被咬傷案】還押消瘦 50 磅 趙憶述受襲一刻:啪啦一聲,永世記得呢下聲音

2019 年 11 月 3 日,有網民發起於太古城中心組人鏈表達訴求,中年無業漢涉於太古城中心外持刀刺傷一對夫婦,及咬傷時任區議員趙家賢左耳案今續審。控方傳召被咬甩部分左耳、現正因初選案而遭還押的趙家賢作供,趙憶述被告與在場人士爭執期間情緒激動,突然將趙的頭部「好似保齡球咁」拉近被告身邊,再將趙的左耳拉近口邊「咬咗落嚟」,趙形容當時聽到「啪啦一聲,咬完扯甩」,指他「永世都會記得呢下聲音。」約兩三秒後,趙感到劇痛,並看到被告將咬掉的左耳吐到地上,被告更一度嘗試將趙的右耳拉近其口邊,隨即遭在場人士制止。

控方今傳召當日被咬傷耳朵、現正因初選案而遭還押候訊的趙家賢作供,趙明顯消瘦,受傷的左耳則戴上人工造耳,趙作供期間,有三名懲教人員與坐於趙身後兩旁及不遠處戒備。趙其後透露,他今年約 3 月被捕時約體重約 210 多磅,現時則約75 公斤,即約 165 磅。

趙:作為溫和民主派  亦遭市民質問「挑機」

趙家賢供稱他案發時為太古城西區議員,並具備認可調解員資格,案發當日他原於家中處理選舉宣傳事宜,期間助手致電他指太古城中心發生糾紛,他遂趕往調解,並於傍晚約 6 時半到達現場,看見有市民與商場保安爭執,部分市民對保安的質問頗尖銳,有如向保安「挑機」,趙則嘗試解釋雙方的難處及調停。

他又稱自己作為「溫和民主派」,亦遭部分市民質問及「挑機」,其後商場廣播表示將關閉,市民開始離開,他則聽到有人表示「要人,要記者」,他遂跑出商場,看見有一名長髮女子流血倒地,另一名男子則「成身都係血」,並聽到右邊傳來衝突聲,看見約3至8名市民與被告口角及對峙,期間有市民告知趙被告傷人,他上前詢問被告:「你做咩打人?」,被告以帶鄉音的廣東話表示:「我唔係打人,我係打狗」,並曾向趙指「我認得你,你係議員呀嘛」。

趙家賢(資料圖片)

趙:自己左耳遭被告吐到地上

趙續指,被告未幾突然情緒激動,大力用右腳踩向他左邊一名已跪在地上的女子,令對方「好似不倒翁咁跌落去」。趙見狀要求保安將被告推到牆邊,期間被告曾發言,但趙記不起內容,只記得被告言論與在場市民的政見對立。趙又指,被告情緒再次激動,嘗試繞過他身邊,「想衝過去打市民」,趙則用身體阻止被告,即「個身攤開,兩手微微向外張開下垂」,並左右移動。

惟被告突然將趙的頭部「好似保齡球咁」拉近被告身邊,再將趙的左耳拉近口邊「咬咗落嚟」,趙形容當時聽到「啪啦一聲,咬完扯甩」,並指他「永世都會記得呢下聲音。」約兩三秒後,趙感到劇痛,看到被告將咬掉的左耳吐到地上,更一度嘗試將趙的右耳拉近口邊,隨即遭在場人士制止,並分開兩人。趙又指,遇襲期間他曾嘗試推開被告,但並不成功,因被告身形比較「大隻」,又高於身高約 174 厘米的趙。趙又表示被告當時體溫較高,及「有一陣味」,但不能確定是否酒精味。

趙憶述他被咬後,曾大叫「啊,我隻左耳」,其後有義務急救員將趙被要咬掉的左耳放入袋中交給他,趙又指自己曾近乎休克,有義務急救員掌摑他數下並不斷和他說話,嘗試令他保持清醒,他其後恢復意識,發現消防處的急救員正幫他包紮。

11月4日 太古城中心

庭上播遇襲新聞片 法官問趙「你 OK 嗎?」

趙表示他送院後,醫生曾為他的左耳進行接駁手術,縫了 50 針,但約一星期後因血管未能傳送營養,接駁部分壞死,須拆掉壞死部分,並縫了 37 針將傷口縫合。趙今於庭上作供時,左耳帶上人工造耳,但他表示他已不能再戴掛耳式口罩,須改為掛頭式口罩。

控方又於庭上播放《蘋果日報》拍攝到趙遭咬耳的片段,播放完畢後,法官張慧玲隨即問趙「你 OK 嗎?」,趙則點頭數下,並作出 OK 手勢。

辯方則指,趙聲稱他看見被告踩一名女子的頭部,是他的推測甚至是想像,趙不同意,並指「神賦予我嘅眼睛係正常運作,我當日係親眼睇到件事發生」。

趙家賢:情緒一度失控 連番質問「點解」

趙其後於控方覆問下表示,他案發當日被送院後情緒一度失控及「爆喊」,需醫生安撫,住院三星期後情緒才平復。期間腦海中充滿疑問,包括他當日只是想調停事件,以為對方最多可能會拳打他數下,不料竟遭咬掉耳朵,並連番質問「點解?我係想幫手平靜事件,做個調解角色;點解會咁暴力受襲?點解個社會變成咁樣?」。趙完成作供,案件明天繼續。

被告陳真(案發時48 歲,報稱無業),被控三項有意圖而傷人罪及一項普通襲擊罪,涉於 2019 年 11 月 3 日,於太古城中心外,意圖使溫浩淪、梁碧琪及趙家賢身體受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惡意傷害三人,陳又被指於同日同地,襲擊梁瑩瑩。

案件編號:HCCC204/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