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被控煽惑參與六四集會 鄒:是港人「煽惑」我按良知行事 如因此受刑無怨無悔

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指於今年六四,在網上宣傳及呼籲他人參與六四集會,她早前否認一項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案件今( 25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鄒早前被裁定表證成立,今出庭自辯。鄒陳詞指,「話我兩篇文煽惑大家,既係抬舉我,亦係睇低香港人」,又在供詞最後表示,若法庭一定要用煽動或煽惑等字眼,「倒不如話香港人煽惑我要按良知行事,如果要因此受刑嘅話,我亦無怨無悔。」(全文記錄

案件今午由控方盤問鄒幸彤,案件押後至 12 月 2 日作結案陳詞。(另見報道)

甫開座,裁判官陳慧敏表示已收妥辯方陳詞文件,預計鄒今明作供完畢後,雙方可於周五遞交陳詞。惟控方指由於辯方文件涉及多個外國案例,需約一個月掌握及處理,「全面啲,唔好斷章取義」。鄒指每宗案例均在朋友探望她時向朋友提出,由不同朋友準備,「冇中央資料庫」,手上只有不完整的案例,但可讓法庭影印給予控方準備。

鄒:控罪反映政權一步步消滅六四記憶

正被還押的鄒幸彤沒有律師代表,手持一大疊文件步入法庭,自行抗辯。她陳詞期間詳列六四的悼念歷史,背景資料,屢遭裁判官質疑與本案無關。鄒強調其歷史與禁止集會,及檢控是否涉政治目的相關。鄒先提及個人背景,指自己所涉的「法律麻煩」,包括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及未有按通知提交資料等,都與支聯會、六四有關。而這些控罪疊加起來,反映政權正一步步打壓、消滅六四記憶。

她指, 32 年來「六四維園見」是無數香港人最重要的約定之一,「香港人良知嘅象徵」。

鄒續舉出多個例子,提及在中國有人為六四死難學生掃墓,舉辦六四祈禱會等,全部均「被拉被鎖」。由於政權的種種打壓,六四事件在深圳河對面就是「反革命暴亂」,軍隊入城是平暴,不是屠殺,甚至澳門的終審法庭都可完全接受中共的定性,說這場運動是「反革命暴亂」。而黑白顛倒的事情沒有發生在香港,很大程度是因有維園的燭光。

官:自由非絕對 關鍵在於有否煽惑他人

裁判官一度打斷指其陳詞內容與本案無關。鄒幸彤強調,內容與背後打壓六四的相稱性,限制人權的背後是否涉及不當目的相關。檢控對言論及集會自由有限制,而當人權受限時,需要有合理目的。若不聆聽背景資料便不會了解其背後目的,她強調本案並無合理目的,而涉及政治目的。

控方指,警方禁止集會決定的合法性並非控罪元素,應由司法覆核程序處理,而非刑事審訊法庭。鄒解釋,若在違憲的情況下檢控,便不可能定罪,應優先於控罪元素。鄒認為禁止令是否合法合憲,與為何撰寫兩篇文章相關。裁判官則指,自由並非絕對;並重申,本案的關鍵在於被告有否煽惑他人。

鄒舉多個事例 望證明存在政治目的

鄒續提及在 8 月底,當局動用《國安法》 43 條,「老屈」支聯會為外國代理人,索取大量資料。支聯會常委全部被檢控、還押,連支聯會亦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此外,另有針對成個反對派、公民社會的掃蕩,大批民主派領袖被捕入獄等,「依家連跑長跑都唔可以著香港加油 T 恤。」

控方此時打斷發言,質疑相關資料於被告被捕後發生,與案無關。鄒解釋,由於涉及政治目的,不會再檢控她後停止,希望以此證明存在政治目的。而任何政權均不會公開表明有政治目的,需要綜觀而考慮是否涉及系統性的行動。

鄒:呼籲沒有指定地點的行動 如何煽惑集結

她重申,警方今年禁止集會後,支聯會已公開宣布不會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她其後寫文章、受訪,都只是呼籲公眾克服恐懼、透過個人行動繼續悼念六四。鄒質疑,一個沒有指定地點的行動呼籲,如何煽惑未經批准集結,指「不如直接承認,要禁止的,就是六四的悼念本身」。

鄒:是港人「煽惑」我按良知行事

鄒幸彤強調,驅使香港人 32 年來悼念六四,不是任何人煽惑,而是每個人的良知,「話我兩篇文煽惑大家,既係抬舉我,亦係睇低香港人。」即使維園被封禁,但在西貢、屯門及旺角均有人點起燭光,並不需要有人召集。「呢個係香港人嘅『如水』,香港人嘅堅持」。

她又提到「 89 年的時候我都係得 4 歲,好多人疑惑點解要咁執著依件事」。她續指,是過去三十多年,「普普通通而善良嘅香港人,教識我咩係擇善固執」。「我只係傳承、發出普通香港人嘅聲音」,「不讓當權者壟斷所有真相同意見。」若法庭一定要用煽動或煽惑等字眼,「倒不如話香港人煽惑我要按良知行事,如果要因此受刑嘅話,我亦無怨無悔。」

鄒幸彤完成自辯後,旁聽席掌聲雷動,有人高呼:「六四無罪!香港加油!」

36 歲被告鄒幸彤被控一項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指她於 2021 年 5 月 29 日至 6 月 4 日期間,非法煽惑身份不詳人士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結。鄒 9 月初另被起訴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及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還押至今。

案件編號:WKCC2595/2021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