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兒子被控 父母出庭作證的抉擇(之一)

2021/2/3 — 21:33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文:張麗珊】

他為兒子出庭作證,官司輸了;她因為兒子的官司敗訴,傷痛自己沒成為辯方證人。兩宗案件,一個父親,一個母親,他們的兒子剛巧遇上同一位裁判官,分別被判入勞教中心及更生中心。

先說那位父親,他的兒子面對兩項控罪 — 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及管有物品意圖摧毀財產。17 歲讀中五的男生,前年在西灣河發生堵路現場附近遭警方截查,在其身上及背囊檢獲一包膠索帶、四支士巴拿、一支打火式火槍、一把鉗及一個打火機,他自辯稱當日參與和平示威,只是旁觀示威者拆欄杆,後來在現場執到上述物品。父親後來為兒子站上證人台,供稱其家中有收藏大批工具,但均為他的興趣而來。

廣告

從取用工具到問出家規來

父親宣誓過後,辯方律師先向他展示九張即影即有相片,為男生父親拍下,都是家中存放的工具,大大小小、新的舊的,士巴拿、螺絲批、鉗、六角匙、火槍、鐵筆、平水尺、鎅刀、玻璃膠、油漆……應有盡有,男生父親供稱共儲了二十箱,亦提供了部分工具的來源。接着到主控盤問,問得像翻箱倒籠,包括工具在家中擺放的位置、兒子曾拿過哪些來使用、以往有否在街頭執工具返家等等,連環的提問,逐步把證供牽引到家規 — 兒子是否可隨意拿取工具?

廣告

說到家規,有三令五申的家長式命令,有心照不宣的共識,無論那一種,被搬上法庭後就變成鐵證,再經啄磨細問,更可能被推演至只有同意與不同意的邏輯。不過,在家庭環境定下的規則,是否永遠的硬繃繃?男生父親被主控盤問的這一幕,或許是大部分家庭的寫照。

控:主控、父:男生父親

控:攞工具使唔使你同意?
父:最好啦!
控:攞士巴拿使唔使你同意?
父:大工具唔俾佢攞,講出原因先至俾佢用。
控:你唔俾,定係要問過?
父:要問過先得。
控:呢個規矩,你清楚已教過?
父:無清楚教,佢(兒子)知道攞過、摷亂咗,爸爸就搵唔返,即係搞亂咗就好難搵,所以用之前要話俾爸爸聽。
控:兩父子之間係咪知道何謂小型及大型的工具?
父:常用嘅就係小型工具,收到好埋、難搵嘅就係大型。
控:阿仔點知邊啲係大型或小型?
父:不如咁講,有常用或不常用工具。
控:唔好!你要答有無明確溝通何謂小型及大型工具。
父:無。
控:相片 3 展示的工具 — 鎅刀,係大型還是小型工具?
父:收得密攞唔到。
控:收得密的不可以用,收得唔密嘅可以用?
父:係。
控:索帶擺得出定入?
父:唔出唔入。(旁聽席公眾暗笑)
控:阿仔係咪可以攞嚟用?
父:無所謂用唔用得。

穿上證物褲示範袋火槍 批准法官欄內除褲

整段盤問過程背後,除了把家規搬上法庭,亦考驗父子的默契。在父親作供之前,兒子出庭自辯,被問到每件涉案證物 — 士巴拿、火槍、打火機、索帶,在現場執起後放在哪裏?為何要執?以前是否用過或見過?向控方逐一詳細交待後,到辯方律師覆問。

辯方問男生「為何說到火槍放褲袋時要強調條褲有四個袋?」,男生回答因那條褲近大腿外側位置有兩個袋,當辯方準備續問時,裁判官突然打斷,建議「不如 demonstrate(示範)」,着男生不用更換褲子,只需把被檢取作證物的褲子穿套上面便可,男生按指示而行,並在證人台上示範將火槍放入證物褲的左側口袋,回答完辯方的幾條問題後,男生很快便問可否把證物褲除下。律師遂要求休庭,裁判官卻說可讓男生走入法官欄內,在一旁關上欄門便可免尷尬。

男生再按指示脫下證物褲後,返回證人欄,裁官再補充問了幾條問題,先問「以往去 BBQ 到士多租用火槍要幾多錢?」男生毫不猶豫答:「唔計按金,約十幾廿蚊。」裁判官再問「知否買火槍要幾多錢?」男生說不知道,裁判官說:「若告知你大概十五元,你有咩講法?」男生直率回應:「無咩講法。」裁判官又問,「可知道買一個打火機要幾多錢?」男生答:「幾蚊都有啩。」裁判官求證,「少於十蚊對嗎?」男生答「是」,作供完畢。(註:記者後來在法院附近的家品店看見有類似的火槍售賣,價格剛巧十五元正。)

這場給父子的考驗,到案件裁決時更是嚴厲。裁判官直指男生與其父的作供存在矛盾,父親供詞模糊不清、模棱兩可,判詞亦引用了上述父親被盤問的情節作例,裁判官指,兒子使用小型、常用、易攞的工具時不必問准父親,大型、不常用、難攞的則要問,但士巴拿、火槍、鉗和索帶不是大型工具,兒子毋須問准便可拿取,或他可以不遵守家中的潛規則,加上男生仍然在學,沒有多餘資金,故最輕易快捷的方法就是在家中拿取工具。裁判官因此認為,在男生身上搜到的工具,不是在現場拾取的,而是他帶到現場,涉案物品亦可作拆鐵欄及縱火之用,故裁定男生罪成。

 

旁聽反送中故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