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國安法案】控方擬傳警證人 指唐英傑留院時接觸外界 辯方質疑:指控被告律師涉不當行為?

國安法首宗案件、被告唐英傑被指駕駛插有「光時」旗幟電單車撞向三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等三罪,今( 7日) 於高院續審。控方今早一度質疑被告錢包內,涉藏有「光時」卡片,惟控辯雙方當庭檢視後並無發現。控方下午表示擬傳召多一名警證人,以指出指被告留院期間曾與外界有所接觸。辯方則質疑,控方是否有意指控辯方律師涉不當行為,即指控有律師曾取走該卡片。

控方下午傳召先為被告搜身的警員蘇兆榮作供,蘇指他於被告身上搜出防毒面具及急救物品例如生理鹽水,急救包等,他其後與同袍押送被告往醫院求醫。

辯方:不會指控警方或懲教曾干擾被告銀包

控方又播放涉案片段,顯示被告遭搜身的片段,包括蘇曾於被告銀包中取出物品,並向他展示。惟蘇表示他現已不記得他當時這樣做的原因。

控方則問蘇,他是否記得被告曾提及「光時」字眼,蘇表示並不記得,但確認他與被告對話後,於被告銀包內找到其身分證。

而就涉案片段中,被告曾一度提及光時字眼,惟內容並不清晰,控辯雙方經多次聆聽相關片段後,認為相關內容大致為:「你揭開前邊個一塊,唔係,唔係,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下邊...係,無錯,呢度」。

辯方則質疑上述證供的與案件的相關性。代表控方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則表示,被告銀包內似乎有一張寫有「光時」的卡片,其後不翼而飛,而警方搜查完畢後已將該銀包歸還被告,故控方希望建立案情指被告留院治療的 6 日期間,直至該銀包於7月 6 日被密封,並沒有任何警員或懲教署人員干擾過該銀包。辯方其後確認,並不會作出相關指控。

周天行又表示,有意再傳召多一名並非於證人列表上的證人,即警員 11224,以指出被告留院期間曾與外界有所接觸。法官彭寶琴則一度提出,控辯雙方可否以同意事實方式處理相關內容,即同意被告銀包中,有一張似乎寫有「光時」卡片,以及警方搜查後將銀包歸還被告。辯方則表示,僅能同意後者,並補充須列明被告留院期間並沒有接觸其銀包,因其雙手銬有手銬。

控方隨即申請傳召相關警員,惟法官杜麗冰質疑指,該警員事先並沒有錄取書面口供,但辯方有權得知其證供內容以作盤問。法官彭寶琴則問及,辯方是否可確認部分事宜,即被告留院期間有否訪客?被告於病房與律師會面時,是否有警員身處病房?辯方則指,警方曾於被告及其律師代表在場下,於被告銀包取出其駕駛執照。

辯方:控方似指控被告律師不當不誠實行為

辯方又指,似乎控方想指控被告律師代表或涉及不誠實或不當行為,例如指控有律師拿走相關卡片等,並申請押後案件至明早再訊,以便雙方作出釐清。法官彭寶琴則表示,現階段並無任何辯方律師涉不當行為的指控。

周天行則強調,他傳召證人就目的是銀包內卡片事宜作供,是希望指出被告對卡片上的「光時」字眼有所認識並保留該卡片,及可以此強化控方案情,指出被告案發的犯罪意圖。案件明天繼續。

案件編號:HCCC280/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