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釋上訴案押後裁決 黎智英續還押 答辯方:國安法條文應解讀為可獲保釋

2021/2/1 — 19:38

被控違反國安法、現正還押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能否申請保釋暫時離開監獄,將取決於律政司一方提出、有關《港區國安法》42(2)條正確解讀的終審上訴,終院五名國安法指定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張舉能、兩名常任法官李義及霍兆剛、兩名香港非常任法官陳兆愷及司徒敬,今聽罷雙方陳詞後,押後裁決,期間黎智英繼續還押。

答辯人黎智英一方則陳詞指,《港區國安法》第 42(2)條的預設立場應為「可獲保釋...除非」,且舉證責任應在控方。非常任法官司徒敬其後再度質疑第 42(2)條實際上屬「不得保釋」條文,稱「唯一解決方法是不批准保釋(Well, the solution is never to grant bail)。」律政司不同意說法,並指於性質較輕微的國安法罪行中,即國安法第 33 條提及,包括自動投案或揭發他人犯案的被告,有可能獲得保釋,但要視乎別個案情。

答辯方:嚴苛保釋條件可消除再犯風險

廣告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黃繼明則陳詞指,本案的唯一關鍵,實際上在於法官考慮保釋時,可否考慮保釋條件,如是則應駁回律政司一方的上訴。黃又認為解讀 42(2)條文的起點,應是假設該條文為「可獲保釋...除非」,而非「不得保釋...除非」條文,故 42(2)條的預設立場應為「可獲保釋」,且證明被告或會繼續作出危害國安行為的舉證責任應在於控方,並指相關條文就舉證責任應屬何方的立場並不清晰。

非常任法官陳兆愷則質疑指,如果控方就國安法被告保釋事宜採取中立立場, 或表明不反對保釋,於此情況下,控方是否仍有舉證責任?黃繼明回應指舉證責任仍在控方,但強調法庭亦非橡皮圖章,而是會考慮所有相關因素。

廣告

黃繼明又指法官於考慮保釋時,可考慮保釋條件,並指保釋條件有助減低再犯風險,並引述英國有關被指為恐怖份子的被告,曾提供極端保釋條件以消除再犯風險,包括近乎斷絕所有與外界的通訊,以消除再犯風險,惟即使保釋條件嚴厲至此,以律政司一方的立場,法官仍不能考慮相關保釋條件,並質疑指「如被告願意提供如此嚴厲的保釋條件,控方不是應該更樂於接受嗎?」

黃繼明續指,李運騰法官於批准黎智英保釋時,原則上並沒有出錯,雖然他於唐英傑一案的判詞中,曾評論指兩條條文似乎實質上分別不大,但這並不代表他於考慮黎智英的保釋時出錯,並認為李運騰法官當時正確地對國安法第 42(2)條作出考慮,其後才考慮黎所提出的保釋條件,從而達至有「充足理由」的門檻。

律政司其後回應指,被告所提出度身打造的保釋條件,只是出於利己目的,部分保釋條件不切實際,並舉例指黎智英在高等法院申請保釋時,提出在家中安裝閉路電視的條件,稱除了會衍生被告及其家人的私隱問題外,在設置攝錄機問題上亦不可行,強調警方不可能 24 小時監視黎,也不能期望警方能檢視所有閉路電視片段。

律政司:考慮保釋條件或損害國安

律政司回應黃繼明的陳詞時表示,如果被告能為自己度身訂造保釋條件,將損害預防國家安全;隨即被張舉能指「你已經說過好多次(You have said that many times)。」律政司續指,法官在決定是否批出保釋時應考慮客觀條件,以及若保釋條件是考慮因素之一,被告能否滿足他提出的保釋條件;而律政司指出情況未能達至「充足理由」的門檻,張舉能則指這應是由法官判斷的事項。

法官又質疑是否無論保釋條件屬甚麼性質、有多嚴厲,在第 42 條(2)下都不能批出保釋;律政司同意,並重申法官需按照兩階段方式(two stage approach)考慮保釋,並考慮能否減低被告危害國家安全的風險。

案件編號:FACC1/202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