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智英保釋案】認了吧,終審法院

2021/2/9 — 20:08

2021 年 2 月 9 日,黎智英遭押送至終審法院

2021 年 2 月 9 日,黎智英遭押送至終審法院

【文:一名港大法律系學生】

一、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國安法》寫得再毒,法庭仍有一定空間偷雞走盞,問題只係你做定唔做。

二、雖然高等法院原訟庭(CFI)平時也備受批評,但事實證明,CFI 李運騰同周家明係有盡力地以最 liberal 的方式解讀《國安法》,偷雞偷到盡,點會估到一嘢俾你張舉能收皮

廣告

三、簡言之,對於《國安法》的「除非有理由相信被告不再危害國家,否則不准保釋」之條文,李周二人將這個 double negative 理解為負負得正,因此等於「有理由顯示被告會危害國家的話,我才會拒絕保釋」[1]。這個理解亦符合傳統保釋制度、即《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 9G 條的內容,保留了 presumption in favour of bail 的精神,捍衛了無罪假定這個大原則。李運騰後來在這個前提下,批准了黎智英的保釋。[2]

四、今天終院(CFA)洋洋灑灑寫了幾千字,係咁話香港法院無權審核全國性法律是否違憲,又一定要整體地審視《國安法》云云,所以必須將《國安法》保釋條文理解為一個「要求嚴格得多」的門檻」 [3],同時亦毫不忌諱地承認《國安法》已經移除了傳統的 presumption in favour of bail 保障。

廣告

五、攞呢啲術語出嚟嚇人,好似好勁咁,其實咪又係掩飾自己的價值判斷。

六、人哋 CFI 同樣無審核過法例是否違憲,亦都有整體地審視成條法例,結果都可以得出非常 liberal 的詮釋,根本手上的工具就大家都一樣,只係 CFI 有心有膽,而你 CFA 冇。

七、舉例說,CFI 巧妙地不斷強調《國安法》第 4、5 條對人權及無罪假定的保障,以及《基本法》和普通法給予被告的保護等,以此解釋為何保釋條文必須宜鬆不宜緊  [5]。撇除政見,純學術討論,其實 CFI 咁樣講都真係有道理,絕對係講得通的。啊,但你又點會估到 CFA 咁得意,就咁引述完就算數,然後死都話保釋一定要緊啲。

八、我希望 CFA 日後可以坦白啲面對自己,認咗佢啦。

 

[1] 唐英傑案 [2020] HKCFI 2133,見第 37 段
[2] 黎智英案 [2020] HKCFI 3161
[3] 黎智英案 [2021] HKCFA 3,見第 53(b) 段
[4] 同上,見第 67 段
[5] 唐英傑案 [2020] HKCFI 2133,見第 38-45 段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