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0.27 旺角】 62 歲司機被指欲掟磚遭控企圖襲警 辯方稱警杜撰被告口供 官裁可呈堂

2021/1/5 — 19:48

2019 年 10 月 27 日,尖沙咀的「追究警暴、連繫穆斯林、守護公眾、與記者同行」集會演變成九龍區多處警民衝突。62 歲貨車司機被指當晚於亞皆老街撿起磚頭欲掟向警長「X」,遭控企圖襲警,今(5日)在九龍城法院審理。

辯方指被告居於附近,只是到場圍觀。當晚曾被胡椒球槍擊中腳部,於案發地點彎腰搔癢時,警員誤以為他撿起磚頭,迅即將他制服。被告的警誡口供有招認指自己拾起並舉高磚頭,但未向警員掟出已被制服。辯方反對呈堂,指該口供是警員嚴凱華自行杜撰,被告從未提供答案,只是按指示簽署。而被告只有小三學歷,只認識簡單字詞,根本不能理解口供謄本的內容。裁判官鄭念慈聽取雙方證供後,裁定口供屬被告自願作出。雙方舉證完畢,結案陳詞押後至 1 月 15 日早上進行,被告人以原有條件擔保。

男被告曾偉光(62 歲,貨車司機),被控一項「企圖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指他於 2019 年 10 月 27 日,於旺角亞皆老街新之城外,企圖襲擊正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長 「X」。

廣告

警:被告 10 米外意圖掟磚   開 5 發胡椒球槍   

控方第一證人、事主警長「X」早前獲時任署理主任裁判官嚴舜儀頒下匿名令,今在屏風後作供。他於案發當晚為機動部隊特別戰術小隊(速龍),並稱當晚 8 時許,亞皆老街有數千人聚集。警方車隊巡經花園街後,群眾開始起哄,向車隊掟雜物,其所乘坐的 AM 7043 警車的擋風玻璃亦有受損。

廣告

於下午 8 時 25 分,他於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近上海商業銀行位置下車。聲稱當時在 10 米距離外,看見被告撿起磚頭,舉高至膊頭齊耳位置,認為是意圖掟向他,故喝令被告「警察,咪郁」並發射 5 次胡椒球槍。被告見狀放下磚頭轉身逃跑,其後被他壓倒地上制服,但仍試圖掙扎。他以索帶反手鎖上被告雙手,帶到警方私家車,由警員 8427 嚴凱華接手。「X」強調他的視線從未離開過被告。

認首份供詞未提及被告衣著 否認辯方稱看錯腰包為磚頭

盤問下,警長「X」同意,他於案發翌日錄取的第一份書面供詞,並無提及被告的身高、衣著、是否戴眼鏡、背囊等重要資料,直至於半年後錄取的第二份供詞才首次以及。但他聲稱是單憑記憶補錄,期間沒有看過警方的錄像或照片。而他更是今於庭上,才首次形容被告準備掟磚的動作。辯方指出原因是被告根本沒有作出該動作,「X」否認。

被告作供,指自己當時居於旺角,只是到場圍觀,當晚較早前曾被從旺角警署射出的胡椒球擊中腿部,感到痕癢。被數名警員撲倒制服前,他只是彎腰搔癢,而警長「X」看錯被告腰間的黑色腰包為磚頭,誤以為被告拾起磚頭。被告因害怕逃跑,惟被制服。而被告身上搜獲的𠝹刀,只是下班後忘記取出。「X」一併否認,亦指沒有留意被告腰間有腰包。

控方盤問被告,如果沒有撿起磚頭為何要逃跑。被告回應指「驚俾佢哋捉,(警察)嗰陣係人都捉㗎啦」、「(啲警察)攞住支槍……係人都走」,亦指「我走兩步已經兩三個(警察)㩒住(我)喺地」。主控官質疑,他大可以解釋自己沒有撿起轉頭,被告再指「解釋都捉咗先㗎啦」,亦強調自己從來沒有撿起磚頭。

被告僅小三學歷 辯方稱警杜撰被告招認口供

被告被捕並帶上警車後,由警員 8427 嚴凱華接手,於晚上 9 時許到達紅磡警署停車場的臨時羈留區。嚴凱華的書面供詞稱自己於 9 時 30 分至 40 分,為被告錄取的兩頁口供。而該份口供提及被告招認自己曾撿起磚頭,但未掟出時已被制服。嚴聲稱被告表示「無嘢講」,其後又說「自願作供及想阿 Sir 你幫我寫」、「阿 Sir 我同意並明白呢份聲明,但我唔想寫」 等,所以由嚴筆錄被告的答案。他強調自己有施行警誡,及有妥善向被告複讀,而被告當時明白內容。

辯方反對被告警誡供詞呈堂。嚴凱華在盤問下,否認他從來沒有與被告進行任何對答,而是自行寫好後,再指示被告簽名。被告今作供,講述被捕後,從未與警員有過任何對答。而他只有小三學歷,只懂簡單中文字,單憑閱讀不能理解嚴凱華據稱向他錄取的口供謄本。庭上所見,他亦須跟隨法庭書記才能宣讀誓詞。另外,被告在辯方主問下,亦表示嚴凱華並無向他解釋被捕權利,只指示他在羈留人士通知書上簽名。

控方質疑被告能認字 官裁定招認口供可呈堂

控方盤問被告為何會在不明白文件內容下簽署,更指案發時社會事件頻繁發生,被告理應明白保護自己權利的重要性,例如聘請律師等。被告指根本不知道如何能保護權利,「咁俾佢拉咗入警署,佢叫你簽,你唔通唔簽咩」,盤問下亦數次表示「我都唔識……佢叫我簽咪簽」。

就被告的認字能力,主控官指被告考獲車牌,理應有一定認字能力。被告回應指筆試只須「剔」答案。但裁判官鄭念慈指出,被告仍有能力理解問題,被告表示同意。辯方解釋,被告的車牌是 40 年多前獲得。鄭念慈聞言回應「咁即係話 40 幾年前考,而家就退化咗咁話?」辯方律師表示沒有其他陳詞。

控方亦指出,口供提及從被告身上搜獲的𠝹刀用途,是送貨時處理紙皮箱用,被告於庭上確認屬實。主控質疑,假如被告聲稱被捕後從未與警員對答,警員不可能準確杜撰其職業及工作狀況。鄭念慈提出相同質疑,被告澄清在警車上曾經被問𠝹刀用途,而當時他有回答。

此外,被告在主問下,原稱嚴凱華是在警署停車場指示他簽署口供,不同意地點是口供所指的「G12 室」。但他在盤問下改稱「不記得」地點,其後又說嚴是在一間「大房」內叫他簽署。他也在盤問下,從「不同意」嚴曾施行警誡,改稱「不記得」。

辯方指出,以被告的學識及背景,不可能如口供中記錄,準確說出「自願」、「能讀寫中文」等等具法律重要性的字眼。但鄭念慈指出,辯方盤問嚴凱華時,並無涉及警車上的問答。而辯方在覆問被告時,也沒有澄清被告在盤問下從「不同意」改稱「不記得」的地方。裁定被告是自願作出包含招認的警誡供詞。

雙方舉證完畢。結案陳詞押後至 1 月 15 日早上進行,被告人以原有條件擔保。

案件編號:KCCC 896/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