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各區衝突

【10.13 荃灣】科大生、工程師襲警罪成還押 官斥女警處理汽油彈證物不當

前年 10 月荃灣衝突中,兩男青年被指在華都中心,拒抗且拳毆警員,及後疑遭搜出錘子、丫叉等物,今( 20 日)在沙田法院被裁定三項襲警罪成,兩項公共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則不成立。裁判官彭亮廷押後案件至 11 月 11 日判刑,待索取勞教中心及背景報告,期間兩被告須還押。

裁判官又提到,被襲警員早前指醫管局醫生敵視警察,醫療報告未有詳細記錄其傷勢。裁判官指留意到,兩被告的醫療報告較詳盡,警員的較短,建議醫管局審視是否有需要統一醫療報告格式,以避免誤會。

控罪早前經修訂後,第一被告,20 歲科大五年級生容俊熙,被控於 2019 年 10 月 13 日,在荃灣華都中心一樓,無合法權限或辯解攜有攻擊性武器,即一把錘子、四個打火機及一把剪刀,並襲擊時任高級警員馮偉豪及警員林詠超;第二被告,27 歲工程師冼家權則被控於同日同地,攜有丫叉、金屬珠、行山杖、打火機及剪刀,並襲擊時住高級警員馮偉豪。二人早前均否認 5 罪。

管有攻擊性武器兩罪不成立

兩被告均被控背囊管有攻擊性武器,裁判官表示,辯方呈交了 6 條由市民拍攝的影片,片段中僅看見一個黑色背囊,控方聲稱屬於第二被告冼家權,但該背囊曾消失一段時間,裁判官認為證物鏈不完整。

官表示,撇除警員證供,雖然肯定呈堂黑色背囊屬於兩被告,但因無法判斷背囊分別由誰擁有,認為控方案情有疑點。不過,他指假如能證明以上疑點,背囊內的物品即使本質上不屬危險物品,從兩被告的裝扮和行走路線,相信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用作攻擊性武器。

三襲警罪成 官建議醫管局統一醫療報告格式

容俊熙兩項襲警罪均成立。對於辯方指警員林詠超在庭上的認人手續中,錯誤將兩名被告混淆,官指這並非決定案件勝負關鍵,並指從供詞及證據可見,林一直以「容俊熙」稱呼施襲者,認為犯錯可理解,估計他對容的樣貌隨時間流逝,指辯方過分拘泥於認人手續。

至於冼家權的襲警罪,裁判官指,辯方提出的十項質疑全部不成立。對於辯方質疑警員馮偉豪的醫療報告未有寫上其右眼受傷,官引述馮作供指,醫管局醫生對警察存有敵視,所以未有詳細記錄;官續稱,兩被告的醫療報告均較詳盡,警員的報告則較短,建議醫管局審視是否有需要統一醫療報告格式,避免有誤會。

由於被告沒有作供,官指難定奪醫療報告中的傷勢,是否與案件有關,亦難以證明是遭警方不當待遇或非法暴力所引致。

官:被告曾叫「幫手打狗」 應知警員身分

針對辯方質疑為何馮被連打三拳後都沒反應,官認為這並非不合理,形容事情來得突然,指馮當時專注力應在於當時正表露警員的身分。

另外,就受襲警員案發時是否正當執行職務,裁判官指警員案發時曾展示委任證,表明警員身分,不同意辯方所指冼當時不知馮為警員。裁判官又指,兩被告被制服時,有人大喊「幫手打狗」,官指根據其司法認知,「幫手打狗」是社運期間呼籲人攻擊警察的侮辱性言詞,假如冼不知道馮為警員,不會叫喊此句子。

批女警處理汽油彈證物不當

兩名被告原另被控分別藏有兩支及一支汽油彈,辯方早前挑戰證物鏈,裁判官最後裁定控方舉證不成立,將有關控罪剔除。裁判官今在庭上解釋裁決理由,指負責處理汽油彈證物的女警,從未記錄曾將三支汽油彈帶往新界南警署基地,而綁在汽油彈樽上兩條橡筋亦遺失,女警亦未曾使用「貴重財物袋」盛載汽油彈,以證明證物沒受干預。

裁判官續指,對於處理汽油彈證物的警員有否干擾證物,存有多個疑問。官質疑,女警從未於兩名被告面前封存證物,及要求他們於證物袋上簽名;未有在記事冊或陳述書上作實事記錄,並於案發後 15 個月才記錄,「呢個唔算補錄,只係憑記憶或者唔知咩資料」。女警亦曾經在沒有被告或其他警員在場下,打開汽油彈樽處理,質疑過程中未知會否掉亂液體。

官又質疑,女警供詞前後不一,第二次作供時後段無再提起兩條橡筋的去向,亦不再以本人稱呼自己,反而以女警編號作陳述,「推論係有人吩咐佢咁寫,甚或草擬句子叫佢照抄。」

裁判官批評,警方高層有否就處理汽油彈等證物訂下指引「不得而知」,但涉事警員沒有用證物袋,甚至隨便將汽油彈液體倒入從警署拿取的膠樽內。

裁判官彭亮廷押後案件至 11 月 11 日判刑,以待索取勞教中心及背景報告,期間兩被告須還押。容俊熙代表律師求情時指,容將於明年中下旬畢業,假如法庭判處半年內的刑罰,校方答應可安排保留學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