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左圖:東台屋(資料圖片);右圖圖片來源:城市廣播

    【10.30 屯門】食店東主姐弟被控阻差辦公 官睇片認出警長曾爆粗 警長否認:唔係我嚟嘅

    屯門食店「東屋台」老闆娘及其胞弟,被指在 2019 年 10 月,阻止警方進入店內,被控阻差辦公,連同兩名被控非法集結的男女,今日(21 日)在屯門裁判法院受審。根據警方片段,一名防暴警數度湊近胞弟耳旁,並怒斥「 X 你老母!」警長起初矢口否認自己是該警,但當裁判官施祖堯把片段逐格慢播,認出該警肩章是「三柴」,即「警長」時,警長始改口承認,但聲稱講粗口的「唔係我嚟嘅,法官大人!」

    報稱受阻的警長 54471 趙文龍指,因懷疑較早前,在良德街參與非法集結的首兩名被告匿藏在「東屋台」,故欲與同僚入內搜捕,但遭站在門外的魏姓姊弟阻止。趙於是表明身份、來意,並解釋《警隊條例》(第232章)第50(3)條所賦予的權力,但再次被拒。趙隨即著警員 20084 開啟攝錄機拍攝,同時發出兩次口頭警告,指魏姓姊弟或觸犯阻差辦公罪。胞姊魏素香聞言質問,為何要發警告。

    與此同時,趙後方的下屬,要求魏素香除口罩,強調兩人所處的位置屬公眾地方。趙見魏姓姊弟形似欲退回店內,故用雙手捉緊魏素香。由於胞弟魏偉才抱住胞姊,所以其他同僚上前把兩人分開。趙負責控制魏偉才,魏素香則交由女警處理。兩人及後被控阻差辦公。

    《蘋果》片段證警長沒詳解搜查基礎

    趙強調,在下屬開機拍攝前,曾向兩姊弟表示,店內有兩名懷疑干犯非法集結的「逃犯」,並詳細列明相關條例及權力。惟從《蘋果新聞》片段可見,趙僅提及「依家有『逃犯』喺入面,依家我話畀你聽你走開,如果唔係告你阻差辦公。」辯方大律師關百安指,無論是從警方、抑或是新聞片段,趙根本完全沒有說明,店內兩人干犯甚麼罪行,亦沒提及根據甚麼法例入內調查。惟趙堅稱有詳述。

    關質疑,既然趙的目標是店內兩人,為何要在魏素香開門之際,選擇把她拉出來,而非跟隨入內。趙稱當時擔心兩姊弟入內後,或衍生出無法預料的事情,故當下的決定是捉住和拉扯兩姊弟。

    官追問警長是否講粗口

    警方片段顯示,一名防暴警把魏偉才控制在地後,數度湊近其耳旁,大聲斥罵「 X 你老母!」趙聲稱無法確認該警的身份及何人講粗口,「確認唔到呀法官大人!」裁判官遂把片段逐格慢播,發現該警肩章是「三柴」,即「警長」時,再詢問該警是不是趙。趙此時始承認「依家係我嚟嘅」。惟當裁判官追問講粗口的人是不是他時,趙卻否認「唔係我嚟嘅法官大人!」,亦否認在作供時「講大話」。

    4 名被告依次為黃珮瑜(19 歲,IVE 二年級生)、何東宇(22 歲,從事病人服務工作)、魏偉才(25 歲,餐廳負責人)及魏素香(36 歲,餐廳負責人)。黃及何被控於 2019 年 10 月 30 日,在屯門良德街參與非法集結;魏姓姊弟則被控同日在屯門良德街珀御地下 G09 號舖「東屋台」外,故意阻撓警長 54471 趙文龍及其他警員。

    辯方:胞弟真誠相信警使用過度武力

    關百安在中段陳詞指,眾多現場片段可見,當時環境十分嘈吵,短短兩分鐘內,已接連發生除口罩、警長發警告等事,但警方從沒清楚解釋,根據甚麼法理基礎入內搜查,而魏素香只是行使市民權利,詢問警方進內的原因,並不構成阻撓罪。至於魏偉才,關強調他只是出於保護家人的心態,並真誠地相信警方使用過度武力,才會出手抱實胞姊,在法律上同樣不構成犯罪。裁判官考慮後,裁定所有被告表證成立,他們均不會出庭自辯,或傳召辯方證人。案件押後至下月 13 日作結案陳詞,期間各被告續准保釋。

    案件編號:TMCC 2138/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