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1日「三罷」行動,演變成多區衝突。(立場新聞圖片)

【11.11 三罷】督察 A 認庭上證供與口供有多處出入 稱「督察級」毋須出示委任證

前年 11 月 11 日,有人發起「黎明行動」及「全港三罷」,各區終發生衝突。其中一名年輕男學生在旺角堵路現場附近,被指遭搜出摺刀、索帶及噴漆等物品,並涉在警方制服期間掙扎,最終被控拒捕、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等罪。案件今( 5 日)在西九龍法院開審,獲准匿名的督察承認庭上證供與供詞有多處出入,並在盤問階段才補充細節,包括他沒有出示過委任證,因為自己乃督察級人員,毋須展示。

20 歲男學生陶晉康一共面對「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或攻擊性武器並意圖作非用途使用」、「管有物品意圖損壞及摧毀財物」及「抗拒警務人員」 3 罪。他被控於 2019 年 11 月 11 日旺角洗衣街公園內管有 27 條索帶、一把摺刀、2 枝螺絲批及 5 把六角匙;管有一枝噴漆,意圖在無合法辯解的情況下使用該物品,以摧毀或損壞任何物品;以及抗拒督察 A。

西九龍衝鋒隊第一隊指揮官的督察 A 憶述,當日清晨時接到電台指示,約 50 人在旺角亞皆老街及洗衣街一帶聚集和堵路,於是率領約 40 人的小隊、分兩批包抄。到場後,A 見到至少 30 名黑衣人聚集,部份人更手持棍狀物且蒙面,遂下令小隊截查,眾人見狀高喊「走呀!有狗呀!」並往四方八面逃走。

人群中約 10 人鑽進洗衣街公園內,A 緊追其後,見到身穿全黑裝束且蒙面的被告後,遂警告他「警察!咪郁!」惟被告未有理會,於是 A 上前捉住他的雙手及衣服,及後更箍實其腰胸,其間被告不斷左右擺動身體,圖掙脫其控制,最終兩人失去平衡、雙雙倒地。由於 A 剛好跌在被告身上,於是順勢以膝壓他,並警告他「咪郁!而家拉你非法集結!」被告趁 A 取出手銬之際,擺動身體且推跌 A,但跑前數步後,即被另一警員 11466 及 A 合力擒服,並遭警棍毆打大腿內側。

未幾,其餘警員陸續到場,並在被告的背囊內搜出涉案物品。事後 A 感到前臂痛楚,發現有兩道如食指般長的傷痕,另外左膝及手肘均有瘀傷,相信是在與被告糾纏期間所造成。

承認證供有出入 不清楚被告有否堵路

辯方質疑,為何A表示他們獲指示到亞皆老街及洗衣街一帶作調查,但其供詞卻指是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A承認有遺漏,並澄清當時是前往彌敦道、亞皆老街及洗衣街附近。被問到能否確定被告與其餘黑衣人有關係時,A 表示眾人曾一致兼有組織地沿洗衣街往鼓油街方向前進,並佔據馬路中央,相信他們是有共同目的而聚集,故他有合理基礎懷疑被告干犯非法集結。 A 同意上述資訊相當重要,但沒有在口供詳細交代。

A承認無法確認被告曾否參與堵路,亦無法確認他曾否在上址出現。另外,辯方指 A 在供詞稱所有示威者均蒙面及揹背囊,但在庭上改稱只有部分人。A 承認有出入,因當日因專注追捕被告,故大環境的描述未必完全精準。

辯方又引述A在庭上指,示威者見到警方後即大叫「走呀!有狗呀!」,但供詞卻只記錄了「走呀!」一句。A表示今始在庭上回憶起全句,故稍作補充,讓法庭了解事件始末。辯方指兩句話意思截然不同,A 不同意,指兩句話的背後動機一樣,均是希望逃離警方的追捕。辯方聞言追問,既然兩者一樣,為何 A 堅持要補充。A 再度以希望讓法庭了解整件事為由解釋。

A 觀看完公園的片段後,指被告一度跨越花槽進入公園。辯方質疑上述情節從未被提及,A直認不諱,指在觀看影片段後,才憶起此細節,但認為「無乜特別」,只是被告逃走期間所選擇的路線,最重要的是被告從沒離開過其視線。辯方質疑 A 因應提問而臨時加插攀越花槽的情節,藉此反駁視線被遮擋,遭 A 否認。

判斷沒需要向被告出示委任證及表露身份

在盤問下,A承認宣佈拘捕時沒有出示過委任證或警察編號,因為當時未完全控制被告,情況危急,加上身穿防暴裝,被告理應得悉其警察身份,故沒有需要展示委任證,亦非當務之急。A 續指,自己乃督察級人員,即使要表明身份,亦只需提供姓氏及職級。

被問到兩人同告倒地時,被告是如何推開 A 時,A 指被告起身時雙手有伸向他,但由於已事隔一年多,故他無法確定被告有否推跌他。惟 A 其後又因應另一警員的書面供詞,改稱相信被告的確推跌他。

辯方最後向 A 指出,實情是被告行經洗衣街時,突被 A 從後撲倒,致右眼、嘴唇、右腳受傷,兩顆門牙斷裂,眼鏡及手機更飛脫出來。其後 A 曾主動放手,但隨即又壓低被告,並要求被告切勿掙扎。被告於是照辦,但仍遭警棍毆打。整個過程中,被告從沒反抗,亦沒有跨越花槽或推跌過A,反而是警員將一個不屬於被告的袋掛在他身上。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WKCC1055/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