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1 日,有市民響應網民發起名為「黎明行動」的全港三罷,其後演變成多區衝突,多人被捕。(立場資料相)

【11.11 三罷】被控藏萬用刀等 男學生自辯 返校罷課途中無故被捕 見警逃跑因西灣河開槍

2019 年11 月 11 日,有人發起「三罷」行動,多人被捕,當中兩名男學生,被控管有可摺萬用刀及螺旋鉗等,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並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罪,案件今(15 日)於東區裁判法院續審,裁定表證成立。其中一名男學生出庭自辯,稱當日打算回學校參與罷課集會,與同學一同前往太古時,遭一班警員追捕,又稱因為當時警方經常拘捕年輕人,加上當日於西灣河中槍的男生也是學生,他害怕警察才跑走,雖然當日他身穿黑衣,但帶著校服,而與他一同被捕的人當中,甚至有人穿著校服。辯方則提醒被捕現場無堵路情況。案件押後至 1 月 29 日裁決,二人准保釋。

首被告周姓男學生今出庭自辯。他指,案發當日 8 時半,他與女朋友一同離開女朋友的家,打算在太古地鐵站乘地鐵回小西灣參與學校的罷課集會,當他到太古地鐵站時,發現月台非常多人,等了很久都未能上車,便用電話聯絡其他同學,得知有 5 至 6 名同學在附近,同樣打算回校參加罷課但未能找到交通工具,故約定在太古地鐵站及西灣河地鐵站中間位置匯合,一同找方法回校。

到約早上 9 時 15 分,首被告與女友前往匯合地點,並於約 15 分鐘後見到同學。他們討論如何回校,因為知道尚有一個同學在太古,加上西灣河發生警員向男學生開槍事件,他們決定避免靠近西灣河地鐵站,遂一同往太古方向步行,途中見到 3 至 4 名不認識的黑衫褲人士與他們往同一方向行。

當他們走到英皇道及康山道交界,有人大喊「快啲跑!」,首被告見到太古城中心一期對出、巴士站位置有輛警車,有警員跑落車,往他們方向衝。

稱西灣河中槍者為學生令他害怕警

首被告稱,見到警員衝向他們,加上西灣河槍擊事件,令他害怕警察,十多人便一齊往太古地鐵站跑。辯方問為何聽到有槍擊事件便怕警察,首被告回應,因為中槍的和他一樣是學生,當時社會環境「警察畀我哋的印象都令我哋驚」。當他們跑到「足君好」店舖時,有人嘗試推門進入不果。他轉身準備向前跑時,立即被噴胡椒噴霧。

萬用刀為童軍集會用

首被告解釋,涉案的萬用刀是他於案發前一個月到童軍集會時帶到學校展示,他不是會定期清理背囊的人,當時萬用刀放在背囊內格底下,案發時他不知道袋內有萬用刀。他向法庭遞交個人童軍記事冊,又逐一解釋萬用刀各個部位的用途,主要用於露營時切午餐肉等,形容刀好鈍。

他又稱被捕時手上拿著灰色手套,是行去太古途中一個同學請他幫忙拿著。他接過後不久便聽到有人叫快跑,故直到被捕都一直拿著。至於面巾,他解釋出門最後才拿走面巾,順手掛在頸上,打算集會時當口罩用,但案發時面巾一直掛頸,從無拉上蒙面。

控方問知不知道如果跑 警察更有需要追截

控方質疑首被告當日並非打算回校參加集會,首被告不同意,指出自己當日帶著校服,「如果我唔係想返學校點會帶校服」。他解釋若學校不讓他穿便衣入內,他便會換上校服。

控方進一步問,為何被告會害怕警察。首被告回應,案發前幾個月,警方經常拘捕年輕人,又有傳聞指警察會打被捕人士,新聞都會見到相關情況,所以當時他見到警方衝他他們,自然會害怕。控方指,其實首被告害怕警察,是因為他與同學都是黑衣打扮。首被告不同意,指他們一群十多人,有不少人不是穿黑衣,甚至有人穿著校服。

控方又問首被告,知不知道如果他們跑,警察會更有需要追截他們。首被告指他一見到警察時,警察已經衝向他們,「姿態係拘捕我哋」,因此他不會再思考若跑走警方反應如何。

控方又指警察曾問他為何出現,首被告當時回答「揼啲野出馬路堵下路」,首被告否認有這情況,強調當日無參與堵路或仼何非法活動,也無意圖堵路。

辯方:不可爭議的事實是現場無人堵路

結案陳詞時,首被告代表大律師強調,根據警員證人供詞,當日警車巡視過太古一帶,無見到堵路或有雜物在馬路,不可爭議的事實是現場無人堵路。而且萬用刀有很多合法用途,控方未能毫無合理疑點下推論被告會用萬用刀堵路,該刀亦很難用來協助堵路。辯方又指,其中一名警員證人被問到是否因被告是學生便覺可疑,警員回答「緊係啦,有咩問題」,但本案無堵路,不過是一群學生因為怕警察而跑走,剛好被搜出袋內有萬用刀。

案發時分別 17 歲的周姓男學生及 16 歲嚴姓男學生,各被控一項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並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周被指於 2019 年11 月 11 日,於鰂魚涌康怡廣場北座外,管有一把可摺萬用刀;嚴姓男學生則被指於同日同地管有三包膠索帶及一把螺旋鉗。

案件編號:ESCC747/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