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中大二號橋

【11.11 中大衝突】官裁暴動罪表證成立 舍監任辯方證人 首被告自辯稱聞校園衝突欲回家

前年 11 月 11 日,中文大學爆發激烈警民衝突,5 名中大學生被控暴動等罪,暫委法官張潔宜今(29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裁定案件表證成立。首被告自辯稱,當時在宿舍得悉校園環境混亂,欲到吐露港公路附近的巴士站乘車回家,沿路有人給他防毒面具及手套等物品。學生宿舍舍監李駿康亦供稱,有學生曾向他表示想離開中大,惟他們半小時後折返,稱沒有地鐵及巴士,無法離開。案件押至 9 月 3 日裁決。

暫委法官張潔宜今早裁定案件表證成立,首被告選擇自辯,另外崇基學院何善衡夫人宿舍舍監、博士李駿康亦擔任辯方證人。

首被告劉晉旭自辯稱,當時他是中大一年級生,也是善衡書院何添堂宿生。他案發當日在宿舍起床後,得知中大發生衝突、校巴停駛等消息。劉感到驚慌,打算從敬文書院的出口,返回位於沙田小瀝源的住所。劉穿著黑衣、深藍色外套及深色運動褲,背包藏有另一套衣物,因他不想家中寵物接觸到其受污染的衣物,故帶備服裝更換。

被告離開中大時 沿路有人給他物資

劉前往敬文書院途中,有人給他一個黑色口罩,惟他沒有戴上。他行到環迴東路,看見愈來愈多示威者,又發現有物資站,遂拿取水、護脛、手袖、黑色手套及帽,並將上述物品戴上。劉指其後有人再給他物資,他因嗅到催淚煙味,呼吸不暢順,遂戴上防毒面具,又稱「當時我個人都慌」,將灰色手套扣在原先手套上。

劉強調,當時他不知灰色手套是防火手套。劉指當時有人遞給他一箱汽油彈,「叫我傳上去二號橋嗰邊」,惟他沒有理會。劉其後聽到嘭嘭聲,有人叫在場人士離開,他認為沒理由原路折返,「慌不擇路」下跑往公路,期間被警員截停。

被告稱打算到公路附近巴士站乘車離開

劉在盤問下表示,因不想他人誤會自己是示威者,故沒有在物資站拿取頭盔。劉稱沿敬文書院離開中大,控方質疑該出口是公路;劉稱有行人路行到吐露港公路附近,「喺二號橋行多五分鐘有巴士站」。控方又質疑,為何劉不前往較近的大學站巴士站;劉稱去該巴士站要穿過大學站,當時他知道大學站已被人破壞,「驚摸門釘」遂打消念頭。

控方指當時情況混亂,問劉為何不返回宿舍;劉稱:「我見到咁樣,更加想離開中大」。他否認戴著防毒面具走到前線、戴防火手套是為了扔汽油彈,亦否認參加暴動。

舍監:同學常穿黑衣表達意見

祟基何善衡夫人宿舍舍監李駿康則供稱,他擔任舍監 5 年,在中大任職講師 9 年,不認識首被告,與他沒有私人交情。他稱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很多同學在活動如「o camp」中,穿著黑衣表達意見,亦會戴面罩、眼罩及頭盔。2019 年 9 月開學後,學生組織罷課,他們亦會穿著黑衣,亦有人「全身裝備」上課。李又指《禁蒙面法》同年 10 月實施後,特別多同學刻意蒙面。

案發當日中午,李聞到從二號橋傳來的催淚煙味,有學生向他表示想離開中大。李稱一批是非本地學生,他們衣著沒有特別;另一批是本地學生,當中有人穿著黑衣。李叫他們離開,惟相隔半小時至 45 分鐘後,學生表示沒有火車及巴士,未能離開校園。李其後步出宿舍,看到校園地下有不同防具,亦有學生給他口罩和眼罩。

舍監稱擔心同學受傷 著他們到宿舍暫避

李於下午 2 時 25 分得悉警方開始驅散示威者,大量示威者跑往迴旋處,亦有人跑向宿舍。李擔心有學生受傷,著他們到宿舍暫避,最終李於 11 月 15 日離開中大。

李於盤問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如何離開中大,但如看到二號橋有事發生,不會叫學生往該方向逃走。李亦稱為確保宿生安全,案發前曾到二號橋,但沒有行得太前,只到迴旋處及體育館一帶,當時氣氛平靜。

代表次被告及第五被告的律師,向法庭呈上為兩人擔任品格證人的書信。案件押至 8 月 7 日結案陳詞,9 月 3 日裁決,各被告以原有條件保釋。

五名被告依次為劉晉旭(21 歲)、符凱晴(21 歲)、高梓斌(21 歲)、陳歷釋(18 歲)及許貽顓(20 歲),被控一項暴動罪,指他們於前年 11 月 11 日,在中文大學賽馬會研究生宿舍一座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參與暴動。

五人各被控一項在非法集會中蒙面罪,指他們於同日同地使用防毒面罩、口罩、圍巾及面巾等物品蒙面。符及許另被控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符被指藏有螺絲批及一個金屬鎚頭不連手柄,許則被指藏有扳手。

案件編號:DCCC361/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