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1.12 中大衝突】 第三被告自辯 稱胞姐畢業禮定於案發日 原打算到中大一同拍照

2021/5/3 — 15:45

2019 年 11 月 12 日,中大「二號橋」爆發激烈衝突,防暴警察最終攻入中大校園,拘捕多名示威者。

2019 年 11 月 12 日,中大「二號橋」爆發激烈衝突,防暴警察最終攻入中大校園,拘捕多名示威者。

四學生被控前年在中大「二號橋」暴動,案件今(3日)在區域法院續審。法官李慶年早前裁定四人表面證供成立,第三被告張俊浩今出庭作供。張俊浩稱,其姐姐就讀中大高級文憑,原定案發當日舉行畢業禮。他打算典禮結束後,到中大和姐姐拍照。惟他到達中大後,獲通知典禮取消。由於他第一次到訪中大,不想即時離開,便跟人流走入中大。他後來於二號橋見到警方舉旗,打算離開,卻受催淚煙影響找不到路。一名女子向他遞上防毒面具,為他洗眼。洗眼期間遇上警方追捕,他逃跑時仆倒隨即被制服。

張俊浩指,他於 2019 年 6 月曾參與反修例遊行,忘了具體日子,但指自己只參與 1 至 2 次,家人都知道他參與,「無特別阻我去」。他從未參與涉及暴力的集會,曾經有一次與姐姐逛街,在旺角遇到警民對峙,二人走開。不過他出於好奇離遠觀看。

張俊浩稱,參與遊行時「唔會特別揀咩衫著」,衣著以方便為主,但有時朋友會要求一同穿黑衣,「可能喺大會指定掛」。他又指,除非遊行前有其他活動如踢足球,否則都不會揹背囊。

廣告

胞姊中大畢業禮定於案發當日 原打算到中大影畢業相

張俊浩透露,案發時他就讀 IVE 體適能和營養學高級文憑,另外有做兼職。他的姐姐修讀中文大學公關及廣告高級文憑。姐姐的畢業典禮定於 2019 年 11 月 12 日(即案發當日)。辯方呈交畢業禮的入場券和嘉賓證。

廣告

案發前幾日,他答應為朋友「頂更」,於案發當日到馬鞍山兼職泳池救生員,故無打算出席姐姐的畢業典禮,但打算典禮完結後,到中大與姐姐拍照。

當日因為要返兼職,他身穿黑外套、黑褲、白上衣和波鞋。他強調自己無揹背囊,亦無戴帽,因此呈堂的證物(背囊和帽)並不屬於他。他亦無攜帶防毒面具和面巾。

姊通知典禮取消 被告稱首訪中大不想即時離開

下午約 2 時 45 分,他從馬鞍山乘坐的士到中大,下車後致電姐姐,稱「我到咗,你喺邊?」惟姐姐表示「取消咗」,要求他「快啲返」。他原打算離開,但見很多人在的士站排隊,又覺得自己特地坐的士來,加上「都未嚟過」,不想這麼快離開。

張俊浩續指,他跟著人流行至二號橋方向,先見到警察和記者。他行上山坡,見到十多個示威者,身邊有雨傘亦有磚。他不想太近示威者,怕有事發生。當他再向上行,見到警察人數越來越多,並「有所動作」、舉旗,山坡上的人則在敲打物品,環境嘈雜。

一女子遞上手套、防毒面具 被告洗眼時遇警追捕

張俊浩表示想離開,但山下有催淚煙,他當時無防毒面具和口罩。打算原路折返,但催淚煙越來越濃烈,他便繼續走上山坡,嘗試尋找其他出路。到山坡頂後,他到了一座建築和迴旋處。由於山下有催淚煙,他感到眼澀和呼吸困難。在山上找了 5 至 10 分鐘路都不成功。

張俊浩指,突然有一名女子問他:「你有冇嘢?」,他向該女子表示想返回大學站方向,女子稱:「你咁樣唔得,你咩Gear(裝備)都冇,我同你洗眼先。」因為他看不到仼何事物,現場亦無其他人協助他,便跟隨該女子。他跟著女子落斜坡、穿過建築物,女子先後給他一對手套和防毒面具,並稱「呢度得一個(濾)罐,你頂住先」。他戴上防毒面具,女子為他洗眼,他便脫下眼鏡和一隻手套。

洗眼期間,他聽到有人大叫:「有狗呀!快啲走!」女子扶他到馬路位置,他還沒有洗乾淨雙眼,亦無戴上眼鏡,因此只隱約見到前路。他跟著人群跑,但踩到物品倒地,隨即感受到有人跪在其上半身,雙手被「掹」向後,相信是警察。他稱自己無掙扎,因為「當時都冇氣力掙扎」。

拘捕警指曾為被告洗眼  被告否認事件

張俊浩強調,當日到中大並非示威,一開始是想和姐姐拍照,後來因「八卦」而留下,他並無參與暴動。他稱,涉案背囊和鐳射筆都不是他所有,亦不記得為何被制服後頭上有帽。

拘捕警員聲稱曾在二號橋為張俊浩洗眼。對此,張俊浩指在二號橋時,沒有警員為他洗眼,他曾向警員表示眼睛不舒服,僅被喝罵「郁啦」。上警車後,他再次表示眼睛不適,有一名警員用水為他洗眼,但他無印象該警員是誰。

控方直指張俊浩講大話,質疑張兼職救生員不揹背囊,張俊浩多番解釋救生員衣物由會所泳池提供,控方指他寧願穿陌生衣物都不自備衣服,張指無需要。

控方直指被告講大話、虛構

控方指出,中大早於 11 月 11 日已宣布取消畢業禮,張俊浩表示他知道,因姐姐姐前一晚有告訴他,但她稱:「老師話如常,你照嚟囉。」控方問:「你家姐咁講,你明唔明佢講咩?」,又指「咁老師搞嗰個係咩畢業禮?」。張俊浩坦言不知道,但指姐姐邀請他和父母到中大影相。張又指,當他到達中大時,校園仍掛著畢業典禮的橫額,氣氛和平。

控方不解為何張俊浩乘坐的士到中大前,沒有先致電姐姐詢問情況,張指因為他已工作半天,很累,「上咗車先算」。控方質疑為何張又不致電父母,張解釋因以他理解,父母與姐姐同行,被控方批評「好似獨行俠咁」。

對於張俊浩表示案發當日首次到訪中大,控方質疑為何其姐姐在中大就讀兩年,他都無進入中大。張指「家姐讀關我咩事」,又指其姊修讀中大高級文憑,並非在中文大學本部上課。

控方稱女子帶被告到警察示威者主戰場 似乎想害他

控方質問張俊浩,為何在二號橋山坡上見到警方舉黑旗仍不離開。張澄清他已立即離開,但行了不夠十步,便「畀嘢阻礙」。控方追問「係乜嘢」,張回應是催淚煙,控方聞言指:「哦,催淚煙。煙霧會化為實物阻住你?」,質疑煙霧如何阻礙張急步離去。張解釋煙霧令他眼部不適,看不到東西。

對於有女子向他遞上手套、防毒面具,控方指這些都是張虛構出來,質疑若按照被告所畫的路線,該女子帶張俊浩到環迴東路,為警察和示威者的主戰場,「據你咁講,個女仔係想害你」。張同意「咁講係」,控方批評張俊浩虛構故事。

控方:警察嚟咪警察嚟囉,點解要走?

控方又指,若張俊浩不是示威者,當有人大叫「有狗呀!快啲走!」,「警察嚟咪警察嚟囉,點解要走?」張指因為過往看新聞,警察都「見人就拉」。惟控方指,張並無親眼見過警察見人就拉,不應該相信這些說法。張再指,在社會運動中,警方都會用較激烈手段,故擔心警方會誤會他是示威者。所以他在中大內「八卦」時,都與示威者保持距離。

控方直指張俊浩當日揹背囊、戴頸套、護目鏡、防毒面罩和鐳射筆,到中大參與非法集結和暴動。張不同意。案件明日續審,控方繼續盤問張。

四名被告依次為中大生陳起行(22歲)、理大生李俊皓(25歲)、IVE生張俊浩(19歲)、中大學生鄧希雯(24歲),他們同被控一項暴動罪,控罪指稱他們於 2019 年 11 月 12 日,在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與一名女子及其他不知名者參與暴動。

陳起行、張俊浩及鄧希雯同被各控一項在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即一個眼罩及一個半面式防毒面罩;而張俊浩則另被控一項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即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案件編號:DCCC 362/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