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 大三罷】非法集結罪名不成立 咖啡店副經理一直瞞家人被控:「唔想佢哋擔心第二次」

前年 11 月 11 日全港「大三罷」,警方在中環驅散多人。一名連鎖咖啡店副經理當日中午接獲公司通知,因附近「有突發事情」要提早收舖,他與同事收拾後打卡離開。沒料赴巴士站途中,遭警方制服及拘捕,事隔年半後遭起訴參與非法集結。經審訊後,被告歐悅衡今(17 日)獲判無罪,他先後向裁判官及旁聽人士深鞠躬致意。(另見報道)

案件今早作結案陳詞,裁判官黃雅茵聽取陳詞後同日下午裁決。歐悅衡今日赴庭時罕有地「無袋一身輕」,笑說連銀包也沒帶來,只拿了八達通乘車。

紙條寫上銀行卡密碼 一旦收監父母仍有生活費

他坦言,家人雖知道他曾被捕,但沒向兩老透露自己遭起訴。他說,尤記得前年被捕兩日後獲釋,在警署外致電回家報平安,兩老在電話中傳來哭聲,「唔想佢哋擔心第二次」。因此今日裁決也沒通知二人,默默準備好「身後事」,例如把銀包留在家,內附一張紙,上面寫有他銀行卡密碼,說萬一他即日還押,兩老仍有生活費可用。

由被捕到審訊完結長達約 2 年。頭一年每周到警署報到。直至今年 3 月,他接獲警方來電,「已有預感做啲咩」。果然,他被通知遭起訴當日在中環參與非法集結。

審訊期間獲上司鼓勵

歐悅衡形容,這兩年間恍如時間停頓,無論人生規劃、仕途抑或感情都如被定格。「每個咖啡師都夢想有自己一間舖」,但因案件前途未卜,萬一入獄,家中或斷收入,他惟有擱置目標,優先為兩老預留生活費。

幸天無絕人之路。案發兩個月後他轉公司,上司更打算提拔他做經理。歐說,當時上司不知他遭起訴,他決定向上司坦白有案在身,怕會影響公司運作,回絕升遷機會。幸而上司體諒,甚至反過來鼓勵他,「升喇,話唔定無事呢!」

回想案發當日,他離開店舖時,身穿咖啡店「dress code」( 制服 ),即黑衫褲鞋加白 T 裇,沒想到當時過馬路時會被捕。但可能在新聞中見過太多被捕新聞,當刻尚算冷靜,直至被送至「臭格」。

「臭格」中的 48 小時

他特別記得,臭格中有不少年輕面孔,年紀最小僅 19 歲。他們開始交流為何被捕,期間陸續有人被送至提堂,那刻他亦開始忐忑不安,「擔心下一個係自己」。他說,當時被捕人只能打給律師,這 48 小時內,秒秒鐘牽掛家人及女友,擔心他們不知自己「去咗邊」,人間蒸發般「消失咗兩日」。

他後來發現,原來當日有人拍到自己被捕的照片,並傳至一個 Telegram 頻道。他幾位朋友見到,遂通知其女友。女友即聯絡他家人,一同到不同警署找他。在警署獲釋當日,他見弟弟一臉擔心,女友看著他「眼濕濕」,後來得知女友更為籌保釋金奔波,他決定謝絕親人到庭聽審,免得他們再次擔心,直到今天判刑他也是獨自一人到庭。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遭起訴固然人生亂了算盤,但歐說因今次事件,才發現身邊有很多人關心他。例如本案脫罪關鍵、辯方呈堂照片,正是前述的 TG 照片。裁判官裁決時說,照片中被告黑外套內身穿大橙熊圖案白 T 裇,兩警證供卻說他全黑裝束,與照片有異,未能確認警方聲稱指罵警察者就是歐,故判他罪名不成立。歐說當時獲知起訴後,向朋友問起有無存檔,幾名友人二話不說即傳給他;又有不太熟的朋友,知道他「出事」,紛紛為他打氣,令他出乎意料。

今日退庭後,有數名旁聽人士在庭外等候他,如歡送會般熱烈向他揮手說再見。歐即向他們深鞠躬。他說,每次上庭都沒想過會有素未謀面的人來旁聽,幸有他們令自己「無咁驚」,直言「無諗過唔識嘅人都會支持自己」,「無咩回報到畀佢哋,只能夠鞠躬。」

事件告一段落,他形容是「沉冤得雪」、「大步檻過」,但坦言對前景不樂觀,知道「好多人檻唔過」,甚至覺得香港也漸變得不似香港。對此他也無解,苦笑說,「今朝休庭行出法院都畀警察查身份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