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中大衝突】首宗中大暴動案裁決 兩學生暴動罪成還押 兩學生罪脫

2019 年 11 月,中文大學爆發攻防戰,學生示威者與警方在中大校園內「二號橋」附近發生激烈衝突,多人被捕。其中 4 名學生被控暴動、違反禁蒙面法等罪,經審訊後,法官李慶年今(6 日)在區域法院裁定其中兩人暴動罪成,即曾經出庭自辯的 IVE 生張俊浩和中大生鄧希雯,其餘兩人則獲判無罪。張俊浩另一項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則獲裁定罪名不成立。此外,其中三人所面對的違反禁蒙面法則罪成。案件押後至 7 月 21 日進一步求情和判刑,期間罪成 3 人須還押。

退庭前,法官特意在庭上表揚當日指揮官、高級督察鍾家平,指他指揮得好好,「30 人對咁多人,佈防好好,好克制,畀好多機會人退」。法官指,他不在書面判詞「講咁多」,「廢事畀人上綱上線」。

法官指,根據案發片段和截圖,暴動時在場約百人,包括張俊浩有共同目的,就是破壞社會安寧,裁定張參與暴動及連同其他人襲擊警方;鄧希雯則逗留在暴動核心範圍超過 13 分鐘之久,其衣著及裝備和其他示威者相似,形成同一隊形、同一陣線,鼓勵其他人「齊上齊落」,對抗警方,裁定兩人暴動罪成。至於另外兩人,控方未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們在暴動核心範圍,故裁定兩人暴動罪不成立。

法官李慶年裁決時指,控方無足夠證據證明首被告陳起行和次被告李俊皓何時到達暴動的核心範圍,以及逗留了多久。法官指,控方亦無根據「赴湯」上訴庭案例中,提及控方除了證明被告身處暴動現場,也要證明他們在言行上,直接或間接參與暴動,例如叫喊、侮辱、嘲弄、跟隨非法集結人士移動等。

法官指,同意控方的檢控決定,以首被告當時的衣著和裝束,在暴龍的核心範圍附近被捕,是有合理定罪機會。但驗證標準要毫無合理疑點。法官稱,欠缺首被告和次被告身處暴動現場多久等資料的情況下,控方未能達致毫無合理疑點。

裁定拘捕次被告的警員不可信和不可靠

法官裁定,拘捕次被告的警員(第 6 控方證人)不可信、不可靠,搜出第三被告鐳射筆的警員可信但不可靠,其餘的控方證人都是誠實證人。法官提到,第 6 控方證人庭上證供和辯方呈堂的片段存在關鍵性矛盾。

法官指出,第 6 控方證人供稱,當時是他一個人追捕次被告,但片段顯示,被告被制服時,第 6 控方證人並不在場。片段可見,次被告在地上爬行,随後有 3 名警員成功制服被告,當中沒一人是第 6 控方證人。

法官續指,第 6 控方證人隔了約十秒才出現,當時次被告仍在地上爬行,有警員把被告從後拉起,猛力把他拉落地上,後腦看似著地,面朝天,隨即見到次被告後腦位置的血液慢慢流出,造成直徑有數吋長的血漿。對此,第 6 控方證人強調是次被告自己失平衡,亦不同意早已有 3 名警員包圍被告等。法官直言,警員解釋牽強,面對錄象仍堅持自己的版本,而且作供態度充滿信心。法官指警員證供與事實不符,故拒絕接納。

官裁第 3 被告、第 4 被告暴動罪成

針對第三被告張俊浩,法官指,比較了片中犯案人的特徵,尤其是衣著、裝備、身形等後,肯定犯案人是第三被告。

對於第三被告的自辯,法官指,第三被告聲稱因好奇而留在中大,因為神秘女子的協助而進入暴動核心範圍,是匪夷所思、不值一信。法官稱,第三被告到達足時已獲姊姊告知中大較早時候發生暴動,畢業禮及合照環節已取消,叮囑他回家,但被告漠視姊姊的叮囑,仍然到中大遊覽,更走到非法集結現場。

拒接納兩被告自辯

法官批評,第三被告為了解釋當時管有的裝備,在庭上謊話連篇,製造神秘女子協助他的故事,指神秘女子提供裝備,協助他離開,卻把他帶到暴動的核心範圍後失蹤。法官直指被告編造故事,尋找開脫藉口。第三被告姊姊也協助第三被告製造開脫的藉口,她在案發前一天已知道畢業禮取消,不會有合照環節,但在同一屋簷下,也不通知弟弟,導致弟弟聲稱第二天到中大後,才知合照節目取消,也是「削足適履」的說法。

法官指,根據案發片段和截圖,顯示暴動時襲擊警方不只在場約百人,也包括第三被告。他們有共同目的,就是破壞社會安寧,裁定第三被告參與暴動及連同其他人襲擊警方。

官指第四被告鼓勵他人「齊上齊落」

針對第四被告中大女學生鄧希雯的自辯,法官指其自辯補充了控方沒有的證據,尤其是她為何走到暴動核心範圍,以及逗留多久。法官信納第四被告逗留了 13 分鐘,但拒絕信納她聲稱,當時沒意識到發生甚麼事,「只專注呼吸聲,進入自己的感官世界」,感受從未體會過的催淚煙,以拿取靈感作文學創作,法官批評是「削足適履」的說法,為鼓勵他人參與暴動而製造藉口。

法官又指,呈堂片段顯示,該 13 分鐘情況仿如戰場,在場的第四被告必定看到和聽到和嗅到催淚煙。法官稱,心智成熟和無辜路過的人,必定會及早離開。當時有路可逃,只需一、兩分鐘便可遠離暴動核心範圍,但第四被告選擇留下,被捕時仍在暴動核心範圍,衣著及裝備和其他示威者相似,形成同一隊形、同一陣線,鼓勵其他人「齊上齊落」,對抗警方。

三被告違反禁蒙面法罪成

至於第 1、 第 3 及第 4被告被控違反禁蒙面法,法官指,案發當日早上 11 時多已有非法集結,至下午 3 時多,暴動核心範圍有 100 至 150 米長(從示威者防線計算),非法集結有 150 到 250 米(從示威者防線計算)。

法官指,雖然控方不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三被告參與暴動,但三人被制服時的位置及時間,均可達到不可抗拒的推論,就是三人身處非法集結現場,或和非法集結有相當關聯性。加上三人無合理辯解佩戴蒙面物品,裁定三人違反禁蒙面法罪成。

第三被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脫

法官稱,第 9 控方證人是第一位檢視看似屬於第三被告的背囊,而相隔個多小時在第二次檢查後,才發現背囊內有涉案鐳射筆和剪刀。法官指,鐳射筆和剪刀不是細小的東西,有 4 至 5 吋長,難以理解為何第 9 控方證人第一次搜袋時未能發現,又質疑「為何個多小時後,該把剪刀和鐳射筆會忽然在背囊內出現,證人不能給予一個合理解釋」。法官指,雖然認為他是可信證人,但在鐳射筆這件事上,他並非可靠的證人。

法官認為控方提出的證物鏈出現難以解釋的關鍵缺陷,因此裁定第 3 名被告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名不成立。

官指中大 2 號橋情節「大家都幾深刻」 有別一般暴動

法官押至下午聽取求情。開庭前,2 名被告不時探頭張望公眾席,僅第四被告、中大生鄧希雯無神地挨向牆,神態疲累,直至第三被告的代表大律師向她豎起姆指,她才點頭回應。

第一被告陳起行的代表大律師許卓倫向法官求情指,被告因案件變得成熟,父母及女友連日來探望他,加上香港社會趨穩定,認為被告重犯機會不大。惟法官指,如辯方採用被告重犯機會低主張,便需有心理醫生報告作「科學化」證明,並說:「傳統煽情(方法 ) 無用,要與時並進。」

法官亦提醒,案發時還未發生新冠肺炎,被告當時戴面罩目的之一是故意隱藏身份,案情會「嚴重少少」;他又提到案發當日在中大 2 號橋情節大家都幾「深刻」,有別於一般暴動。

辯方呈上求情信,形容被告品學兼優、熱心公益,建議先索取社會服務令,但強調被告清楚明白法庭不一定判處社會服務令。

第三被告陳起行的代表大律師則指,被告無案底,孝順父母,加上案發時年輕,望法官輕判;第四被告鄧希文的代表大律師鄧子楷亦求情說,被告品格良好。三被告離席前,有旁聽人士在庭上高呼:「頂住呀!」退庭後,亦有 3 名女士涰泣,哭至雙眼紅腫。

四名被告依次為中大生陳起行( 22 歲)、理大生李俊皓( 25 歲)、IVE生張俊浩( 20 歲)、中大學生鄧希雯( 24 歲),他們同被控一項暴動罪 。控罪指,他們於 2019 年 11 月 12 日,在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及環迴東路一帶,與一名女子及其他不知名者參與暴動。陳、張及鄧各被控一項在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而張俊浩則另被控一項藏有攻擊性武器罪,涉及一個能發出鐳射光束的裝置。

案件編號:DCCC 362/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