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1 尖沙咀】藏噴漆索帶案 指示威者扔水樽 口供卻無紀錄 速龍警:太疲倦

2021/1/15 — 18:18

2021 年 1 月 15 日,警員佘裕城

2021 年 1 月 15 日,警員佘裕城

前年 12 月 1 日尖沙咀「毋忘初心大遊行」在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仍遭警方以示威者堵路為由腰斬。兩名男子當日被搜出噴漆、白電油及索帶等物品,早前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財產、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等 3 罪,案件今( 15 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續審。速龍小隊成員供稱示威者曾兩度投擲水樽,認為此細節相當重要,但最終因太疲倦,而沒有記錄下來,又承認事隔半年始在供詞補充被告被捕前的行為。

被告林志威( 23 歲,油漆工人)被控當日於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外管有一支噴漆。黃博昕( 23 歲,學生)則被控管有兩罐白電油、一個打火機及一包索帶。

拘捕林志威的警員周天威昨供稱,當日下午 4 時許,他與同袍向梳士巴利道公園推進,防線前方約 40 米外,約有百名市民聚集並大叫「死黑警」、「光復香港」等口號,警方推進後,群眾立即四散。當周抵達梳士巴利道公園後,發現同袍已將林志威制服在地上,遂上前接手並作拘捕。

廣告

警指不清楚首被告如何被捕    不知道戴上手套拍照原因

周坦認,不知同袍追捕林志威的過程,也沒有即場搜查其背囊,其後始在警署,搜出涉案黑色噴漆、縮骨傘、口罩、生理鹽水、黑色長袖上衣等物品。

廣告

周表示,林志威在案發現場或帶返警署後皆沒有戴手套,不解為何林志威在警署拍攝的照片中戴了手套。

周今接受辯方盤問時,指當時推進至花園後再次發警告,呼籲市民離開,群眾遂迅即散去。辯方要求周解釋,為何事後才在記事冊補回 3 次案發細節,他稱因記事冊內含他人的個人資料,而當時情況混亂,故將它放在防暴背心內,以防丟失。周稱,當時以紙筆簡單記錄該 3 次細節,待他返回警署後始抄錄在記事冊。

負責截停次被告黃博昕的警員佘裕城透露,他現時隸屬九龍灣警署反恐特勤隊第二隊,案發當日擔任速龍小隊。他表示,當日下午約 4 時 11 分,與 3 至 4 名隊員到達中間道與梳士巴利道交界設置防線,並與防暴警以圓形陣佈防。距離防線約 40 米外,有 50 至 60 名示威者分布在兩邊行人路,同時全黑裝束的「核心示威者」築起傘陣,除了揮動「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外,亦不時叫囂及投擲雜物。

警稱一度遭群眾包圍且指罵 「好似環迴立體聲咁」

佘續指,雙方僵持不下,直至半小時後警方向前推進。推進前,警方不下 10 次呼籲示威者離去,部分人群按指示離開,但亦有示威者逃進公園內,故 60 名警員繼續推進至公園,未料反遭示威者包圍且指罵,「好似環迴立體聲咁」。

警承認次被告事前沒有做任何動作 更沒有手持物品

此時,佘在人群中發現身穿紅衣、戴眼罩及防毒面具及揹著背囊的黃博昕,因他聽到警告後仍沒有離開,更不時四望張望,故懷疑他參與非法集結,衝前作拘捕。對方見狀轉身逃走,惟未幾即被壓地擒服。佘確認其身份後,轉交至同袍處理,故沒有留意到拘捕及搜身過程。佘坦認,事前黃博昕只是佇立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亦沒有手持任何東西。

辯方緊接著播出現場片段,指當日中間道與梳士巴利道根本沒有出現佘所稱的傘陣。佘認為雖然片段拍不到,但他的確曾目睹疊成兩至 3 層的傘陣。辯方續指,「核心示威者」害怕別人在旁拍攝,佘則謂沒有聽過,「因我無啲咁嘅朋友。」

警稱有傘陣   片段拍不到  

佘同意,示威者曾兩度向警方投擲水樽乃「十分之重要」的細節,但他卻從未在記事冊或書面供詞中提及,直至今天上庭作供。他其後解釋,因他沒有被擊中受傷,加上超時工作,已相當疲倦,故沒有記錄下來。

辯方指出,佘在記事冊,以及事發翌日凌晨錄取首份證人供詞,均並沒有提及黃博昕被捕前的行為,直至半年後第二份證人供詞才補充,質疑他憑甚麼記得相關細節。佘自言是首次、亦是最後一次處理反修例案件,故印象特別深刻。

市民質問合法遊行為何要離開 警指聽不到

對於市民曾質問「呢個係合法遊行!點解趕我走?」一事,佘稱現場嘈雜,沒有聽到相關說話,又指同袍會將警棍伸前戒備,故市民難以靠近。

裁判官葉啓亮裁定表證成立後,林志威選擇站上證人枱自辯。他透露前年開始在父親所成立的公司擔任油漆工人,其父曾叮囑他,完成 12 月 1 日在中環廣場的地盤工作後,帶走其中一支黑色噴漆,以便用於翌日科學園的工程。林志威於是照辦,將它放進背囊內,並在放工後前往尖沙咀參與合法遊行。

接近下午 5 時,全黑裝束兼蒙面的林志威沿原定路線遊行至半島酒店外的行人路,眼見花園內有人圍觀,遂上前了解情況。約一分鐘後,林志威聽到有示威者高呼「舉咗藍旗,要快啲走!」他欲轉身離開之際,即遭警員按倒在地,最終被捕。

控方質疑首被告杜撰油漆工身份 涉案物品用作示威

控方質疑林志威的工作純屬杜撰,一度問及他有否報稅及申報強積金,不過林坦言擔心被加控,故拒絕回答,但強調自己所講的是真相,因每天上班及午膳時間均會在 WhatsApp 群組「報工數」,並呈遞相關對話截圖佐證。

控方逐樣指出,林志威被搜出的黑色噴漆隨處可買,明顯是藉破壞他人物品,去宣洩其政治立場;其背囊內的雨傘可與他人合作組成傘陣;至於生理鹽水及黑色口罩則是作示威之用;他並非和平示威者,故戴上面巾,以便作違法行為。

首被告解釋工具皆用於工作   官質疑不戴眼罩反帶生理鹽水

不過,林志威一律否認指控,並解釋科學園地盤附近沒有任何五金舖,故需事前準備好。而雨傘則是長期放在背囊,以防下雨。就著生理鹽水及黑色口罩,他表示因公司沒有提供,故需自備,免受灰塵入侵。他亦解釋,選擇購買生理鹽水,而非眼藥水或使用眼罩的原因在於,眼藥水多數有使用期限,眼罩則會被灰塵遮蓋覆蓋,十分不便。此番話惹來裁判官追問「即係眼入塵就唔緊要?」林志威點頭同意,並指很少使用眼罩。

林志威父親亦出庭作供,印證其兒子的確在公司工作。當被問到何時知道林志威因噴漆而捲入官司時,林父坦言今天才知道本案與噴漆有關,但強調他曾事前提醒兒子帶備噴漆。林父又確認,公司沒有提供眼罩、洗眼液等之類的物品。控方質疑,林父雖指有為兒子報稅及供強積金,卻沒有帶備相關文件佐證,明顯是在說謊,惟林父否認。控方指林父的證供不盡不實,上庭的目的只為兒子開脫,林父不同意。

案件押後至本月 22 日續審,屆時黃博昕會出庭自辯。散庭後,林志威曾淌淚,並與友人相擁。

案件編號:KCCC1275/2020

2021 年 1 月 15 日,被告林志威出庭

2021 年 1 月 15 日,被告林志威出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