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4 歲智障童康橋之家墮樓亡 院長稱問心無愧 「厭惡性工作你估唔辛苦㗎?」

2021/4/29 — 16:58

14 歲智障及患自閉症男生,2016 年從葵涌「康橋之家」院舍墮下身亡,死因庭今(29 日)踏入第三天研訊。時任院長劉潔心供稱,死者很「百厭」,收藏糞便、徒手破壞天花及床櫃,劉遂將他轉到開放式床位,方便員工照顧。她又談及行業「辛酸」,「做呢行要好大耐性,病人控制唔到自己⋯⋯厭惡性(工作)你估唔辛苦㗎?」至於男童墮樓一事,劉稱已經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問心無愧」。

時任院長劉潔心供稱,她於 2014 年開始任職「康橋之家」主管,2016 年調至「沐恩之家」擔任主管,同年因前任院長張健華涉刑事案件被捕,劉兼任「康橋之家」院長一職,負責編更、招聘人手及安排院友活動。劉稱曾接受社署訓練,做義工時亦接觸過自閉症兒童。

院長:玩糞便騷擾院友 男童屢換房間

廣告

被問及子駿房間與其墮樓房間的距離,劉一直用手指比劃長度,「幾多呎我又冇度,中間有 8 間 10 間房,超過法庭牆壁呢個位少少」。死因裁判官黃偉權聞言謂: 「你做主管喎,你講個距離都有困難?」劉在他追問下,改稱超出法庭長度兩倍,惟始終沒有提及確實數字。

劉指子駿在 2014 年 12 月下旬入住「康橋之家」,初時住在雙人房,職員發現他將糞便放於院友睡床造成騷擾,遂更換至獨立房。劉稱「仔仔鍾意將大便收埋,聞臭味都搵唔到」,故將其調至開放式床位,方便職員照顧。劉又稱子駿會徒手拆天花及床頭,更高空擲物,「騷擾到街坊,扔到的士我仲要賠錢」,遂在窗戶安裝鐵絲網。

廣告

即使如此,劉稱子駿仍不時透過鐵絲網的空隙,向樓下扔衫及鞋,「個窗唔係密封,都要閂窗架嘛,我哋隻手都伸到出去」。至於子駿墮樓的「111 號」房間,因應前院友要求,故不設鐵絲網;院舍亦因應社署要求,所有房間不會上鎖,故子駿能進入涉案房間。她又提到院舍如有破壞,司機李錦全會幫忙檢查及維修。

院長形容男童百厭 曾踢傷保安

被問及照顧子駿情況,劉稱他上學時,院舍會安排職員陪車,又形容子駿「好百厭」,踢瘀保安的腿部,劉遭保安「鬧到面懞懞」。遇到子駿發脾氣,劉稱會「氹」,帶他到二樓紓緩情緒,又指自己任職多年,「做呢行要好大耐性,病人控制唔到自己⋯⋯同事咁多職業唔做,唔好去做看更?厭惡性(工作)你估唔辛苦㗎?」

劉又稱,曾向子駿母親及社工提及他「百厭」,如掃走飯桌上的飯餸、徒手揸爛眼鏡。子駿母親聽畢,大叫「(你)從來冇講過!」、「佢從來冇同我溝通過!」劉沒有聽過子駿傷痕由其他院友及員工造成;子駿墮樓後,劉原在幾條街外的「沐恩之家」,收到職員通知後跑回「康橋之家」,先後與警員致電子駿家人不果。

提及男童墮樓事件 院長:意外冇人想

代表死者家屬的大律師陳偉彥向劉指出,劉的家翁李宏憲經營「沐恩之家」,其後認識「康橋之家」的前院長張健華,兩人 2012 年成立智友集團。2014 年 8 月,張健華被捕,智友集團接手「康橋之家」所有股份。陳盤問期間聲量轉大,劉一度稱「律師,我係證人唔係犯人」;死因裁判官著劉不用緊張,劉稱「我想佢態度唔好咁惡囉!」

陳指出,劉於 2020 年 7 月再錄口供,曾稱院舍運作非常好、沒有問題,符合社署要求,提供專業服務。陳提及子駿墮樓事件,劉稱「意外冇人想,始終係院舍發生,我為咗仔仔做咗好多嘢」。陳又指院舍屢接社署警告信,如鼠患問題;劉稱已找滅蟲公司處理,「我哋會補救,隔離院舍都有㗎」。

至於有院友遭餵食時鯁死,劉稱「唔關我哋職員事」,是社署職員替院友訓練時發生,「入咗我哋數,我都好無奈」。陳提及院舍閉路電視,劉稱該系統於 2014 年遭警方取走,至今仍未歸還;陳質疑職員未能使用閉路電視觀察院友情況,劉反問「一定要有呢個功能㗎咩?」

院長稱已盡心盡力、做到最好

陳稱院舍司機李錦全為精神病患者,每日在院舍留宿,指他其實是院友;劉聽到反應甚大,「有情緒病嘅人,更加有耐心照顧人,有咩問題呀?你歧視呀?」死因裁判官叫停,向劉稱「你回答佢問題,問完就完啦」,劉始表示不同意。陳指案發當日,院舍少於 6 人;劉稱「行開行埋,時間好短啫,繁忙時間開飯齊哂人」。

陳根據案發月份的更表,指有員工連續上班十多天;劉稱是員工選擇不放假,儲假一次過放。死因裁判官提醒問題或構成刑事責任,證人有權不回答,劉遂表示不答。盤問尾聲,陳詢問劉,她是否認同「不妥當的院舍管理,導致子駿墮樓,並非院長的錯?」劉表示已經盡心盡力、做到最好,「問心無愧」。

保健員派藥時發現男童失蹤

保健員李碧玉則供稱,她於 2014 年 9 月 1 日擔任「康橋之家」保健員,2003 年讀完保健員課程,學習藥物管理及康護照顧,翌年正式成為社署註冊保健員。李與另一職員羅福云負責整理院友覆診文件及執藥,偶爾會巡房。李稱案發當日,子駿吃午飯後在房門前徘徊,未有與他交談。

李續指,最後一次看到子駿是當日下午 3 時半,巡房時看到他於床位睡覺。一個多小時後,李在三樓準備派藥,她指子駿大部分時間身處房間,偶爾才會排隊取藥。李在隊伍不見子駿,遂到其床位派藥,惟仍不見他。李欲尋找子駿之際,收到二樓職員通知稱有急事,著她下樓幫忙。

男童梁子駿,於 2016年 8 月 23 日在葵涌「康橋之家」墮樓身亡,去世時年僅 14 歲。本案由 2 男 3 女組成陪審團審理,由死因裁判官黃偉權審理。男童家屬獲批法援,由大律師陳偉彥代表。

案件編號:CCDI-474/2016(S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