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歲智障保安員藏五刀判囚 7 個月 父轟罪名「莫須有」 辯方質疑官「無限上綱」

【15:55 新增下午開庭內容】24 歲輕度智障保安員去年在北角遭警員截停搜查,搜出五把刀、特首林鄭月娥的扯線公仔及示威刊物等,早前受審後被裁定一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成。東區法院裁判官張志偉今( 9 日)拒絕按醫生建議判醫院令,認為不足以反映嚴重性,判即時監禁 7 個月。被告聞判期間一直低頭,但在步入犯人欄時情緒激動,一度喘氣,並在離開時對張志偉雙手舉起中指抗議。

被告父親斥判刑「完全唔講證據!係『莫須有』!以後邊個買刀返屋企就 8 個月(量刑起點)!」辯方亦不滿裁決,控方稱本案與社會事件無關,但張志偉將被告藏刀行為推論至用作「私了」傷人,形容是「無限上綱」。

辯方呈上兩份精神科及一份心理科專家報告,指精神科治療有一定的成效,被告郭梓賢的情況大有改善,其重犯機會為低至中等,望法庭可按相關案例判處醫院令。惟張志偉反駁有關案例相對較舊,如醫院令日數不足的話,法庭可以判監取代,並交由懲教職員安排合適的治療。

張志偉判刑時表示,相關報告指出,被告雖然智力有問題,但他有能力去分辨是非對錯,同時能夠思量後果。報告又指,被告沒有明顯精神病症狀,但因自閉及智力問題,醫生建議判處 1 至 2 個月的醫院令。

官指醫院令不足以反映案件嚴重性

不過,張志偉舉出不下 5 個同類案例,指沒有證據顯示被告因精神錯亂犯案,加上僅 1 至 2 個月的醫院令並非懲罰,不足以反映罪行嚴重性,故須判具阻嚇性的刑罰。張志偉稱,雖然涉案 2 把西瓜刀未開封,但仍具有一定殺傷力,以及另外 3 把刀刀鋒尖銳,可傷害他人,故唯一合適的刑罰是即時監禁,遂將量刑起點定於 8 個月監禁。

官指,考慮到被告的病患及自制能力低,減刑 1 個月,總刑期為 7 個月,並下令懲教署須安排合適的治療予被告。

辯方隨即申請保釋等候上訴,惟張志偉以未收妥正式文件為由,拒絕即時批出保釋,相關申請押後至今日下午處理。辯方在下午開庭時表示,已按程序遞交上訴申請書,將會就定罪及刑期上訴。張志偉考慮到被告面對的刑期不長,如不批出保釋,被告或會在上訴前服畢刑期,故予以批准,並分別下令提高保釋金及人事擔保至 1 萬元,其餘保釋條件則按原定繼續。

父斥官自行想像「私了情節」

郭父庭外接受傳媒訪問時,透露被告自從被還押後病情惡化,晚晚失眠,不斷表示「警察屈佢」,更因此萌生自殺念頭。郭父強調,兒告下班時順道買刀回家,質疑涉案刀原封不動,「又點殺人啫!」

郭父指,警方拘捕兒子時施以過份武力,導致他頸椎受挫,至今仍不時隱隱作痛。郭父前往警署後,警方一方面向他稱「捉佢(被告)咁嘅人有咩用呢?只係浪費公帑!」但另一方面又威脅被告「唔落口供唔畀去醫院!」最終他屈服。郭父斥警方「指鹿為馬」,將被告案發時身穿的深藍色褲,硬要講成黑色。

郭父強調,兒子有政治取態是其自由,但「有政治取向唔等於『私了』㗎嘛!」批評張志偉自行想像「私了」情節,以「莫須有」罪名迫害,怒轟「(警方)為捉人而捉人!(官)為判而判!完全唔講道德、良心、專業知識!」

郭父表明會上訴,但目的不單單是為了兒子,而是為了廣大市民,因本案判刑會影響到往後的案件,屆時「啲差佬話捉就捉㗎啦,無王管」,又擔心」以後邊個買刀返屋企就 8 個月(量刑起點)!」郭父又形容,現時香港人的情況「比非洲更慘」,人人自危。

官:涉案五把刀「必然用作傷人」

被告郭梓賢(24 歲,保安員)患自閉症、輕度智障及躁狂症,他被控於 2020 年 4 月 9 日,在北角健康中街及英皇道交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兩把西瓜刀、兩把摺刀及一把廚房刀,意圖作非法用途使用。

早前裁決時,裁判官張志偉表示,從錄影會面的對答可見,被告會不時從背囊拿出物品,然後放回背囊內,例如手套、雨具等,因此被告不可能無留意背囊內有把廚房刀。此外,案發時兩把摺刀放在被告的外套口袋內,被告不可能感覺不到重量。張志偉不相信被告在已經有三把刀的情況下,還買兩把西瓜刀送給父親作生日禮物,故不接納其解釋。

對於辯方指,涉案刀連刀套一直放在背囊和紅色膠袋內,且被告被截停時表現正常,亦配合查問,張志偉認為,根據閉路電視片段,被告在未遇到警員前,曾將袋著西瓜刀的紅色膠袋藏在外套內。雖然被告遭截查時變成手持膠袋,但當時他背著警員,並未發現警員,故難以說被告從無掩飾過。張志偉認為,涉案摺刀雖然短小,但非常尖利,廚房刀亦同樣鋒利,因此被告套上刀套以免損壞背囊及外套是自然之事。

此外,被告當日被搜出寫著特首林鄭月娥名字的扯線公仔,及印有「光復香港」等標語的刊物和鎖匙扣等。查問下,被告稱公仔是他自製,用以諷刺林鄭月娥,「因為每個市民都唔鍾意佢」;刊物等物品則是從「黃店」獲得,被告又表示自己會捐錢予「黃店」。

張志偉稱,由此可見,被告有清晰明確的政見立場,亦會支持相關政見。加上被告另外被搜出的手套、眼罩、雨具及鐳射筆等物品,都是激烈示威者在堵路、「私了」時的裝備,因此「唯一不可抗拒」的推論,就是被告管有涉案五把刀必然用作傷人,因而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案件編號:ESCC539/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