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5 日,警員李文軒出庭作供

3 青年被指藏汽油彈雷射筆 兩罪成一脫罪 官:行為可疑,惟證物鏈有疑點

網民前年 11 月 11 日發起全港「大三罷」,3 名青年被指在屯門一個停車場管有汽油彈及雷射筆,各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兩人今(12 日)在屯門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另一人則罪名不成立。裁判官王證瑜指,警員李文軒供稱打開首被告背包,發現 2 個汽油彈,惟片段可見背包一直呈打開狀態;背包倒下時,李突然索緊外格的繩,卻沒有合理解釋,送往化驗過程亦有疑點。裁判官認為首被告行為可疑,但證物鏈也有疑點,故判他無罪,次被告及第三被告則還押至本月 29 日判刑。

裁判官王證瑜裁決時稱,首被告李麒麟被控藏有 2 個汽油彈,裁判官認為證物鏈有疑點。他引述警員李文軒指,李打開首被告的背包發現 2 個汽油彈,惟根據警方攝錄的片段,首被告的背包一開始已是呈打開狀態;控方第三證人警員表示,他不記得檢取證物時,背包是否已經打開。

官:警員的聲稱與承認事實相違

他指警員李文軒供稱從被告背包檢取帽子,惟片段顯示無人打開背包,帽子一直在地上,而非在背包裡面。裁判官又指,首被告背包突然倒下,李將其扶直及索緊外格的繩,李曾稱「支汽油彈斜咗驚倒瀉」。裁判官質疑把背包打直,就可以穩固背包內的玻璃樽,李亦沒有合理解釋為何要索繩,「(對於)個袋發生咩事有疑問」。

裁判官續指,控方第七證人警員檢取汽油彈到政府化驗所化驗,惟其供詞與承認事實不同,包括為汽油彈拍照的時間,其做法亦沒有書面紀錄,「警員嘅聲稱同承認事實相違」。裁判官認為首被告跑入停車場、將背包拋下河屬可疑行為,但法庭不肯定檢取的汽油彈,是否為化驗的汽油彈,考慮證物鏈有疑點,裁定罪名不成立。

官不接納次被告自辯 指他自相矛盾

至於次被告譚俊賢被指管有雷射筆,裁判官認為警員作供前後一致,裁定誠實可靠,但指譚的證供不可信,不接納他的證供。譚自辯時稱,他當晚被捕前曾往 V City 商場,因看到有人在 Telegram 群組表示,警方曾在該處發射催淚彈,他遂前往了解。其後他看到有人逃走,譚感到有危險亦逃走。

裁判官認為,譚說不出相關 Telegram 群組名稱,他一邊稱想到場了解催淚彈一事,一邊擔心被催淚彈射中,裁判官表示不合理及自相矛盾,「根據被告證供,佢唔係參加示威,唔需要跑走,留係安全地方就夠」。

譚的外套袋口有一支雷射筆及泳鏡,他供稱工作會使用雷射筆,店舖因發生社運,下午 6 時關閉,泳鏡則用作保護自己。

譚表示不知道雷射筆在外套袋口,惟裁判官認為他從下班至被捕歷時 5 小時,被告一直穿著外套,卻不知道帶著雷射筆,有內在不可能性。裁判官認為譚被捕地點與示威地點接近,唯一合理推論是他用雷射筆傷害警員,裁定罪名成立。

至於第三被告甄振嵐,裁判官指他欲避開警員追捕,躲於汽車之間,並藏有雷射筆、口罩及生理鹽水。加上被告被捕地點與示威地點相近,裁判官認為唯一合理推論是他用雷射筆傷害警員,亦裁定罪名成立。

首被告有訟費申請,惟裁判官考慮他自招嫌疑,拒絕批出訟費。法庭為次被告索取背景報告,為第三被告索取更生、勞教及教導所報告,兩人還押至本月 29 日判刑。

被告依次為李麒麟(22 歲,大學生)、譚俊賢(27 歲,售貨員)及甄振嵐(20 歲,學生),各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李被指前年 11 月 11 日,在屯門青賢街一個露天停車場管有 2 個汽油彈;譚及甄被指在同日同地,各管有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案件編號:TMCC530/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