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3 月 8 日大批市民在大埔發起遊行,反對區內設「肺炎診所」。(Nasha Chan攝)

【3.8 大埔】工程項目經理堵路罪成候判 女親友失聲痛哭 裁判官:監禁無可避免

大埔居民在去年 3 月 8 日發起遊行,反對將大埔賽馬會普通科門診診所,設為接受懷疑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的指定診所,最終爆發警民衝突。被指在距離診所約兩公里外堵路的工程項目經理,早前否認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受審。粉嶺法院裁判官黃國輝今( 10 日)指,雖然現場片段未能拍清被告的手部動作,但見到被告提起左手後垂下,明顯有所動作,加上兩警均認為被告「疑似指揮」他人堵路,故裁定罪名成立,還押等候索背景報告,明言或判即時監禁。辯方求情形容被告孝順、顧家時,被告女親友難掩情緒,失聲痛哭,不時以紙巾拭淚。

裁判官引述附近閉路電視片段指,被告起初橫過馬路時,左手略略提起,並非自然垂下,約 1 至兩秒後,其左手再度於鏡頭內出現,但已改為自然垂下。裁判官認為,被告的左手明顯有所動作,只不過被物品阻擋,看不清楚實際動作,與警員黃潤堅形容被告「疑似指揮」的動作並無矛盾或衝突。

裁判官:警長口供沒有提及被告「企高」一事 不足以影響證供可信性

辯方質疑負責駕車的警長陳瀚業的視線被另一輛停泊在附近的車輛阻擋,未能看清車外的堵路情況。不過,裁判官認為陳瀚業可以透過車窗觀察後方。至於陳瀚業在供詞上未曾提及被告在行人路上「企高咗一格」一事,裁判官認為,與於被告的手部動作相比,「企高」的動作較為次要,故可以理解陳瀚業未有在書面供詞上提及此細節,認為他的遺漏不足以影響證供可信性。

裁判官認為兩警的證供清楚且直接,沒有任何誇大或隱瞞,相信他們已道出事情的真相。基於他們的證供,裁判官認為事發當日,被告曾在手指向人群及馬路;馬路上有一對男女搬動雜物;被告在女子豎起木卡板時,曾指向她的方向;被告曾與搬雜物的男子一同行向擺放木卡板的位置,裁定被告與他人一同參與堵路行為。

辯方指被告家人患精神病 需被告照顧

辯方求情指,被告過往有一個非同類案底,他修畢浸會大學工商管理文憑後,獲晉升為工程項目經理,現與妻子育有一對兒女。被告母親患有抑鬱症,胞弟則有精神病,被告每周均會探望及照顧他們。

辯方呈上 3 封求情信,指被告過去一年飽受精神折磨,現已明白到不應被衝動驅使,承諾不會重犯。被告妻子及上司均一致讚揚他孝順、顧家、對工作充滿熱誠,同時具責任心。辯方理解監禁乃無可避免,唯望法庭考慮上述因素,予以輕判。

裁判官將被告還押至月底,希望進一步索取背景報告,再作最後判刑,但明言即時監禁無可避免,問題只關乎時間長短。被告的女親友在聽取求情途中,一度失聲痛哭,其餘旁聽人士則高呼「頂住啊!加油啊手足!」

被告陳思明( 38 歲,工程項目經理)被控於去年 3 月 8 日在大埔安祥路大元邨街市外的燈柱 EB3760 留下一塊木卡板、兩個膠籃及其他雜物堵路。

警形容被告動作時 遭官斥「舉高隻手就係㗎啦?」

早前審訊時,警員黃潤堅稱,見到身材高䠷的被告與另一名男子站在馬路中心,高舉左手指揮著,旁邊則有一名女子以木卡板堵路。裁判官問他「舉高隻手就係㗎啦?仲有咩動作?」,又斥「你成日咩堵路啫?唔該你形容下啲動作!」

黃潤堅進一步解釋,被告左手高舉至肩膀水平,並指向該女子,貌似正在指揮,而該女子只是將原來已放在馬路的木卡板拿起。黃潤堅強調,他們所扔出的雜物佔據了馬路一半,堵塞兩條來回行車線,使車輛未能正常通過。

警長陳瀚業則稱,大批黑衣示威者中,被告尤其突出,他站在體育館外的行人路,「企高咗一格」,先用手指指向群眾,後指向馬路。陳瀚業聽到同僚報告有人堵路,遂透過車尾窗觀察情況。當他見到有人搬動雜物至馬路時,認為時機成熟,遂下車從後環抱被告,並表露身份,經一輪糾纏後成功制服他。

案件編號:FLCC 166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