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33 歲學生被控藏噴漆 官裁定罪成 警員:被告警誡下稱「Sorry Sir 我有悔意」

    (報道在晚上 6 時 27 分更新內文)

    去年 9 月 15 日 「國際民主日」 ,有網民發起港島遊行,一名33歲男子涉於當日管有 2 樽噴漆,被控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摧毀財產罪。案件今(14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被告並無律師代表。拘捕警員供稱,目擊被告在隧道中搖晃手上噴漆,並在警誡下表示「Sorry Sir,我有悔意」。經審訊後,裁判官黃雅茵接納被告警誡下的口頭招認為呈堂證供,指當中不存在不自願性或不公平性,她認為被告當時明顯是準備將噴漆噴到牆上作破壞,故裁定罪名成立。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明年 1 月 4 日判刑,以索取背景報告。

    被告王康栢 (33歲,學生),被控於去年 9 月 15 日,在中環花園道與上亞厘畢道交界行人隧近燈柱號碼 24273,保管 2 樽噴漆,意圖在無合理辯解的情況下,用以損壞行人隧道的牆壁。

    負責拘捕的警員趙偉傑今出庭供稱,案發當晚身穿軍裝在禮賓府外站崗,於晚上 9 晚目睹被告沿著花園道往香港動植物公園方向前行,趙見被告一直「兩頭望」,遂尾隨他。趙一直跟著他走到行人隧道,看到被告戴上一個黑色口罩,從背囊取出一支噴漆,面向牆身,以右手搖晃噴漆數下。趙為防止被告塗污牆壁,故上前制止被告及盤問他。

    就另外兩名警員證人,被告在盤問時同樣只問及他們「監警會有冇人投訴過你?」,二人回答為沒有。裁判官黃雅茵裁定特別事項及一般事項的表面證供成立,接納控方所依賴的口頭招認及補錄警證供詞為呈堂證供,指當中不存在不自願性或不公平性。被告選擇不作供,不傳召任何辯方證人,在特別事項的中段陳詞時僅表示,根據香港中文大學法律系博士研究文章,「香港市民有權孭背囊行街」;其後陳詞階段則表示「我嘅陳詞無補充」、「我無野講」。

    官:被告明顯是準備將噴漆噴到牆上

    裁判官裁決時指,3 名警員證人證供清晰、合情合理,不存在關鍵性矛盾,接納他們為誠實可靠證人。惟裁判官表示,針對證物鏈方面,第二名警員證人曾將證物轉交到另一名女警,再轉交到第三名偵緝警員證人手上,而該名女警身分未有披露。裁判官續稱,一般而言,控方須傳召所有與證物鏈有關的警員,但各名警員證人對涉案噴漆的描述清晰,能準確道出物品上的細節,如白色貼紙、貼紙的長度,因此就是次情況,無須傳召該名女警亦可證明證物鏈的完整性。

    裁判官總結,被告被警員發現時他面對牆壁,帶上口罩及搖晃手上噴漆,明顯是準備要噴到牆上作破壞,被告亦沒有其他理由將另一罐噴漆藏於背囊,加上他警誡下稱「Sorry Sir,我有悔意」,故裁定罪成成立。

    被問到是否要進行求情,被告卻稱「我要上訴」、「無野想講」。被告指自己現年 34 歲,為碩士學生,父母均有到庭。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明年 1 月 4 日判刑,以索取背景報告,期間被告獲准以原有條件保釋。

    警:被告反覆稱「Sorry Sir」、「我有悔意」

    負責拘捕的警員趙偉傑作供指出,被告被截停後,便脫下口罩並將它放進褲袋。趙先問被告「你係邊個?係度做咩?」,被告卻回應「Sorry Sir」。趙聞言感到疑惑,便問被告「你做咩 say sorry?」,被告隨即答「我有悔意啊」,趙續問「你點解無啦啦講有悔意?」,被告則指「我諗住噴牆,但我見到你都冇噴」。其後,趙搜查被告背囊,找出另一支噴漆、兩個黑色口罩、一疊孫中山人像畫及3 瓶膠水,趙繼續提問,惟被告反反覆覆地表示「Sorry Sir」、「我有悔意」等。

    趙指被告的對答清楚,但有些紊亂,認為再問下去也沒有意思,便向被告作出警誡及宣布拘捕。趙表示,過程中從未對被告使用武力、威逼或恐嚇被告。宣布拘捕後,趙便與同僚押解被告返中區警署進行補錄警誡口供。

    被告:有冇人去監警會投訴過你?

    在傳召證人前,被告在庭上表示自己當時不在現場,指「拎住噴漆個個唔係我」,對拘捕、警誡後招認及補錄口供亦無印象。

    盤問時,被告打算問趙「知唔知憲法法律,警員有機會違例拘捕咗啲無辜嘅人」,惟裁判官告之被告香港並無憲法法律,故被告改稱「憲法法院」、「憲法法官」。裁判官聞言表示「我係裁判官,我話你知無」,強調警員並非法律專家,只是事實證人。被告隨即問趙「你有冇聽過人濫權?」,卻遭裁判官質疑與本案何關。經裁判官重整問題後,被告詢問趙「有冇去過紀律聆訊」及「有冇人去監警會投訴過你?」,趙均回答沒有。

    案件編號:ESCC407/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