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14 新城市】被控咬斷警手指四罪罪成 港大舊生杜啟華判囚 5 年半 官:行為兇殘 拒同期執行刑期

2021/3/15 — 16:05

2021 年 3 月15 日   罪成還押的杜啟華被押上囚車,到法院聽取判刑。

2021 年 3 月15 日 罪成還押的杜啟華被押上囚車,到法院聽取判刑。

網民於前年 7 月 14 日發起沙田大遊行,其後新城市廣場爆發警民衝突。港大畢業生杜啟華被指咬斷警長右手無名指,並疑以雨傘向兩名警員施襲。他早前經審訊後,被裁定襲警及有意圖傷人等 4 罪成立,區域法院法官陳仲衡今( 15 日)指,雖然杜並非主動咬噬警長,但他否認控罪,沒有承擔罪責,可稱得上是「毫無悔意」,又形容他向正在執勤的警員施襲,行為「兇殘」,故拒絕將所有刑期同期執行,只念在他過往的良好品格酌量減刑,總刑期為 5 年半監禁。

臨近開庭前,杜啟華( 24 歲,法律行政文員)表現輕鬆,即使有口罩遮掩,亦難掩其笑意,他又逐一向在場親友點頭示意,並比劃出心形手勢。及後,杜收起笑容,嚴肅地聽著法官的判刑,聞判後未有太大反應,他向公眾鞠躬及與律師埋頭商議後,隨即步入囚室。

廣告

此外,其親友穿及戴上與杜相似的「卡比獸」T恤和口罩,以示支持。他們得悉判刑後掩臉痛哭,明言「我哋幫你照顧媽咪!」至於被稱為「赴湯杜火」的湯氏夫婦亦有場聲援,他們聞判後不禁捩淚。不過亦有人向他高呼「食肥啲!」,杜隨即回應指「我會!」,亦有人笑稱 「減肥好喎!」

官:被告應早知犯案無法照顧家人拒輕判

廣告

法官判刑時表示,法庭知道杜的祖父母年事已高,亦理解他們對孫兒的掛念之情。然而,杜理應早已知道自己一旦囹圄,會失去照顧長輩的機會,故不能被視為輕判的理由。

就在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一罪,法官認為杜向 3 樓中庭投擲雨傘的行為,有意圖激使他人向警方施襲,且誘使他人擾亂社會秩序,案情較同類案件嚴重,遂以 8 個月監禁作量刑起點,考慮到杜具正面良好品格,決定給予一個月的刑期扣減,此罪刑期為 7 個月。

對於襲警罪,法官認為杜以雨傘作為武器,從後偷襲警員 20335 葉卓軒,但兩人事前根本沒有交集或起衝突,相信杜施襲只因葉的身份是警務人員,須判以具刑嚇性的刑罰。辯方早前指,本罪以較輕的《警隊條例》提告,故罪刑理應降低,建議判刑約 4 星期。惟法官認為案情揭示杜的罪責,故不應該只根據條例判刑,遂將量刑起點訂於 3 個月,同樣因杜的良好品格,決定將刑期下調至兩個半月。

官斥被告「毫無悔意可言」兼「兇殘」 故須加刑

另就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法官認為警員梁子健事前未曾與杜有身體接觸,更遑論挑釁他,相信杜因其警員身份施襲。雖然本案並非同類案件中最嚴重,但法官衡量 4 個因素,包括懲罰犯案者、阻嚇社運人士向警方使用暴力、撫平受害人的傷害及顧及被告更生需要後,認為須著重首 3 項。

法官直斥,杜否認控罪,同時不肯承擔罪責,可謂「毫無悔意可言」,加上他襲擊的對象為警務人員,屬加重刑責的因素,故將原本 15 個月的量刑起點提高至 18 個月,酌量扣減後,刑期為 16 個月。

至於最後一項有意圖傷人罪,法官認為在上述 4 個要素中,被告的更生需要尤其重要,雖然杜並非主動咬噬警長梁啟業,但論傷害、痛楚程度,以及警長事後的後遺症而言,罪行較同類案件嚴重,故以 4 年監禁訂為起點,考慮到杜襲擊正在執行職務的警員,行為「兇殘」,須加刑至 4 年 9 個月,但念在杜過往品格良好,減刑至 4 年半。

官指法庭及懲教不會任由被告「自生自滅」

法官強調,不能因為 4 罪幾乎在同時段發生,便同期執行所有刑期,但若然將 4 罪全部分期執行又未免過於過重,更會影響杜的更生。對於辯方早前表示,希望法庭不要讓杜入獄自生自滅的說法,法官重申法庭不會以上述說法去考慮判刑,相信亦非懲教署對待囚犯的態度。

法官最終下令,首 3 項控罪同期執行,但其中 13 個月與有意圖傷人罪分期執行,總刑期為 5 年半。

法官陳仲衡早前裁決時指,警長證供可信,他沒有用手指使力按壓被告眼眶,又指即使被告是自衛,他咬噬警長手指的力度,足以令其手指粉碎性骨折,「遠高於保護自己所需的合理武力」。對於辯方提出的咬噬反射,法官認為只是一個「幻想的可能性(fanciful possibility),並非合理的可能性」,排除被告因驚嚇反應,而作出咬噬他人的反射動作。

辯方則求情指,被告平日十分疼錫家庭,並非犯案纍纍、「好食懶飛」及對社會有威脅的人,今次僅因一時行差踏錯,對其影響深遠。辯方強調,被告不會忘記本案教訓,深知自己要負上刑責,唯望法庭在量刑時除了懲罰被告,亦要著重更生,讓他出獄後繼續貢獻社會。

案件編號:DCCC778/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