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21 白衣人暴動案】在錯誤中度過的首日審訊

2021/2/22 — 23:03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旁聽反送中故事製圖

【文:蔡玉玲】

歷時 19 個月,7.21 襲擊首宗案件終於開審。早上未到 8 時半,已有記者開始排隊輪候,行家說:「終於等到這一天」。簡單一句說話,隱含著對未來 25 日審訊的期望,傳媒多少期盼在審訊過程中窺見 7.21 事件全貌,進一步接近真相。

不過在第一日審訊,法官多次狠批控方,指其遲交文件、文件又出現錯漏,直言「辯方都開心㗎如果你搞錯……如果你真係專業,就唔會犯呢啲低級錯誤啦。」

首日開庭 法官批控方遲交文件

廣告

案件中 8 名被告均為白衣人,被控在 2019 年 7 月 21 日於元朗西鐵站一帶參與暴動、有意圖而傷人等罪名,由區域法院法官葉佐文審理,控方由主理國安法案件的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代表。甫開庭,控方指案件第三被告林觀良、第四被告林啟明將承認在港鐵元朗站參與暴動控罪,控方會將第二項有意圖而傷人罪名交由法庭存檔、不作檢控。

當法官問到第三、第四被告是否同意案情時,辯方律師指出直至上周五(19 日)下午 5、6 時左右才收到控方的修訂案情。法官隨即表示自己也是很遲才收到文件,透露書記多次打電話予控方「不斷催促,你哋嗰邊好似唔緊唔緊」,最後需要犧牲個人周末時間查看文件。

廣告

法官質疑控方「既然有修改,點解咁遲?」控方多次辯解「純粹係少少字眼上的更改」、「純粹有啲字有啲更改」,被法官反駁「唔好講純粹有啲字有啲更改,我哋所有嘢都係字」、「如果唔重要你就唔改啦」。他再三強調辯方有權知悉改動索取指示,控方「冇理由收喺床下底自己改」,要求辯方在接下來的審訊要更為積極,否則會影響審訊效率。

證人全開名無需屏風 法官再三確認安排

法官接著指出收到證人列表,指出擬傳召證人、特別是受害人「全部開哂名」。他指出以前處理勒索案或風化案,不時收到證人申請匿名或使用屏風,反思早前審前覆核是否有所遺漏未有處理。控方指證人「冇要求」,法官即再三確認「有冇問過佢哋?有冇錄過口供、有記錄?佢哋全部話要開名?」

控方最初表示警方有問證人、全部都確認不需要屏風,若需要屏風就要跟他們錄口供;及後又補充有一位證人在審前覆核後提出要求屏風,須就此錄口供,但「證人一直未得閒錄」。此說法惹來法官質疑,指控方未有通知法庭有證人需要屏風,又指「你準備好未呢?你仲未錄口供?唔好錄哂口供先開案咩?」法官要求控方跟所有證人補錄證供,確認他們接受開名以及讓所有人見到容貌的安排。

控辯雙方未簽妥承認事實 再揭發文件出錯

控方向法庭呈交的證人列表有逾 60 名控方證人,又指基於雙方同意的案情,預期須傳召 24 名證人,包括 15 名市民、當中大部分是受害人,另有 9 名警員。法官追問控辯雙方是否已簽妥承認事實,控方回應指「簽梗」,法官即質疑「點謂之簽梗?一係簽咗,一係未簽。」

首被告王志榮的大律師隨即指出,首被告從未被警方要求參與認人手續,多次要求控方將此事加入承認事實中遭拒。控方承認此事屬實,但認為與控罪元素及案情無關,法官直指控方不可以「斬件式」處理承認事實,又質疑按控方邏輯,被告沒有刑事定罪記錄都與案情無關、可在承認事實上刪除。控方最後表示「唔想阻法庭時間」,同意加入首被告要求內容。

期間,首被告大狀指出上周很遲才收到一大疊文件,其中包括一名警員於 2 月 15 日錄取的口供,稱看了逾 1,000 小時的錄影片段、從而辨認出各被告,辯方須申請索閱警察記事冊及調查報告進一步了解。

辯方又質疑根據今早才收到的修訂開案陳詞大綱及證人列表,作證警員所能辯認到的被告、與他們的口供內容不符。控方翻查文件後,承認是文件出錯,除了打錯警員編號,又誤把兩名警員能辨認到的證人資料對調,惹來法官批評「你有冇 check 過?」,又指重要資料「寫到亂哂,辯方都開心㗎如果你搞錯……如果你真係專業,就唔會犯呢啲低級錯誤啦。」

其餘各被告的代表大狀隨後紛紛提出問題,包括次被告黃英傑代表大狀指,未有收到最新由控方提交被告涉案的片段;第五被告鄧懷琛代表大狀指上周六(20 日)才收到市民證人於 19 日寫的書面口供,需時索取進一步指示;第六被告吳偉南、第七被告鄧英斌代表大狀則指出,今早收到的修訂開案陳詞及證供顯示,警員的調查推前到 7 月 16 日傍晚,申請索閱有關警察記事冊及調查報告。

警方年半始發現醫療報告出錯 控方無看報告撰寫案情

控方於下午宣讀第三、第四被告的認罪案情,其中僅以一小段提及受害人傷勢,指 11 名控方證人「遭受不同程度的創傷,包括輕微的觸痛、裂傷,以至嚴重的骨折及血腫」。法官在查閱受害者傷勢列表時,發現第五名受害人仍在等待醫療報告,控方解釋指因為醫院提交了錯誤的醫療報告予控方。

法官追問控方何時向醫院提出要求、何時發現醫療報告有誤?控方始披露警方於 2019 年 10 月 17 日向醫院申請,醫院於同年 11 月 14 日提交受害人於 10 月初的醫療報告,惟與 7.21 事件無關;警方於是再向醫院申請,醫院於同年 12 月 4 日提交第二份報告,同樣出錯。在法官多番追問下,控方承認警方直至 2021 年 2 月 19 日才發現原來報告出錯,被法官直斥「份報告放咗入雪櫃?個 file 凍結咗半年?……呢 14 個月做緊啲乜?」

法官質疑警方根本未有看過醫院提交的文件,以至未能發現日期及傷勢都不準確,要求控方披露負責警員身份及姓名。控方向警方查問後最初僅指,文件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負責,又問人名能否稍後才提交?法官質疑為何不能即時提交、「有冇名?抑或想匿名?」當控方想遞紙提交姓名時被法官即場拒絕,直指「你講俾我聽,公開審訊,唔交紙仔。」控方至此才披露當時案件主管為高級督察黃詩斌。

法官又查問控方撰寫案情時是否檢查過醫療報告、否則何以並無發現出錯?控方承認是根據由警方提供的證人口供撰寫案情,未有翻查醫療報告,法官直言「點解你唔睇醫療報告呢?你覺得得唔得呢?證人唔係醫生嚟㗎……」法官繼而要求控方補充更詳細資料,包括受害人傷勢是否需接受大手術、有否縫針、留院日數、是否有後遺症等,因會影響法庭判刑。

第三被告代表律師隨即指出,傷勢列表內涉及第三、第四被告的 11 名受害人中,並沒有已同意認罪案情中提及的骨折傷勢。法官唯有指示控辯雙方修改案情撮要,刪除含骨折的字眼,雙方須於 3 月底審訊完結前,以附表方式就傷者的創傷情況及其後醫療跟進達成共識。

7.21 開審第一日,就在處理種種延誤和錯誤中度過。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

旁聽反送中故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