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21 白衣人暴動案】白衣人律師:有人講粗口罵「牛屎佬」  挑釁白衣人?  事主 A 不同意

2021/3/2 — 17:16

元朗 721 (圖片來源:林卓廷Facebook影片截圖)

元朗 721 (圖片來源:林卓廷Facebook影片截圖)

7.21元朗白衣人暴動案今(2日)在區域法院續審,當晚在元朗西鐵站大堂內被白衣人多次襲擊的證人A接受辯方盤問。辯方重播A的直播片段,指片段中有人向白衣人大喊「X 你老母牛屎佬!」,質疑是挑釁行為,證人A不同意,屢次強調這只屬咒罵,稱若辯方「覺得係incitement element (煽動因素),我覺得好奇怪」。證人A和辯方一度針鋒相對。

六名辯方律師中,只得第7被告鄧英斌代表大律師謝英權盤問證人A。辯方重播A的直播片段,指片段中有人向白衣人大喊「X你老母牛屎佬!」,詢問A:「就你理解,個位人士點解咁講」,A稱「有情緒表達囉」。辯方問證人是否同意這樣的說話會令白衣人情緒更激動,屬於挑釁行為。A表示,「覺得係咒罵多過挑釁,如果你覺得係incitement element (煽動因素),我覺得好奇怪」。

辯方追問:「姐係問候人老母,講粗口唔係挑釁,你係咪咁嘅意思?」A解釋,在他直播前,在已付車費區域外的白衣人曾經咒罵閘內人士,並強調當他和太太從月台沿樓梯到大堂時,見到地上有斷棍和血迹,亦有女士受傷正在廁所急救,因此他認為早在直播前已經發生過一次襲擊,「咁嘅環境下,閘內人士再見到幾十個白衣人圍住,係好驚,所以講粗口唔算挑釁」。

廣告

辯方卻質疑證人A無親眼目睹有女士被打至頭破血流,要到女廁治療,A只是聽他人敍述事件。

A 承認自己沒有目睹事件,想進一步解釋時遭辯方打斷,指他回答了問題即可,毋須額外解釋。A 卻堅持解釋,指地下有棍有血,「唔通流鼻血咩」,辯方反問「你有化驗過啲血咩?你都唔知血係邊個」,A 反駁「化驗就唔會係我做啦」

廣告

法官出言緩和氣氛,要求辯方「一係你問清楚」,是否指證人無化驗、無親眼目睹就無資格評論,認為辯方現時的問法「唔公道」。法官指出,辯方針對的是一句說話,但證人A執著於語境,認為是有些事情發生才使人講了這句粗口。證人A在法官提問下,同意如果無端端罵人「X你老母牛屎佬!」便是挑釁。

辯方改變問法,問證人A同不同意無法從片中該句粗口和「牛屎佬」聽出驚恐之意,A同意,形容該說話有憤怒。證人A亦同意片中有閘內人士叫「入嚟呀!」

辯方問有否看過號召入元朗示威的訊息

辯方又問,有沒有見到片段中有至少兩名在閘內的人士戴頭盔,A表示當日是有人戴頭盔。辯方問 A 有沒有問他們為什麼戴頭盔,A回應「冇喎,點解我要問呢?」,辯方稱:「了解下嘛,你做直播」。

辯方續指,片段可見閘內人士向白衣人扔了兩次物品,A 同意。辯方又問A,有沒有在案發當日之前,見過仼何號召於 7 月 21 日入元朗示威的訊息,A 表示沒有。

辯方質疑證人A庭上作供與事後受訪說法不一

另外,在盤問下,證人A解釋為何當日他會戴著頭盔。A指,當時他的家人同樣為記者,其身形較龐大。當日他的家人需要採訪,曾向他表示頭盔「唔啱戴」,他便利用空閒時間,拿了一個新的頭盔,到中環和他的家人交換。他原本打算將交換而來的頭盔帶回家,卻滯留在元朗西鐵站。

提及此,辯方卻指,證人 A 曾於事後接受一間傳媒採訪,當中提到他在網絡上得知白衣人在元朗襲擊,故去元朗幫忙。A指是「傳媒講錯」,解釋自己無可能去元朗幫忙。辯方質問A,傳媒出稿前有沒有給 A 審稿,A稱沒有,更指一般香港傳媒出稿不會讓受訪者審稿。 

案件編號:DCCC888/2019、DCCC11/2020 、DCCC 734/2020(已合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