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11 紅磡非法集結 警供稱首被告為反修例 首名被捕重裝示威者

2021/1/20 — 17:01

資料圖片:灣仔區域法院

資料圖片:灣仔區域法院

2019 年 8 月 10 日多區快閃堵路,年齡介乎 15 至 25 歲的 4 名男女在紅磡被捕,遭搜出雷射筆、彈射器及煙霧餅等,他們否認非法集結等罪,案件今續審。警員盧振業今供稱,他協助制服首被告期間,對方不斷掙扎,期間踢到他的護目鏡,令他上唇流血,並踢傷他的右前臂等。辯方質疑盧振業在記事冊及書面口供並無提及右前臂受傷,盧振業則指當時「我無呢個認知」,但強調對右前臂受傷印象深刻,因首被告「係我哋香港警隊第一個拉嘅 Pink Team(重裝示威者)」。

辯方又盤問指首被告遭制服後,曾遭其他警員踢頭,及有警員於警車推首被告頭部、打頭、肚及膊頭,盧振業則指當時無看見或聽見相關事情發生。

警:首名被捕重裝示威者 印象深

廣告

聲稱遭首被告張漢東襲擊的警員盧振業,今上庭作供,他指案發當日前往黃埔站 A 出口,支援正在制服張漢東的高級督察陳曉馳時,看見兩人糾纏期間雙雙倒地,陳曉馳控制張漢東的上半身,盧振業則於張漢東的側邊大叫「咪郁」,並按住他雙腳,但對方不斷掙扎,左腳掙脫盧振業的控制並大叫「死開」,並且踢向他的頭部,盧振業指他當時有戴防暴頭盔及護目鏡,被告踢中他的護目鏡,撞到他的上唇致流血受傷,又踢傷他的右前臂。

辯方盤問盧振業指,首被告當時並沒有說「死開」,「會唔會係你聽錯?」,盧振業不同意。辯方又質疑,盧振業在警員記事冊及兩份書面口供中,都無提及被首被告踢傷右前臂,亦無補錄,盧振業則指他當時「無呢個認知」,但強調是事實,自己對事件印象深刻,因首被告「係我哋香港警隊第一個拉嘅Pink Team(重裝示威者)」,又指首被告當時裝備包括粉紅色「豬嘴」面罩。

廣告

辯方繼續盤問指,首被告遭制服期間,曾遭一名警員踢頭,盧振業指他當時視線被其他警員遮擋所以看不到。辯方又盤問他,首被告遭帶上警車後,有否目擊或聽見警員 6835 推首被告頭部,撞向玻璃窗或欄杆,並打其頭部、肚及膊頭等,盧振業指他當時坐在兩人前方,無目擊或聽到相關事情發生。辯方又指,當日盧振業的同袍認為被捕的首被告屬於「Pink team」後,表現非常雀躍興奮,有警員拍攝證物相片並上載至社交網絡,表示「拉咗Pink team」,盧振業則指「無見過呢啲事情」及不知道。

作供警一度於政府大樓「遊𨋢河」

另外,記者昨於不屬於法院範圍的灣仔政府大樓 UB 停車場拍攝期間,護送高級督察陳曉馳離開的西九龍衝鋒隊警員上前阻止拍攝,更一度表示「邊個影相拉邊個」,記者澄清該處可拍攝後,對方仍不罷休,「點解我唔可以遮住你個鏡頭」,警察公共關係科晚上回覆查詢指事件屬「誤會」。

盧振業今完成作供後,乘搭電梯離開期間,一度轉搭不同電梯及往返不同樓層「遊𨋢河」,並於電梯內向記者怒目而視,擾攘逾半小時後,盧振業最終在同袍陪同下經 UB 樓層停車場離開,期間警員沒有再阻止記者拍攝。

至於昨遭辯方質疑其記事冊紀錄有出入的高級督察陳曉馳,控方今早確認相關記事冊是於 2019 年 8 月 12 日簽發,陳曉馳今早解釋他在記事冊中紀錄 8 月 9 日 至 11 日的事項,是以補錄形式作紀錄,惟文字上無表達清楚,屬「手民之誤」,他又在辯方盤問下確認,他上一本記事冊於同年 8 月 8 日使用完畢,同月 9 日至 10 日當值期間無隨身攜帶記事冊,承認這情況不常見,但強調「2019 年 8 月社會情況非常惡劣」,預計警方將會有大型拘捕,希望預留更多空間紀錄,且他當時身為小隊指揮官,首要任務是確保下屬安全,集中處理行動細節及拘捕過程,故於 8 月 12 日才於新簽發的記事冊中補錄。

4 名被告依次為張漢東(25 歲,保安員)、姚子浩(22 歲,報稱音響技術員)、 案發時年僅 14 歲、現時 15 歲的女童,以及唐健龍(19 歲,學生)。他們同被控於 2019 年 ‪8 月 11 日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參與非法集結。

張漢東另被控襲警、管攻擊性武器及管有爆炸品 3 罪,即於同日在黃埔站 A 出口襲擊警員盧振業,並在紅磡道、德安街及德民街一帶的公眾地方,管有爆炸品氯酸鉀及氯化銨的混合物、彈射器連彈珠、一把刀及一個錘。姚子浩另被控於同日同地管有一個投射器和一支鐳射筆。

案件編號:DCCC 1/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