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13 機場】3 人暴動罪成 法官:付國豪受盡凌辱 但庭上表現沒有仇恨 作供態度不慍不火

2021/1/6 — 17:54

被指是《環球時報》記者的內地男子付國豪,前年 8 月13日在機場被襲擊案,4 名被告經審訊後,法官李慶年今裁定當中三人,即賴雲龍、畢慧芬及何家樂,暴動、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兩罪罪成,畢另遭裁定一項非法禁錮罪成;至於第四被告黃逸豪,則獲裁定非法集結、非法禁錮兩罪均不成立。法官於裁決中指,包括付國豪在內的三名證人可信可靠,並指雖然付國豪於案發時受盡凌辱,但庭上表現得沒有仇恨、作供態度不慍不火及不卑不亢。

法官押後案件至本周五,聽取求情後判刑,期間三名被告須被還押。辯方又透露次被告畢慧芬最近遭診斷出患上初期癌症。

四名被告依次為賴雲龍(20歲)、畢慧芬(24歲)、何家樂(29歲)及黃逸豪(29歲)。賴否認暴動罪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但承認普通襲擊罪及阻礙公職人員罪。畢則否認非法禁錮、暴動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三罪。

廣告

被告何家樂則否認暴動罪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罪,但承認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情指他於 8 月 25 日,在元朗洪儒路及洪基路交界的公眾地方,藏有一把摺刀、一個彈射器連彈珠、兩個能發出雷射光束裝置及一支伸縮棒。另一被告黃逸豪則否認參與非法集結及非法禁錮兩罪。

付國豪在 2019 年 8 月 13 日在機場內被綁起,他自稱自己支持警察,「你們可以打我」。

付國豪在 2019 年 8 月 13 日在機場內被綁起,他自稱自己支持警察,「你們可以打我」。

廣告

法官:縱使案發時受盡凌辱 付國豪庭上沒有仇恨

法官於判詞中指,三名控方證人的證供可信可靠,尤其是控方第一證人,即事主付國豪,法官指付於第四被告律師迂迴、時而不著邊際及用冗長的盤問下亦沒有動搖,遇上複雜問題亦冷靜對待、不恥下問、作供態度不慍不火及不卑不亢。法官又指付國豪儘管於犯案時受盡凌辱,但指於庭上的他沒有仇恨、沒有畫蛇添足,其證言亦於呈堂片段及截圖內容完全脗合。法官又指,基於呈堂片段的內容,即使不依賴付的憶述,法庭亦能清晰掌握當時情況。

法官又指,辯方於「欺凌」來形容整個事件是淡化了人證及物證的客觀現象,但又把「欺凌」兩字間接演繹為暴動的辯解,並指以這些校園或媒體標題式的詞語混淆暴動罪的定義,做法並不理想,法官強調暴動最重要的字眼為有否共同目的參與破壞社會安寧的訂明行為,造成訂明害怕,法律也沒有詮釋何謂「欺凌」,不宜將「欺凌」及暴動混為一談。至於首被告一方指,付口中說「內心恐懼」、「苦中作樂」,但其實表面是面無懼色。但法官指稍微聚焦付於整個時段的面容、表情、說話語氣,及時而以英文解釋,擔心用普通話解釋會遭在場人士更加針對,不難看出付的恐懼、被限制活動及侮辱的無奈及無助。

法官又表示,代表次被告畢慧芬的大律師的陳詞流於煽情,欠缺法律及證據支持,並指美其名畢患有腦部疾病,實際為淡化事發時片段及警誡會面時,畢的行為及狀態。

未能肯定第四被告與涉案者為同一人

法官續指,控方將事件分為兩個階段,首階段為 2019 年 8 月 13 日晚上約 11:30 至約 11:49 分,涉及第四被告的非法集結及非法禁錮罪;第二階段為首階段延續,事發時間為當晚約 11:49 開始至翌日約 00:23 ,涉及首三名被告被控的非法禁錮、暴動及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等控罪。法官指於首階段中,肯定片段拍攝到的一名疑犯,即男子 A 的行為已構成非法集結及禁錮,包括禁錮事主、襲擊及侮辱他、擅自查問並搜查其財物、及由其背包裏拿出有「我愛香港警察」字樣的設計藍色上衣並高舉,煽動及挑撥現場人士仇恨事主的情緒,故法官肯定該男子透過組成包圍圈和使用身體、膠紙和索帶等行徑,非法集結及損害性地禁錮付國豪,違反其意願下將他羈留。

法官指經過比較男子A 及第四被告的片段及截圖,發現男子A戴有口罩,只有極短時間口罩移位至露出上唇以上容貌,於該人從未露出整個嘴巴或以下,法官認為極其量只能夠判斷該人與第四被告「好似」,但未能肯定是同一人。再者,第四被告家中所搜出的衣物,均為普通衣履鞋襪,沒有特徵或特色,其八達通極其量亦只能推論他曾到過機場。法官最終指基於犯案者只露出部分樣貌,所露樣貌沒有特徵,衣著及攜帶物品亦無特色,屬合理疑點,法官未能於毫無合理疑點下肯定男子 A 就是第四被告,故裁定他被控的參與非法結集及非法禁錮兩罪均不成立。

肯定首三被告參與暴動及施襲

至於首被告賴雲龍,法官則指根據賴所承認的部分控罪及涉案片段,肯定賴早於 8 月 14 日零時零 8 分之前,就身處事主附近,不斷用手持的美國國旗,聯同其他人襲擊已經躺在地上的付,且於救護人員成功接觸付後,賴仍企圖接近付,但遭時任議員張超雄等人阻止。而當救護員將付抬離現場時,賴仍繼續追上及施襲。

至於第二及第三被告,法官指經考慮片段及截圖,及對比兩名被告的面部容貌、衣著特徵等,肯定片中涉案者為兩名被告,包括次被告畢慧芬雖是女士,但長相像男士一樣,其面部特徵包括眉粗等則亦與犯案者一樣,而犯案者案發時所束起一條短辮,與畢被捕時有所不同,但就整體髮型和長短是相同。至於第三被告,法官指其面部輪廓與疑犯一樣,犯案人戴上小丑面具後較圓的頭部外型,亦與被捕時的第三被告相同,及身形亦同為高大強壯,且第三被告家中亦被搜出和犯案人一樣而特别的面罩,帽上有呈3個V形的鴨咀帽,以及黃色風琴式可摺地墊等。

法官最終裁決指,根據片段及截圖,顯示首三名被告均有參與襲擊,且有共同目的,即是破壞社會安寧,並隱藏身分向付施以凌辱及襲擊,包括畢用索帶協助禁錮付、畢及何協助把付從行李車拉下,離開郭家麒及張超雄的保護,令包括賴在內的多人能靠近及向倒地的付襲擊,畢也不斷阻礙救護員等行為,故裁定三人暴動及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並裁定畢非法禁錮罪成。

就三人遭裁定罪成的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法官於裁決中指,考慮所有證據後,認為事主付國豪的傷勢並不足以構成法例所指的「嚴重傷害」,而屬於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所指的傷勢,故改為裁定三人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成。

案件編號:DCCC 812/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