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圖片(2019.8.18)

【8.18 維園案】辯方結案陳詞 余若薇:警稱未聞潮水式人流管理「匪夷所思」

前年 8 月 18 日維園「流水式集會」,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等 9 人,被控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兩罪,辯方今早開始結案陳詞。被告之一梁國雄,同時牽涉 47 人初選案,今 (12 日 ) 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申請保釋覆核被拒後,亦由囚車押送到區域法院應訊。

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表示,民陣事前與警方就公眾活動開會,會上共提「流水式(water-flow)」一詞 7 次之多,警方從沒提出疑問;中區警區指揮官謝名揚於集會前兩日的記者會上,亦曾表示會「潮水式」管理人潮。但她指,當在庭上問及「流水式(water-flow)」、「潮水式(tidal-flow)」等字眼時,多名警方證人都避而不談,甚至有證人稱在 8 月 18 日前未聽過有關說法。余若薇指,潮水式人流管制是自 1993 年蘭桂坊慘劇後警方經常採用的措施,直言證人說法「匪夷所思(pretty incredible)」,又指一如每年維園舉行六四集會,人流高峰都集中在集會前後,質疑作供警員,為何未能清楚交代如何有序安排人潮散去。

余若薇又指,從民陣見記者等新聞片段所見,民陣由始至終希望帶領人群有序離開維園,乘坐港鐵離開,而非控方所指的組織未經批准遊行。

余在結案陳詞又提到,警方《總部通令》訂明,管理重大公眾活動風險時,只有在活動可能對社會造成嚴重干擾,且風險極高時,警方才能考慮禁止公眾活動進行,換言之禁止公眾活動的決定須有強烈證據支持;惟根據庭上證供,當時除了北角分區外,其他涉事警區事前均未有就民陣申請舉辦 818 公眾活動進行風險評估。

余若薇質疑,如果民陣申請 818 遊行風險之高,足以令警方完全禁絕遊行,為何其他警區未有按程序進行風險評估。她又指,多名警方證人供稱沒留意民陣提及「流水式集會」,但當日群眾離開維園時,警方既沒有採取即時行動,也沒有人在行動記事冊上記錄此事,「彷彿對他們一點也不意外(as if this was not a surprise)。」

余若薇指出,證據顯示當日警方預留三個小隊負責人群管理,但三個小隊並沒有協助人群離開維園;時任北角分區指揮官張永勤作供時亦承認,知道民陣糾察當日有協助疏散,期望參與者會跟從。余若薇指,由此推論,警方當時根本預期參加者按民陣「流水」方式疏散。

她又指,根據當日新聞直播片段,天后港鐵站 B 出口外於下午 2 時 45 分已塞滿等候進入維園的人潮,人群甚至站出馬路,但民陣成員當時在維園內,加上當日人流眾多影響手機訊號,民陣只能猜想鄰近港鐵站已塞滿人,故繼續呼籲人群前往灣仔、金鐘等其他港鐵站離開。

至於余若薇胞弟、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就於今早完成結案陳詞,期間提到辯方質疑《公安條例》訂定未經批准集結定罪,最高可囚 5 年是過重的說法。余若海援引案例指,將非法集結刑事化屬立法決定,法庭須明白司法機關與其他機關具不同憲制角色,法庭判斷條文有否違憲時,應尊重立法機關的決定並給予較寬鬆的酌情權。

余若海又援引禁蒙面法覆核判詞,指香港街道狹窄,人群容易在短時間內聚集,甚至爆發暴力衝突,警方有權採取措施預防衝突發生。但他指,即使警方有權驅散或拘捕,都只是在暴力發生後作出補救。他表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尚且可有合理辯解,例如說自己帶年邁父親參與集會,因而在現場出現,但組織者則不可能有合理辯解。

至於辯方挑戰警方拘捕及律政司檢控決定,余若海就指,法庭須尊重《基本法》保障律政司檢控決定不受干涉,檢控決定只有在非常有限的情況下才能被司法覆核挑戰。

案件編號:DCCC536/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