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18 維園集會案】辯方質疑沒將集會新聞告知上級 女督察:唔會睇到咩都同老闆講

2021/2/25 — 14:59

前年 8 月 18 日維園「流水式集會」,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等 9 人,被控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兩罪。審訊今( 25 日)續,曾出席警方與民陣事前會議及上訴聆訊的港島總區時任高級督察冼佩雯,被問到有否將涉及民陣集會的新聞報告上級時,稱「唔會睇到啲咩都同老闆講」。

為黎智英辯護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已完成隔離,今首次出席審訊,即將與主控官之一的胞弟、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在庭上對壘。

總督察:承諾將民陣意見報告上級 以作最後決定

廣告

以秘書身份列席的冼佩雯,回答同樣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的提問指,民陣在會上要求當日在維園舉行集會,其後遊行至遮打道舉行集會。惟港島總區行動部總督察古兆輝認為,只在維園集會較為可取。民陣時任召集人岑子杰、副召集人陳皓桓及李卓人當時回應指,預料參與集會人數眾多,如不以遊行方式,帶領群眾到遮打道疏散的話,有可能會危害公共安全。

會議臨近完結時,古兆輝表示「好,收到哂你哋嘅意見,最安全同有秩序嘅遊行呀嘛,我將今日意見同所有安排細節返去同老闆傾傾,睇下最後決定係點」。至於他實際上有否向上級反映,冼佩雯並不知道。

廣告

同日下午,冼佩雯向時任港島總區行動部署理高級警司周詠儀簡單交代會議內容,由於不記得會上有否提及「流水式」的字眼,故未有提及民陣「流水式集會」的安排,只稱「同 7.1 、 7.21 安排一樣,去到遮打道終點唔會停留」。冼佩雯又自言每日都會看新聞,但忘記了民陣有否公開解釋何謂「流水式」,亦不記得有否提及屆時會有議員帶領群眾離開,以及警方拒絕向民陣提供疏散計劃的詳情。被問到有否相關報道重點告知上級時,她解釋看新聞的習慣不單單是為了工作,如上級有疑問的話會提出,但她「唔會睇到啲咩都同老闆講」。

代表李卓人及何秀蘭的大律師吳宗鑾質疑,既然冼同意審批民陣申請時,須考慮公共安全及秩序,為何她沒有將岑子杰等人的意見反映。冼僅稱「呢個係佢對警方建議嘅意見,我只可以講」。

民陣稱應警方要求 以流水式離開維園

冼佩雯續指,案發當日在港島區聯合指揮中心當值。下午 3 時許,她透過 TVB、NOW、有線及網上直播等渠道,得悉與會者帶同橫額離開維園,沿高示威道向西進發,惟她沒有留意在場同事有否討論就此作勸喻,或經傳媒發警告。現場片段可見,陳皓桓稱「應警方要求,以流水式離開維園」。惟冼佩雯表示當時沒有留意,只知他們正準備遊行。

代表梁國雄的大律師黃宇逸提到,上訴委員會聆訊中有人提及「民陣一向主張公平示威」、有「和理非」取向,警司廖珈奇又讚揚「民陣係一個好好嘅遊行集會舉辦者」,並強調「民陣係一個大品牌,與警方在公眾活動嘅合作得好好」。

冼佩雯強調,當日「我哋警方從來無開路畀任何未經批准嘅遊行」,但有警民關係組同僚向主辦單位指示過離場方向。

控方緊接傳召總督察陳禮文作供,是當日維園內最高級的警務人員。陳憶述當日向東區第 3 梯隊作行動訓示後,分頭前往會場各個閘口及附近位置,協助群眾有序地進入維園。接近中午時分,零星市民攜同示威物品到達,並以粗言穢語辱罵警察。由於警方行動指令表明要採取忍讓態度,故陳禮文著同袍保持克制。直至下午約 1 時,市民越來越多,幾乎淹沒警察,加上他們情緒激動,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警民衝突,陳遂向指揮中心報告,決定撤走所有軍裝警。

2021 年 2 月 25 日,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接受隔離後首次出席 8 月18 日維園案聆訊。

2021 年 2 月 25 日,代表黎智英的資深大律師余若薇,接受隔離後首次出席 8 月18 日維園案聆訊。

總督察:64與818時的警民關係有天淵之別

陳禮文回應吳宗鑾提問時指,在同年的六四集會中,警方有份協助群眾進出維園,當時沒有市民指罵警察,警民關係與案發當日有「天淵之別」。

黃宇逸質疑,陳禮文單憑僅兩頁的記事冊內容,何以認為自己相隔 17 個月錄取口供,仍能準確描述事發當日的情況。陳解釋「當日有份『落地』,有份畀人辱罵」故記憶深刻。

陳同意,警方及民陣均有責任實施人群管制,包括協助疏散人群。被問到軍裝警被調離後,管理人群的責任是否會落在民陣身上,陳稱無法評論,亦不清楚是誰負責,自言「我淨係負責『執行』」。聆訊明續。

案件編號:DCCC536/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