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 太子站】文員藏彈弓螺絲帽判囚 1 年 申上訴遭高院駁回

2019 年8 月 31 日,有警員進入港鐵太子站月台並拘捕多人,一名文員涉藏有彈弓、螺絲帽、雷射筆及兩套無線電收發機,早前遭裁判官鄭念慈裁定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無牌管有無線電通訊器材器具兩罪罪成,判囚 1 年及罰款 5,000 元。被告不服定罪及刑罰,向高院提上訴,法官李運騰早前聽罷雙方陳詞後,今頒下書面判詞,指原審裁判官裁決並無出錯,量刑亦非過重,駁回上訴人申請。法官又於判詞中指,上訴人管有涉案彈弓及螺絲帽的意圖是用作傷人武器,簡直屬呼之欲出,毫無懸念可言。

上訴方早前陳詞指,根據原審裁判官裁決,其定罪基礎包括如涉案物品「能夠用作」傷人用途,而上訴人鍾日祺(33歲),於有一定人流的港鐵站出現,從而試圖作唯一不可抗拒推論指他有意圖傷人,屬於邏輯上有誤及定罪定罪門檻過低,有欠穩妥。

上訴方又指,涉案彈弓於測試中「一發射就斷咗」,直指該彈弓殺傷力有限,並質疑能否被視為攻擊性武器。而裁判官以上訴人可配合彈弓及螺絲帽使用,推論及分析上訴人的意圖,亦屬移船就磡說法,並非公道分析。

法官李運騰今於判詞中表示,裁判官於原審時使用「可以」字眼,明顯是列舉他認為能夠構成推論基礎的基本事實,並基於相關事實裁斷,指其「唯一合理推論」即為上訴人管有相關物品用作「傷人武器」,從而裁定涉案物品為攻擊性武器,法官認為由此可見,裁判官並無偏離「對被告人不利的推論,必須要基於已被證明事實所得唯一合理的推論」這一項基本法律原則。

法官續指,他以重審方式檢視案中所有證據,認為以上訴人的一身打扮和背囊內的裝備,於當時在月台出現,而且涉案的彈弓和螺絲帽又分別於他左、右褲袋內被發現,認為他管有相關物品的意圖是用作傷人武器,簡直屬呼之欲出,毫無懸念可言。

法官:如可證明上訴人參與打鬥破壞 可上調刑期 

就刑期上訴方面,上訴方則指裁判官於判刑時沒有考慮涉案物品的殺傷力有限,令量刑明顯過重。法官則指,上訴人於案中同時管有一把彈弓、48 粒金屬螺絲帽、一枝屬第4 類激光儀器雷射筆,雖然並無證據顯示有關武器曾被使用,且上訴人沒有前科,但考慮到涉案武器性質、可引起傷害程度、發現涉案物品的情況,及上訴人當時身處有一定人流的鐵路站等各種環境因素後,認為原審裁判官判處 12 個月監禁並不明顯過重。

法官又進一步指出,正如裁判官指出,控方沒有證供顯示上訴人何時到達3號月台,亦不能說出他是否曾參與太子站內的打鬥和破壞,亦無證據也支持他是得悉太子站發生事故後,才攜同相關物品趕赴現場;否則,法官認為上訴人的刑期應有上調空間。

案件編號:HCMA243/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