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 衝突】陳虹秀暴動罪表證不成立獲撤控 律政司表明將上訴

2020/10/31 — 14:23

圖片素材來源:理大學生報編委會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理大學生報編委會片段截圖

【新增律政司回應】「陣地社工」成員陳虹秀等 8 人,被控去年 8 月 31 日在灣仔參與暴動案,法官沈小民在九月底裁定陳虹秀的暴動罪表證不成立,獲撤控當庭獲釋,餘下 7 名被告今日(31 日)也被裁定暴動等全部罪名不成立。陳虹秀今天透露被裁定表證不成立後數天(10 月 5 日),律政司司長未待頒佈判詞已表明不服裁決,提出上訴意向,向沈小民提出「案件呈述」的申請,要求列明有關裁定的事實及理由,以便向上訴庭提出上訴。

陳虹秀今日亦有到庭旁聽同案 7 名被告裁決,她在 FB 發帖表示,為 7 人無罪釋放感到開心,又提及自己獲裁定表證不成立後 5 天,律政司因不服裁決而提出上訴意向,「即如上訴法院同意律政司嘅理據,我將要再次經歷審訊過程,面對暴動控罪。」

根據陳虹秀在 FB 發佈一款 10 月 5 日致沈小民的「要求區域法院呈述案件的申請書」,下款為律政司司長,由副刑事檢控專員楊美琪代行,副本送陳虹秀代表律師。申請書指原審法官的裁定,法律觀點上有錯誤,律政司不服裁決,並「感到受屈」。律政司指由於那時候未獲法律程序謄本,未詳列有關錯誤的法律觀點,但有關觀點包括沈小民提到「本席的裁決是否屬於任何明理、妥為顧及考慮因素並向自己發出適當指示的法官均不可能達致的結論?」。

廣告

申請書指律政司司長根據法例,要求沈小民作出及簽署案件呈述,並列明作出該項裁定的事實及理由,以便律政司司長可向上訴庭提出訴。

《立場新聞》向律政司查詢,律政司回覆指,就案中法官對陳虹秀的控罪作出表面證據不成立裁決,律政司已經根據《區域法院條例》第 84 條,以案件呈述的方式提出上訴。由於案件司法程式仍在進行中,律政司不適宜就案件作進一步評論。 就其它控罪的裁決,律政司正研究法官的判決理據和主控官的報告,然後決定是否需要跟進。 

廣告

原審判詞:提醒警方依法行事  警有不悅亦難指控暴動

原審法官沈小民在早前審訊表示,針對陳虹秀所面對的暴動罪,即使對控方所提供的證據作最有利的考慮,陳當晚的言論及作為,均不足以構成非法集結罪,更遑論暴動罪,裁定案表證不成立,控罪撤銷。他今天連同其他 7 名被告的裁決,頒佈詳細的判詞,指陳當時只是在提醒警方按法例行事,即使有警員感到不悅,「但若要控訴該人暴動罪,本席看不到該人如何會成為暴動的一份子。」

就陳面對的暴動罪,控方指她與兩人或以上人士以共同目的非法集結,且出現實質破壞社會安寧情況,並指他們的共同目的是「破壞社會安寧」。法官於裁決中指,客觀情況顯示陳出現的地方,於不同時間確實有很多人聚集一起,有人曾投擲汽油彈,又燃燒雜物,但質疑是否有表面證據顯示,陳是出於破壞社會安寧的目的與這班人集結在一起。

官:陳虹秀未說威嚇、侮辱語言

法官指,事件中有警察證人供稱,曾聽到示威者指罵侮辱性語言,例如「黑警死全家」等,但相關言語並非出至陳口,陳當晚是叫警方「克制,給予市民足夠時間離開,不要開槍等等。」,法官認為現場警員或主觀上認為相關說話不恰當,但客觀上這些並非屬於威嚇、侮辱或挑撥性的語言。

法官又指,雖然陳虹秀被捕後沒有受傷,但本案確有被告被捕後身體多處受傷。以辯方角度來看,他們會認為有關警員使用不必要武力,甚至是非法武力,例如影片也顯示有多名防暴警員,舉起警棍,擊打第六被告人,導致他頭破血流。

法官強調,警察是執法人員,要按法例行事,法官亦相信他們有一套使用武力的規則要遵從,假如警方執法沒有按規則行事,有人站出來提醒他們,這做法也許會令一些警員感到不悅,「但若要控訴該人暴動罪,本席看不到該人如何會成為暴動的一份子。」

法官續指,陳叫警察「克制、不要開槍」,明顯是提醒他們不要肆意使用暴力,至於她叫警察給市民足夠時間離開,也是配合警方呼籲,以上種種根本不可能令人想像陳虹秀當時有破壞社會安寧的目的。

法官認為控方並無證據顯示陳當日與暴動分子集結在一起,雖然片段顯示陳於黑衣人中出現,但當時該些黑衣人並沒有做什麼,陳也沒有與他們交談接觸,並於幾秒後消失於鏡頭外,法官認為陳看來是在觀察環境,證據不足以支持陳與暴動分子集結,及共同目的是「破壞社會安寧」,認為控方證據薄弱至連非法集結罪也不能支持,最終行使酌情權裁定陳虹秀表證不成立,控罪撤銷。

發表意見